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裏沒有小孩,你還是問問別的客人吧。」老婦人直接把電話掛了。

Home 未分類 「我家裏沒有小孩,你還是問問別的客人吧。」老婦人直接把電話掛了。

楊浩然看向陸晚初,搖了搖頭,「基本排除了翟青,翟青一直在家練瑜伽,如果陸源真的在她手裏,她不會還閑在家裏做瑜伽。」

「可是能打陸源主意的只有她。」陸晚初眼睫毛上也氤氳著水珠,她捋起劉海,貝齒咬緊下唇,焦慮茫然地看向窗外。

天色暗地看不清路人,楊浩然猛然一個急剎車,拉開窗戶指著大張旗鼓闖紅燈的老太太一頓斥責。

陸晚初差點在慣性作用下撞到頭,耳邊是楊浩然怒火滿滿地斥責聲,她無助地扶住額頭,伸手微弱地拉了一下男人的衣角,說話的力氣都快沒了。

「走吧。」

楊浩然立刻安靜了下來,他看了一眼女人,搖上了車窗。

車子裏恢復了沉默,楊浩然眼底帶着猶豫,深吸了一口氣,「還有一個人,你忘了。」

陸晚初轉過頭來,楊浩然也看向她,緩緩吐出三個字,「謝雲澤。」

是啊!謝雲澤的異常舉動絕對是知曉了她的身份,只不過她一直不願意麵對而已。

「調頭,去找他。」陸晚初低下頭,眼淚從鼻尖滾落,模糊了視線里精緻的美甲。

十五分鐘后。

郁孤風心事重重地敲開了書房門,「澤爺,少夫人來了。」

「她找我?」謝雲澤驟然從輪椅上站了起來,臉上又驚又喜。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上門找他!

郁孤風眉頭深皺,「恐怕……不是好事。」

「她來,就是最好的事。」

謝雲澤看了一眼身下的輪椅,問道,「有其他人嗎?」

「楊浩然也跟過來了。」

「讓他們在客廳等我。」謝雲澤坐回輪椅,聲線恢復了幾分冷靜,但是眼底的情緒騙不了人,他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她了。

一樓大廳,楊浩然抓住陸晚初的手腕,稍微搖了下頭,壓着聲音囑咐,「別硬來,一定要沉住氣。」

樓梯上有腳步的聲音,陸晚初一把甩開了楊浩然,踩着高跟鞋走了過去。

楊浩然伸了伸手,什麼也沒抓着,只能儘快跟上去。

「moon小姐。」郁孤風看到樓梯口站着的黑衣女人,頓時倍感壓力。

「你的主子呢?」陸晚初沒什麼好氣,態度又臭,郁孤風不敢得罪,趕緊回應,「澤爺讓兩位先坐一下,他馬上下來。」

陸晚初打量著四周,還是熟悉的陳設,她以為翟青上位后第一件事就是抹滅關於她的一切,沒想到竟然什麼也沒動過。

楊浩然偷偷拉了一把陸晚初的袖子,看着陸晚初的樣子他心裏也害怕極了,生怕陸晚初會做出什麼出規格的事。

陸晚初走去沙發坐下,自然地翹起二郎腿,動作那是一個霸氣凌然。

「嘶……」郁孤風倒抽了一口冷氣,看了一眼樓上,考慮要不要回去再提個醒。

「還不下來?讓我上去找他的意思?」陸晚初起身站了起來,楊浩然趕緊把她拉住。

郁孤風此時此刻雲里霧裏,茫然無措地繼續安撫,「moon小姐,澤爺很快就能下來了,不然我先給您倒杯茶。」

「不必。」陸晚初攥緊拳頭,她早就想好了,謝雲澤真敢做這種下三濫的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郁孤風往後退了兩步,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此刻,電梯門響了,謝雲澤坐在輪椅上出現在了電梯里。

男人穿着一身素白色的棉麻襯衫和西褲,和平時雷厲風行的模樣多了幾分不同,整個人看起來隨和了一些。

不過即便他把自己打扮成朵花,陸晚初也不會有一分心軟。

「人藏在哪了?」陸晚初行動如風,楊浩然反應過來的時候,陸晚初已經走了過去,人就堵在電梯門口。

謝雲澤被堵在小小的電梯間里,加上陸晚初一身黑衣凶神惡煞地,此情此景彷彿陸晚初要強搶小白臉一樣。

女人的聲線又冰又冷,謝雲澤嘴角的笑往下落了一毫。

「什麼人?」謝雲澤沒有覺得陸晚初把他堵在電梯里有任何不對,反而對兩個人之間不超過一米的距離感到滿意。

他控制輪椅上前,把距離縮短到了三十厘米,這個距離他可以嗅到女人身上那股熟悉的氣息。

謝雲澤嘴角挑起的弧度更大了,這讓陸晚初對他的懷疑直接近乎確定。

「你把他帶到哪去了?謝雲澤!他是我的命你知不知道!」女人歇斯底里上前,此時此刻她的面部表情必然是猙獰可怖的,她抓住謝雲澤的前領,把身後跟過來的楊浩然和郁孤風都嚇壞了。

「姐姐!」

「澤爺。」

謝雲澤微微擰眉,抬手示意郁孤風停下。

「他是誰?」男人的黑眸緊鎖著面前的女人,他抬起胳膊掌心覆在了自己前襟的那雙小手上。

她的手很冰,謝雲澤眉心一動,溫厚的掌心捂地更緊了。

「你不要跟我裝傻,你本身就不是什麼小白兔,何苦每天披着羊皮圍着我轉呢,你現在跟我坦白,我敬你是個君子。」陸晚初眼睛一眨不眨,她害怕一眨眼,自己的軟弱會凝成眼淚滾下來。

女人的眼底盡數是輕蔑瞧不起,她的指甲嵌進了襯衫下的皮肉里。

如果她稍微注意一下,就會看到指甲下白襯衫透出來的紅意。

「遇到困難了可以直接告訴我。」謝雲澤眼底的心疼大於疑惑,這一刻,他甚至不太想知道女人口中比她命還要重要的人是誰,如果她眼裏能多一分開心的情緒,謝雲澤可以傾盡一切。

男人的嗓音溫柔中帶着磁性,楊浩然上前一把拽過來了陸晚初,「姐,這個老男人就是個臭流氓,換我來。」

陸晚初推開了楊浩然,再次撲上前去,電梯門因為長久不能合閉一直發出報警的聲音。

「他還那麼小,你有本事沖我來啊,你對一個孩子下手幹什麼?他已經有思想了,就算你想搶……」

「姐!你別說了!」楊浩然急地跺腳,謝雲澤還沒說什麼,陸晚初快把自己的底交出去了。

「讓她說。」謝雲澤已經握緊了手掌,他隱約能猜出來,陸晚初說的孩子是陸源。

陸晚初的嗓子已經是沙啞狀態了,她對着謝雲澤慘然一笑,彷彿做了什麼決定似的,俯身雙手壓在了輪椅兩側的扶手上。

「moon小姐,別亂來啊!」郁孤風滿臉驚慌,快步衝上前去。

「姐,你別衝動。」

陸晚初盯准了男人兩.腿.之.間的位置,抬起膝蓋用力地頂了上去……

……

陸晚初再次擁有意識的時候,人已經在醫院了。

她的記憶在自己的膝蓋壓到男人雙腿之間的前一刻戛然而止。

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興奮不已的楊浩然,「姐,圓圓找到了。」

「在哪!?」陸晚初一時激動坐了起來,針管扯地手背的皮肉疼,她也顧不上這些,四處張望着。

男娃娃低着頭從門口走了進來,陸晚初看在眼裏,疼在心裏,眼淚不要錢一樣往下淌。

「圓圓,過來,媽媽抱抱。」

男人低着頭搖了搖,小手絞在了一起。

「怎麼了?」陸晚初臉上的笑容凝固,看向楊浩然。

楊浩然走過去拍了拍小孩的後背,嘆了聲氣,「跟媽咪說實話。」

這會兒,小男孩才抬起頭來,撇著小嘴委屈巴巴地哭了起來,邁開小腿快速地跑進了陸晚初懷裏,「媽咪,對不起……」

「都怪圓圓,圓圓以後再也不吃糖了,媽咪以後也不許再住醫院了,打針疼不疼啊?」

男娃一邊哽咽,一邊抱着陸晚初扎了針的手背給她小心哈氣。

陸晚初抱緊了自己的孩子,語調溫柔地不像話,「不哭不哭,媽咪不怪圓圓,圓圓好好的媽咪就開心。」

陸晚初一邊安慰小男孩一邊檢查陸源的身體,看到沒有什麼受傷的痕迹才鬆了一口氣。

「到底怎麼回事?圓圓怎麼找回來的?」

陸源哭累睡着后,陸晚初才過來問楊浩然,楊浩然一臉無奈的笑容,「姐,你一定猜不到這個結果,圓圓是自己回來的。」

「自己回來?」

「我說也說不明白,讓當事人自己講吧。」楊浩然起身走出了門,緊接着,封陌低着頭走了進來。

「小陸,是我接走圓圓的,手機沒電了,就沒來得及告訴你。」楊浩然走到陸晚初身邊,看着睡過去的小男孩,緩緩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陸晚初越聽火氣越大,她抓起來枕頭朝着封陌砸了過去,「封陌,我一直以為你只是心智不成熟,可你也太不著調了吧!」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我到底是誰?!」囡囡低下頭想了想,在蘇銘那冰冷嘲諷的目光中,悄然抬起那高傲的脖頸,嘴唇微微抿起,以俯視般的姿態道:「你也配知道?!」

蘇銘一下子炸了,怒喝道:「你這來歷不明的鬼東西,還不趕緊滾出我妹妹的身體!」

囡囡頓時怒了,猛地抬起一掌,她都沒有動力,只是輕輕的隔空一掌抬起,蘇銘咣的一聲,直接就狠狠的撞在了後面的空間裂痕上,頓時他鬼哭狼嚎的痛苦慘叫了起來。

「啊啊啊!」蘇銘心裏本就是無比劇痛的,而這一刻,其心裏更痛了,顫抖著道:「你這鬼……東西……啊……你為何不……離開啊……那是我……妹子的身體啊……」

看到蘇銘這幅顫抖的樣子,囡囡眼眸低沉,其中的嘲諷更加強烈,又是一招降手,頓時轟的一下,蘇銘的脊樑直接是被打斷般的低趴了下去,他嘴裏的牙都全部碎了,一道道的血沫噴了出來,他的樣子已經是極其的凄慘了!

他好像是一個死人一樣,趴在那裏,渾身上下都流着血,囡囡極其嘲諷的看了他一眼,再也沒有說什麼,更沒有任何的情緒流露。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踩死了一隻螞蟻一樣。

你會對一隻螞蟻的死活動容嗎?!

不會吧!

囡囡直接是走了,但她沒有想到的是,她本以為一掌劈死的蘇銘,卻是突然間抬起了頭,牙都全斷了,卻仍然是嘴裏流着鮮血,口齒不清的道:「你……不許……走……你還沒有……說清楚,你到底是誰!」

囡囡出奇的停住了,她小臉上嘲諷變得無比的冰冷,轉過身冷漠道:「怎麼,你非要搞清楚這個嗎?!」

蘇銘點了點頭。

「那樣你會死的不能再死,你知道嗎?!」囡囡淡漠道。

「我知道!」蘇銘點了點頭。

「知道你還做嗎?!你他嗎是不是一心求死?!」囡囡的眼皮子眨動着,眼神驀然變得一片的陰沉:「怎麼,想要做那個以死揚名之人?!」

蘇銘沒有說話。

「那沒事……你這種人,我見得多了!」

囡囡眼神陰沉的快要滴出血來,看着蘇銘就好像是看着一個將死的螻蟻,她冷漠道:「無非就是非要在我面前搞什麼勇氣決心那一套啊……來向後世之人顯示你的價值嗎?!」

蘇銘這次沒有說話,但是拳頭卻是狠狠的攥緊了。

囡囡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那嘴角的嘲諷卻是愈加強烈,與此同時,她眉宇之間,那種仇恨之色更是越來越深了!

「虛偽的人!」囡囡攥著拳頭:「其實你這種人,本來我是不屑於打死的……但是,我現在卻改變決定了。」

「我要讓你死的不能再死,明白嗎?!」囡囡正說着,突然間歇斯底里的瘋狂怒吼了起來:「本帝討厭沽名釣譽之人!」

「你是要以死來擋住本帝,還是滿足你向全天下人展示你如何以必死之身來抵擋大帝的虛榮心?!」

囡囡頓了頓首:「所以你是要踩在本帝的頭上,以讓你這廢物成名嗎?!」

囡囡嘴角的嘲諷更加強烈。

蘇銘深吸了一口氣,慘笑了一聲:「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但我知道……你這混蛋……你這個來歷不明的混蛋,佔據了我妹子的身軀……你這骯髒的,醜陋,邪惡的傢伙……你憑什麼污染她這純潔無比的一生?!」

「你他嗎的配嗎!怎麼,還不給老子滾出來嗎?!」

蘇銘瘋狂的怒吼了起來,旋即他更是以那沾滿鮮血的血指,怒指著囡囡道:「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是誰,為什麼!」

囡囡沉默了,她眼神里有着陰雲掠過,而那種想讓蘇銘必死的殺意則是一瞬間冒出:「本不想滅你的,這是你逼我的!」

轟的一下,她一抬手,蘇銘直接就橫飛了出去,而一次,蘇銘直接是癱倒了地上,雙眼直勾勾的看着那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只是這個往日裏有着最天真爛漫笑容的小女孩,則是再也不復當年的那種明媚了,如今的她,只讓蘇銘感到陌生!

就好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如果說從前的囡囡是最可愛的小丫頭的話,那麼現在的她,給人的感覺就是魔頭,一個徹頭徹尾的大魔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