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這是什麼、」

Home 未分類 「看見這是什麼、」

力哥再一次覺得又被侮辱了。

這尼瑪,就是一張白紙啊。

「是什麼?」葉塵再一次問道。

「白紙。」

「不,在我的手裏,就是錢。」

力哥:「····」

錢?

你變魔術呢?

「不信啊?」

葉塵淡然一笑,輕喝一聲:「變。」

一張白紙在力哥的獃滯的目光下變成一張百元人民幣。

「你看這是不是真錢、」

葉塵把紙幣丟給了力哥。

力哥接過,他一眼看出,這是一張真錢,不是假的。

「你等一下,我腦子有點亂。」

力哥腦瓜子疼,疼得厲害。

一分鐘后,力哥問道;「你是不是魔術師?」

葉塵怒目而視:「別把我這種高深道法說成魔術,我使用乃是術法,我,乃是千年一遇的天師。」

力哥弱弱的問道:「天師道士?就是電影抓鬼的那種嗎?」

「也可以這麼說吧。」葉塵道,「當然,也可以看風水占卦,幫你走上人生富貴路。」

「我草。」力哥激動道。「我聽說很多當大官的人,都需要遷移什麼祖墳之類的,是不是真的?」

「我也想改變一下我的命運啊。」

「我要變有錢人,很有錢的那種。」

力哥激動的一筆,他不想放什麼高利貸,這是灰色收入,要是真有一天保護傘倒下的話,他平日一些仇人肯定會第一時間找到他的。

「你的命運在你遇到我的時候已經改變了。」葉塵一字字道,。「跟着我,讓你過上億萬身價生活。」

「葉先生。」

力哥一臉獻媚:「你剛才的給我那些錢,我退給你,你幫我指點指點。」

五百萬很心疼,但要是能賺幾個億錢,五百萬算個毛啊。

「我已經指點你了啊。」葉塵一臉正色道。

「葉先生,別開玩笑,你剛才要給這美容院當保安,這不可能吧。」力哥無語了,當保安能有幾個億的收入,我讀書少,你不要騙我。

「跟着我,一個乞丐都可以變成身價幾個億。」葉塵牛逼轟轟道,「我剛才不是告訴你了,以後這美容院會發展很快,成為全國大公司,上市的那種,最多一年,我保證你一個億到手。」

「葉先生。」

力哥呼吸都急了:「你,你可不要騙我啊。」

「打打殺殺是不好的,做生意賺錢,不香?」葉塵笑着說道,「又輕鬆又安全,我當然不會騙你,你帶人來美容院這裏當保安。」

力哥看葉塵,足足十秒鐘,他一拍大腿;「好,就這麼決定了,葉先生,我馬上和兄弟們,他們願意跟我當保安的,我就留下來,不願意的,他們就走。」

「好。」葉塵點頭,「出去叫蔡悅和樊鬚眉兩位姐姐進來吧。」

「葉先生,這兩個大美女和你的關係、」力哥一臉八卦。

葉塵驕傲說:「強者自然是擁有很多美人的,一號老婆,二號老婆。」

「葉先生,牛逼。」

力哥豎起大拇指,我輩楷模啊。

幸好剛才沒有對蔡悅,樊鬚眉做出什麼出格的舉動,不然這會兒躺下的就是自己了。

「不過,我們三人的關係現在還沒有公開,你不能亂叫人。」葉塵叮囑。

「葉先生,我明白,明白。」

力哥打開門。

「蔡姐,樊姐,葉先生在裏面等你們。」力哥一臉歉意,「我是一個粗人,剛才嚇到兩位,抱歉,以後我就是美容院的保安隊長,負責保護兩位大美女。」

說完,力哥就走了。

樊鬚眉,蔡悅傻傻的走進來。

「葉塵,這,這個力哥剛才說什麼啊、」蔡悅蒙圈。

葉塵道:「我以德服人啊,力哥和他的手下來你們美容院當保安。」

蔡悅驚訝:「不是吧,你怎麼辦到的?葉塵,你該不是給力哥催眠了吧。」

「悅姐,你開啥玩笑呢。」葉塵正色,「力哥是心甘情願的過來當保安的,我只是稍微的露出一些震駭的手段,力哥就服了。」

樊鬚眉打趣道:「叫鬼出來嚇力哥?」

「大白天的一般小鬼也不敢出來的。」葉塵笑解釋道,「我說跟着我,在美容院當保安,一年賺他一個億,不是小問題。」

蔡悅瞪眼,一年賺一個億,葉塵這是在忽悠力哥啊,這就是一個小小美容院而已,最多一年下來有一百萬都不錯了。

「大哥,你發燒了吧?」樊鬚眉也覺得葉塵在說天方夜譚,力哥可是高利貸的,手下很多,就這麼輕易的被葉塵忽悠了?

「我很嚴肅。」

葉塵自信滿滿道:「既然你們都參與進這個美容院了,那我會盡我所能幫你們的啊,我之前不是說了嘛,以後找個美容院要做大做強,成為全世界的五百強公司。」

蔡悅,樊鬚眉對視一眼。

兩人異口同聲:「你看我們像傻子好忽悠、」

「哎,你們居然不相信我的能力和手段。」

葉塵怒了。

「葉塵,這是做生意。」樊鬚眉說,她知道葉塵有很多牛逼的手段,一個人打十個,五十個,又會抓鬼,這都沒問題的。

做生意賺錢,真的需要很多頭腦的。

「是啊,葉塵這可不是你那個所謂的點石成金術法。」

蔡悅也符合。

葉塵是會點石成金,那也是有時間限制的。

「兩位美女姐姐,你們是真的很懷疑我能力啊,除了生孩子之外,我其他什麼都會。」

葉塵自信滿滿說道:「給我三天時間就可以了,到時候,你們會大吃一驚,不會在懷疑我。」

樊鬚眉,蔡悅點頭,行,就給葉塵三天時間,看一下三天之後,葉塵到底用什麼法子來說服她們。

樊鬚眉的手機響起。

「嗯·····這樣啊····好····我知道了,我會和葉塵說的。『

樊鬚眉掛了電話后,對葉塵說道:「葉塵,可能有一件事情要你幫忙了,剛才是青秀打電話來的,她不好意思和你說。」

葉塵:「能讓曹警官不好意思,又求着我幫忙的,肯定不是金錢方面的問題,應該是一些風水的吧。」

葉塵一眼看出曹青秀非富即貴,家境殷實,所以,錢財方面,那肯定不會想到自己的。

「你說得不錯。」樊鬚眉道,「青秀昨晚上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她夢到死去多年的奶奶,奶奶說很冷,所以青秀就去給奶奶上香燒紙衣,青秀本以為就這麼結束了,但奶奶還是託夢告訴她,身體還是很冷。「

「這樣啊。」葉塵道,託夢一次上香燒紙衣,下面的人應該不會再找後人了,這曹青秀又夢到奶奶託夢,確實有點不正常。

「葉塵,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幫一下曹青秀。」樊鬚眉知道曹青秀每一次看到葉塵,都恨不得一槍崩了他。

可眼下,也只有葉塵才能幫她。

「鬚眉姐,我看着是那種小氣的男人?」葉塵大方道。「你現在給曹青秀打電話,讓她來接我,我和她去她奶奶墳墓前面看看。」

樊鬚眉立即給曹青秀打了一通電話。

幾分鐘后,曹青秀開私家車來到美容院門口。

樊鬚眉,蔡悅沒有跟着去,兩人剛接受美容院,和這裏一些員工照面。

葉塵上車坐在後排。

曹青秀一張寒冰的臉,穿着警服,直接驅動車子。

車裏陷入長長沉默。

葉塵也是故意不說,看一下曹青秀能忍到什麼時候?

二十分鐘的路程。

車開到一個小村裏,停車后,曹青秀終於忍不住說話了;「我奶奶的墳墓就在那一座山上。」

葉塵點頭,喪在山上,站得高望得遠,掃了周圍一眼,這裏的風水不錯。

曹青秀帶着葉塵爬山,她的身體素質很好,步伐輕盈。

最終,曹青秀,葉塵來到了一座墳墓前面。,

墳墓上長了一些野草。

葉塵有些奇怪:「你奶奶的墳墓是這裏啊?」

曹青秀:「對,就是這裏,我奶奶五年前病逝,她走之前叫我們土喪,不用搞什麼豪華的裝飾,保持原汁原味,每年我們一家人都來給奶奶上香掃墳。」

葉塵哦的一聲,上前,走到墳墓前,看着墳墓那些蒼勁有力的野草,捏下一根,嗅了一口。

確實是五年前土喪的,只是,這墳墓奇怪得很。

「曹青秀,你確定你沒帶我走錯路?」

葉塵問道。

『你什麼意思?葉塵,我年年來掃奶奶的墳墓,我怎麼會認錯、」

曹青秀有點火大。

「風水中的登山段有雲,如果墳頭上的草累若如絲,代表少年夭折,蒼勁深綠的話是老人墳墓,代表女人墳墓上面的草嬌弱無力,你看一下,這個墳頭草,一看就是老人墳,明顯這裏喪的不是女人,而是男人。」

「你說什麼,葉塵。」

瞬間,曹青秀暴怒,直接把槍指著葉塵額頭。

「這明明是我奶奶的墳墓,你說男人的墳墓,信不信我崩了你、』

葉塵面對手槍,淡定得很。

「曹警官,是你請我來幫看個究竟的,我只不過實話實說,這確實是一座男人墳墓,你奶奶墳肯定不是喪在這裏的。」

。 有了程響開頭,眾人踴躍多了。

一個個依次登台,或大方或羞怯的做了自我介紹。

在劉凱月上台時,雖然講的很簡單,但卻贏得了男生們最熱烈的掌聲。

講什麼不重要,夠養眼就行了。

輪到李哲時,他只是說一句,「大家好,我叫李哲,來自黑河省,愛好寫作。」就下台了。

忽然,楊浩用胳膊捅了一下賀志剛,「剛哥!」

是賀志剛看中的那個可愛女生上台了。

「大家好,我叫陳夢婷,來自閩南省……」

女生一開口,台下就有人笑出了聲,原來她說話一股灣灣腔。

對於有人嘲笑,女生一點也不在意,大大方方的完成了自我介紹。

李哲對陳夢婷印象最深,她就是上一世那個推薦他去自律會的團支書,表面上是那種天真可愛,特別討人喜歡的女孩,直到現在李哲也不太確定這個女生是真純還是真茶。

在接下來的班干選舉中,程響如願以償當上了班長,賀志剛也成為了體委。

陳夢婷和上一世一樣是團支書,劉凱月當選了文藝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