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白衣女子居然很有耐心的問著,可她的燈籠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忽明忽暗的樣子,隨時都會滅。

Home 未分類 「怎麼了?」白衣女子居然很有耐心的問著,可她的燈籠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忽明忽暗的樣子,隨時都會滅。

「你是誰?」我這時候才問道,剛才一直忍著。

「來渡你的人,無需多問,快過,不然沒有時間了。」白衣女子有些著急了,因為她發現我起了疑心。

「呵呵,渡我,你是神嗎?我要你渡我?」我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銅錢劍。

「你想幹什麼?」白衣女子突然大聲喝道,她好像察覺到了我想幹什麼壞事。

「沒什麼,就想試試,我一劍能不能砍斷這橋。」我說完后,將血抹在了銅錢劍上,劍體發光后,有一股力量溢了出來,那白衣女子來不及阻止,我就一劍朝著橋體中間劈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一股力量將橋體砍成了兩半,周圍好像要倒塌一樣,不停的在震動,有一股地動山搖的感覺。

橋咔嚓一聲,斷了兩半,燈籠噗一下,滅了。

。 諾亞方舟六十號飛船上,除了醫院隔離區內的一百零三位患者,其他人已經恢復了正常的生活。

而在醫院的門口,經常可以看到一些面色萎黃的人,有男有女。

他們都是隔離區內病人們的家屬,距離發現病毒感染到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周。

所有感染病毒的患者,除了2位患者依舊處於昏迷不醒狀態,其他人都已經蘇醒了過來,並且感染癥狀都有所減輕。

更令人感到慶幸的是,有超過五分之二的人已經開始自愈了。

顯然這些人體內強大的免疫系統戰勝了病毒。

但是在徹底痊癒之前,醫院是不可能放人出院的,一旦出現了反撲,醫院裡誰也擔不起這樣的責任。

「飛哥,這兩位患者已經昏迷不醒一周了,還不申請使用端粒修復酶嗎?」,看著病床上全身插滿了管子,在病床的床頭擺放著一台一台的儀器,周佩軍皺眉問道。

倒不是別的,周佩軍主要是擔心再不使用端粒修復酶喚醒兩位感染病毒的患者,時間長了,更加難以喚醒。

一旦成為了植物人,到那個時候想要再喚醒病人的可能性幾乎微乎其微。

在醫學史上,每年有那麼多的人成為植物人,可後來恢復意識,蘇醒過來的又有幾個?而且恢復意識蘇醒過來的人中,記憶不會丟失的能有幾個?

楊飛翻了一下病人的眼皮,用隨身攜帶的小手電筒照了照,病人的瞳孔毫無反應。

兩個昏迷的病人都是如此,並且可以明顯的看到,兩個昏迷不醒病人的臉色十分蒼白,就如同長時間在水裡侵泡過一樣。

關閉手上的小手電筒,楊飛嘆了一口氣。

「都只有二十多歲啊,用了端粒修復酶可就白白掠奪了他們幾十甚至上百年的壽命啊。」

「可是飛哥,如果再不給他們注射端粒修復酶,可能他們的生命就到處結束了,難道要讓病人一輩子渾渾噩噩的躺在床上嗎?」

周佩軍說的道理,楊飛何嘗不明白。

沉默半響,楊飛整個人都松垮了。

「你去問問病人家屬的意見吧,如果同意……就讓他們把字簽了,同時給我們授權。」

看著飛哥失落的背影,周佩軍搖了搖頭,出門回辦公室聯繫患者的家屬。

另一邊,李舟已經躺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到現在都還一直沒有蘇醒過來的跡象。

一開始,唯希最先察覺到異常,但是通過分析,老闆只是進入到了深睡眠狀態后,便鎖定了李舟卧室的房門。

老闆這情況,唯希已經習慣了,老的毛病了,每年都會有這麼幾天長時間進入到深度深睡眠狀態。

期間,李舟一直沒起床,徐曉靜還跑來準備喊李舟起床吃飯,結果到了門口才發現,房門都打不開。

要不是唯希提示,李舟老的毛病又犯了,不能受到打擾。

徐曉靜還以為李舟在房間里做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李舟這一睡,就整整睡了一天兩夜。

等早上李舟醒過來,看了一眼牆壁上的數字鐘錶后,才知道,自己已經睡了一天兩夜。

難怪自己感覺全身乏力,清晰的可以聽到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聲。

揉了揉發漲的腦袋,李舟掀起被子穿著拖鞋就起床了。

走了還沒有兩三步,肚子就傳來了一陣陣咕咕的叫聲。

剛打開房門,李舟才發現徐曉靜在門口打了一個地鋪,正躺在地鋪上睡覺。

睡夢中,熬了一夜的徐曉靜被耳邊的開門聲驚醒。

看到李舟已經醒了,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徐曉靜眯了眯不停打架的眼睛,微笑的說道:「醒啦,廚房裡煲的粥還保溫著在呢。」

徐曉靜伸了伸懶腰,拍了拍打的哈欠,晃悠晃悠的朝著房間里走去,直奔房間內的大床。

「我再睡一會兒,中午沒起來的話,不用喊我。」

沒一會兒,房間內竟然傳開了微弱的呼嚕聲。

看著老婆疲勞的樣子,李舟心疼的輕輕關上了房門。

客廳里,李舟小口小口的喝著小米粥,腦海里卻在翻閱查看系統解鎖的最新黑科技——納米機器人。

腦海里不停浮現的納米機器人相關的科技技術資料,李舟聯想到了許多。

1959年諾貝爾獎得主理論物理學家理查德·費曼就率先提出了納米技術的設想。

同時,在一次演講過程中,理查德·費曼就提出:將來人類有可能建造一種分子大小的微型機器,可以把分子甚至單個的原子作為建築構件在非常細小的空間構建物質,這意味著人類可以在最底層空間製造任何東西。

此外,納米機器人還可以廣泛的用於治療疾病。

就比如這一次的變異病毒感染事件,如果有納米機器人的話,完全都不是事兒。

因為納米機器人可以在分子層面上直接破壞入侵人體病毒的生物結構,讓其喪失活性和感染性。

但相比於將納米機器人用來治病,李舟更加看重納米機器人可以把分子甚至單個的原子作為建築構件在非常細小的空間構建物質。

甚至,李舟還有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諾亞方舟六十號飛船全部納米機器人化……

越想,李舟越是心動。

飛船在宇宙中航行的過程中,肯定難免會出現各種故障,而且長達兩千多年的航行時間,也會讓飛船外表面的金屬肯定會被大大小小的隕石或者灰塵碰撞出坑坑窪窪的小洞。

可是一旦整艘飛船全部都是由一個個的納米機器人組成,那麼這些問題完全不需要擔心。

而人類需要做的,僅僅只是給納米機器人提供原材料複製新的納米機器人。

就在李舟嘴角微微上揚,想著美好未來時,唯希打斷了他。

「老闆,患者張亞先和楊寄萍的家屬同意了給病人使用端粒修復酶,並且以完成了簽字和授權,我們需要阻止嗎?」

要阻止嗎?李舟輕輕搖了搖頭,雖然納米機器人可以治療病毒感染,但是等他把納米機器人打造出來,估計兩位患者都已經徹底成為植物人了。

「不用,我們也不要參與。」

「好的,老闆。」

一個多小時后,取到端粒修復酶后的楊飛,給患者注射了端粒修復酶。

7017k 自由輪和勝利輪進港,早有人關注這兩艘高大的貨輪,五名軍方的人下船,就有人來迎接他們。

「是維克多先生吧?」其中一個軍官問道。

「一路辛苦了」。

維克多微笑著和幾人握手。

來之前哈迪讓人聯繫了維克多,讓他幫忙處理這邊的事情,維克多接到消息貨輪到了,立刻帶人過來。

辦理報關手續。

目錄上面都是一些布匹、棉花、醫療設備、膠鞋、罐頭、機床生產線等物資,這裡是英國人的地盤,不能明目張胆運武器過來,普通物資則完全沒問題。

維克多已經提前和海關關長打了招呼,手續很順利,貨輪停靠碼頭開始卸貨,維克多提前在碼頭附近租了幾個大型倉庫,用來存放這些物資。

而且這批物資里,不止有香港洪門定的東西,也有維克多定的貨物。

維克多來香港已經將近半年,對這邊的情況也逐漸了解,他也開了貿易公司,知道什麼好賣,所以哈迪提前也讓人給了維克多一份名單,而且不僅限于軍方淘汰物資。

香港缺什麼?

或者說包括周圍的國家缺什麼?

在維克多看來簡直什麼都缺,百廢待興。

他在看完軍方物資名單后,沒有和別人一樣要什麼罐頭、衣服、鞋子,而是看上了美軍的生產線設備。

鐵釘、螺絲、膠鞋、皮鞋、電線、電話線、拉鏈、雨衣、雨鞋、生雨傘等這些東西的生產線設備。

另外維克多還訂購了大量的棉花。

自從香港解放后,原本的工業能力逐漸恢復,原本的紗廠開始幹活,再加上很多原本內地的大紗廠、紡織廠遷移到香港,一時間這邊的紗廠、紡織廠達到了300多家。

可隨之問題又來了,棉花不足。

現在的棉花只夠70%的用量,缺口非常大,所以最近棉花價格漲了很多,只要運來棉花根本不愁賣。

過來迎接的人不止維克多,還有三合會的人,兩個中年人過來相見,維克多自報家門,這兩人是地頭蛇,自然聽說過最近在香港名聲鵲起的維克多先生。

只一個能搞來足夠量的盤尼西林,就讓所有人刮目相看。

「原來是維克多先生,鄙人李春山,忝為三合會管事,今後生意上還請維克多先生多多關照。」李春山道。

「呵呵,咱們是合作夥伴,大家一起賺錢。」維克多笑著道。

雙方寒暄幾句,聊到這次的貨物,維克多讓人給了對方一份清單,「貨品都在這裡,你們可以隨時提貨,只有一點,那就是第一批貨可以欠賬,但提第二批貨時必須把第一批貨的貨款堵上。」

「應該如此。」李春山道。

……

港島。

某大宅院。

兩位中年人興沖沖走進大宅,來到正廳前,問門口的護衛道:「老爺子可休息了?」

「沒休息,進來吧。」屋裡傳來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

兩人一笑趕緊進屋。

司徒老爺子坐在躺椅里假寐,兩人推門進屋才睜開眼睛,「人老了,精力不濟,看你們興沖沖的樣子,是有什麼好事情吧。」

其中一人道:「老爺子,美國的貨輪到了,貨物正在下船,這是清單,您看要如何處理?」

李春山說著遞過清單。

司徒老先生接過清單看起來,電話機、電話線、無線電器材、醫務包、藥品、玻璃注射器、消毒棉花、輸液管、醫療設備、防毒面具、鋼盔、工兵鏟、手套、鐵絲、軍靴、布料、糖、睡袋、羊毛毯、鴨絨被、各種罐頭、野戰軍糧套餐。

老先生點點頭,「非常好,這些物資一部分賣掉,一部分通過其他渠道悄悄運走,和其他地方的武器一起,運到那邊去。」

清單還給李春山,司徒老先生又拿起桌上另一份更厚的清單,這份清單是哈迪他們發給洪門的清單,裡面的物資種類要比這份採購清單多得多。

司徒老先生嘆了一口氣,拿起冊子看了看,「很多東西都想要,可終究資金有限,這次也只籌了一部分,好在對方讓咱們欠賬,要不然這些也不敢訂購啊。」

李春山趕緊道:「有些物資可以在這邊銷售,咱們可以賺到利潤,賺到的錢用來拿新的物資。」

「杯水車薪啊,如果有錢,我真想把名錄上所有的東西全部買下來。」司徒老先生道。

「哎,咱們國家太窮了,積貧積弱,當年如果有這麼多物資,何嘗讓鬼子荼毒咱們那麼多年。」

「也是我力量太弱,這麼多年只籌集到一千多萬美元,如果有更多的錢,就能支援更多物資,為國家多出一分力。」

「老爺子,您已經做的夠多了。」李春山道。

老先生搖搖頭,「還不夠,好了,你們去忙吧,這段時間估計有的你們忙。」

李春山告辭離開。

……

李春山帶人提貨,開始在香港售賣。

一批批提貨,他只有賺了錢才能拿到更多的貨。

最先提走的就是各種罐頭和野戰口糧箱,這裡是華人地盤,洪門手下足有上萬人,如果算上外圍幾萬都有,不用做廣告,這裡的人每個都是推銷員。

「二嬸,美國大兵軍糧,牛肉罐頭,裡面全都是大塊的牛肉,味道好的不得了,一罐只要2塊錢。」一個街頭人員向自己的鄰居推銷罐頭。

「兩塊錢好貴喲。」婦女道。

「兩塊錢還貴嗎,這可是美國來的,前兩天那兩條大貨輪見到了嗎,就是從那上面下來的。」

「能不能便宜點?」

「喏,這個午餐肉罐頭便宜,只要一塊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