「宋哥,好像找到了。」霍磊凝聲高呼,虛空之上腳踩羅盤的宋江祥緊鎖著眉臉色慘白。

Home 未分類 「宋哥,好像找到了。」霍磊凝聲高呼,虛空之上腳踩羅盤的宋江祥緊鎖著眉臉色慘白。

注意到他的神色,霍磊和韓韻都趕忙迎了上去。

「宋哥~」

「無妨,我早就估計推演破碎點的反噬應該很強,卻不想竟然強到這種地步。」霍磊凝聲低語,「這應該就是破碎點,趕快過去,我的法力應該維持不了多久,要是破碎點重愈,怕是咱們就去不了了!」

「好!」

霍磊攙扶著宋江祥,三人就並肩湧入到破碎的鏡面中,幾乎就在他們掠過的剎那,那破碎的鏡面就從海面上消失。

而他們也是凝眸朝着遠處望去,眼中卻是堆滿了驚愕。

「這……」

「真的凡域么?!」

。 「倒也可以,只是住的地方不方便。」

如今宅子裏就他一個人住,孤男寡女的,確實不方便。

楊慧敏立即道:「我可以和心甜說,白天在農場採風,晚上到心甜家裏去住。」

蘇輕盯着楊慧敏看了一下,道:「也行,你打算什麼時候來?」

他想着,讓楊慧敏到自己身邊感受一下什麼是仙氣也好,這樣能寫出更好的主題曲出來。

對於自己製作的第一部電影,他抱有很大的期待,所以各方面都想儘可能做到最好。

倒不是覺得楊慧敏來了,會有機會現場聽到她唱歌。

楊慧敏見蘇輕同意,心中鬆了口氣,立即道:「我會儘快出發,明天,或者後天。」

她上次和徐心甜到北漓鎮玩,去太琴荒原採風,可是知道這個男人不是那麼好說話的,所以當她衝動地提出來,要到農場去採風的時候,心中還挺擔心遭到對方拒絕的。

蘇輕點點頭,道:「行,那你後天來吧。」

他讓楊慧敏後天來,正好避開明天晚上的宴請。

因為他明天晚上請的都是他來到仙域后相熟的人。

從虛擬倉里退出來,蘇輕又給胡蕊打了個電話:「主題曲的事應該差不多了,過一小段時間就能出來,電影其他方面的進度,你讓公司的人盯緊一點,我希望能在一個半月之後,也就是三月底,能進行第一次劇本影視轉換,然後最多經過一個月的修正,以及同時進行後期製作,在四月底能拿出完整的片子出來。」

胡蕊認真思考了一下,回道:「按照目前的進度來看,應該沒問題。」

蘇輕道:「好,宣傳的事也做好準備,等主題曲出來之後,就馬上製作第一支宣傳片。」

下午,蘇輕繼續種花,到了傍晚,太陽西下,才扛着鋤頭回來。

一夜無夢。

第二天早上,蘇輕照例天剛剛蒙蒙亮便自然醒來,開始去靜室做早課。

四十分鐘左右,又增加了821點靈力,至此,他體內總靈力達到了點。

突破了萬點大關!

可喜可賀。

收功出了靜室,蘇輕神清氣爽,心情愉悅的開始做早餐。

同時也處理一些需要長時間準備的食材,為傍晚的宴請做準備。

九個人,他打算製作九菜一湯。

白切雞、老薑鴨、清蒸魚、紅燒肉、香辣牛肉、青椒燜豬肚、烤牛排骨、竹筍臘肉、剁椒魚頭,外加一道山藥羊肉湯。

蘇輕這一次的十道菜,都並且了過於複雜的做法,過於複雜的用料,以食材本身的高品質,以及他越來越出眾的廚藝來取勝。

這一天,蘇輕什麼也沒敢,除了備食材,便是只是看看書,看看天,看白雲,看看湖水。

到了下午三點,吳鳳先帶着小糖果來到宅子。

蘇輕早已在院子裏擺好了桌椅,桌子上放着瓜子花生,以及一壺茶水。

「叔叔!」

有日子沒看到蘇輕的小糖果一見到蘇輕,立即撒腿奔跑過來,撲在他懷裏,蘇輕順勢抱起她,轉了一圈,然後把她放在椅子上,抓了兩顆花生遞給她。

「吃飯還要兩個小時,想吃點花生瓜子墊墊肚子,但是別吃多了,因為今天可是我親自下廚。」蘇輕笑着道。

早在過年之前,蘇輕就很少下廚了。

小糖果乖巧地點點頭。

蘇輕又考校了一下她最近的學習,覺得還不錯,已經有了小學一年級的水準。

他想了想,對一旁的吳鳳道:「小糖果以後就不去讀幼兒園了,也不去上小學了,你先叫她,把小學的知識多教完,然後在跟着我身邊學習。」

作為自己預定的大徒弟,對於小糖果的教育,蘇輕想的比較多。

他覺得自己應該親自培養好這個大徒弟,把她培育了好了,等將來再收徒弟,就可以扔給她去管了。

吳鳳自然應下。

接下來,蘇輕讓吳鳳帶着小糖果去湖邊轉轉,新種的話雖然才剛剛發芽,但去年冬天種的花如今已經綻放,比過去多了不少看點。

他自己則躺在院子裏的藤椅上,繼續悠哉地欣賞著藍天白雲。

那雲捲雲舒,在他眼裏,似有某些獨特的韻律。

四點多一點,胡蕊到了。

蘇輕招呼她在院子裏坐着喝茶。

「先生,您的月中就會出版上市……」

蘇輕打斷道:「今天就不談工作了,就是吃飯和閑聊。」

胡蕊溫婉一笑,道:「好,我聽先生的。」

胡蕊和吳鳳都知道對方的存在,但是雙方不熟,倒是胡蕊和小糖果之間,倒是相處的不錯,不一會,在小糖果的號召下,她拉着兩個大人去湖邊的花叢里抓蝴蝶去了。

蘇輕微笑看着,拿手機出來刷了會新聞,不管是哪天星工業的大老闆失蹤,還是天之驕子朱新飛自殺的事,已經很少有新聞提起了。

似乎這些都是已經發生了很久很久的事了。

其實想想,都是一個月內的事。

「人們的忘性真大。」

蘇輕隨意感嘆了一下,然後起身去廚房,開始張羅晚宴。

快五點鐘的時候,大夥都到齊了。

蘇輕讓孔馬把大餐桌搬到院子裏,晚宴就在院子裏進行。

雖然都是老熟人,但今天蘇輕是當做正式宴請來的。

他讓眾人入座,先換了一壺茶,擺上準備好的四碟果盤,分別是桃、梨、橘和枇杷。

這四種水果都是蘇輕上午特意用催生出來的。

不是整個的水果。

整個的水果沒法拿出來,會嚇著大夥,所以蘇輕是切盤端上桌的。

他讓所有人都別動,就做着吃,今天由他來服務大家。

四碟水果的分量不多,大家就是嘗嘗味道。

水果吃完,盤子撤下去,蘇輕開始上菜,十個菜上完,又拿出兩壺冰橘酒和一壺蔬菜汁。

他也入座,各自大人倒滿酒,小孩子倒滿飲料,大家一起碰杯,然後開吃。

只是大家看着桌子上的十個菜,你瞧瞧我,我瞧瞧你,聞着誘人的香氣,卻有點不敢下筷子。

沒辦法,這十個菜看着太精緻了,每一個菜都像是藝術品,讓人覺得伸筷子夾一下就會破壞整體的美感,連那道山藥羊肉湯也是如此。

這就是蘇輕廚藝自然精進后的「後遺症」,如今香和味達到了極致,連色也是如此。

最後還是蘇輕帶頭,大家才跟着開始大快朵頤。 鎮南王難得的絮絮叨叨將自己讓人查到的消息與林毅說了一通,如同一個平常的老父親一樣,林毅靜靜的聽着,直到鎮南王說完。

鎮南王:「當初林夫人曾特意提醒過我,孩子在說話方面有障礙,所以我也與學院的先生通過了話,哪知……,如今我卻不知該如何辦了。」

林毅:「您想要他成為一個怎麼樣的人?」

林毅突然發問,鎮南王聞言一怔,想要張口,卻不知說什麼,腦子裏一個個的念頭閃過。

林毅也不催促,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茶樓的點心有些干,來了那麼大一會了,也渴了。

足足一盞茶的時間過去,鎮南王露出了一個苦笑。

鎮南王:「想了那麼久,我竟不知想要自己的兒子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他的身體不能像我一樣健壯,入朝為官,按照他如今的情況,只怕最後只有得罪人的份,但是若只做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他的身份又不允許。」

林毅:「既然如此,不如讓子浩過來,讓他自己說說。」

鎮南王看向林毅的目光有些不可思議,這麼大的事情,孩子自己說能說出些什麼?

林毅沒有解釋,等著鎮南王做決定,最終,鎮南王還是讓人去將子浩請了來。

子浩進門看到了林毅,但是沒有自己最想要見的人,恭敬的行了禮站立在花廳中央。

林毅自然也注意到了子浩的小動作。

鎮南王看了看兒子,最後將視線放到了林毅身上。

林毅:「今日你師娘寫的信送來了。」

子浩原本微垂的頭頓時抬了起來,他以為林毅是自己親爹讓人請來的,為的就是訓斥自己。

林毅只說了這麼一句,接下來也沒了動作,也不說信里寫了什麼。

過了好一會,鎮南王想要張口打破這禁止的畫面的時候,子浩的聲音傳了來。

子浩:「師娘可好?」

林毅:「好,還問了你一句。」

子浩頓時雙眼都亮了:「問了什麼?」

林毅將茶盞放到了桌面上,雙眼直直的看向子浩:「聽說你在學院打架了?」

子浩聞言頓時閉緊了嘴,手在袖子之中握成了拳,雙眼裏的憤恨遮都遮不住,哪怕微微低了頭,但是依舊沒能躲過在場兩個男人的眼。

林毅:「為何如此氣憤,可記得你師娘與你說的話?男子漢大丈夫,心胸要寬廣,可容納百川。」

子浩依舊沒有言語,師娘說過的話自己怎麼可能不記得,師娘還說過,狗咬自己一口,人總不能去咬狗,免得髒了嘴,可是那些人說師娘自己就是忍不住。

林毅:「你師娘信中問你在學堂可適應,說話比以前順溜了沒有,如今我倒是慶幸你師娘無法收到回信,否則連如何回答她我都不知怎麼下筆了。」

子浩聞言眼淚有些忍不住了,卻還倔強的扁著嘴。

林毅:「對了,你師娘離開前給你準備了份禮物,不過為師太忙,給忘了。」

林毅突然這麼一說,到不是為了炸子浩,而是真的給忘了,穀苗兒給寫的一本繞口令,就是讓子浩練習的。

。 「為什麼?」

明明已經情到濃時,言清喬突然間的清醒,讓陸慎恆眼神一暗。

言清喬這些日子對他的態度他看在眼裡,他知道言清喬是喜歡自己的。

這種來自對方肯定的喜歡,促使著他渴求言清喬,十分迫切。總覺得即便是與言清喬這麼長時間的相處,相知卻還遠遠還不夠。

或許就算他們倆今天在溫泉池子裡面發生了什麼,他也覺得還不夠。總覺得與言清喬在一起,無論是做什麼,他都沒辦法滿足。

而解決這種不安感的唯一方法,就只有他們親密無間的靠在一起。

言清喬枕著陸慎恆的肩膀,腳底下是虛無沒有落實感的溫泉水。現如今基本上整個人都依附在了陸慎恆的身上,微微喘氣。

「因為你不是你,你還不是完整的你。」嚴格的來說,現在的陸慎恆不是完整的陸慎恆,他對陸慎恆做什麼都在占著陸慎恆的便宜,別讓他以後有借口,糾纏的更多。

「所以你不喜歡這個我,是嗎?」陸慎恆說的有些艱難,在愛情裡面總是容易患得患失,因為言清喬的一句話,他忽然間緊張了起來。

言清喬察覺到陸慎恆身體的緊繃感,搖頭頓了下說道。

「不,我喜歡你,不管是現在的你,或者是以前的你,不管是完整的人,還是是不完整的你。」

言清喬深吸了一口氣:「但是我不能,你明白嗎?我不想一個衝動之下做出來的,結果讓我們倆以後都會後悔。」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後悔?」陸慎恆比以往都要迫切,他其實一直知道言清喬的想法,每一次都渴求著時間能夠拖得再長一些,過完年之後,他能跟言清喬相處的時間再長一些,可是言清喬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只要傷好了就立馬離開。

只要離開了再回到王府,或許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很多事情就不會再有機會。

言清喬垂著眼,看著面前的陸慎恆微微皺眉。

「我不想讓我後悔,也不想讓你後悔,你明白嗎?」她這麼多年性格,向來我行我素,比較任性,想到什麼就幾乎要做什麼,幾乎把這輩子所有的剋制和禮儀都用在了眼前這個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