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下……我是說……」淤旁氏好像也不好辦……這個男人,日思夜想,見到了正主……好像什麼路子都想好了……

Home 未分類 「等下……我是說……」淤旁氏好像也不好辦……這個男人,日思夜想,見到了正主……好像什麼路子都想好了……

我猜是被關在祠堂里的時候想的……他又不需要幹活……

我猜淤旁氏也想要說該死……這個窮鬼好難纏啊……窮鬼是我自己推測的……大概吧……畢竟余知比我有錢……人還不錯……又長得還行……如果有什麼理由拒絕的話,就是沒錢了……沒錢不就是窮了……

我們三叫自己窮鬼也叫慣了,不也照樣過日子……

可能我和別人的層次不一樣……我眼裏只有吃飽飯,別人眼裏可能就是吃喝玩樂。

「我是說……你對我的感情,就到這裏吧……我並不喜歡你……也不可能做你的妻子……你也肯定知道我不可能做你的妻子,我甚至,是才剛剛認識你的……雖然你可能認識我……」淤旁氏攤牌明了,我猜她也不想再和余知周旋了,這個男人聽不出畫外音,也不對,可能是聽出來了,但是不死心……畢竟余知看起來蠻聰明的……

「可是……我想……很想……」余知話卡在喉嚨里,他想說一大堆情話吧,對着淤旁氏,但是他突然又說不出來了,我能理解……但是我肯定做不出來……

「沒有什麼可是……謝謝你的喜愛……我會記住你的……」

「可是我……我……好……」

「我說了,沒有什麼可是哦……感情的事……婚姻的事……就是這樣啊……哪裏是一個人喜歡另一個人,那個人就得接受的……余公子,我不喜歡你,更不可能做你的妻子……」

淤旁氏起身,她想要走,哪知道余知走到他的身邊就要去……拉她的手不讓他走……

我的天哪……我從來沒見過余知這麼粗魯……

結束這段對話的淤旁氏很聰明的躲開了,因為她把手壓在了小腹上,這樣看起來端莊優雅,雙臂也不會被輕易拉着……

所以我說……漂亮的女孩子和我無緣嘛,好像越漂亮的女孩子就越聰明似的,淤旁氏想到了余知可能有所動作?

那可真是糟糕……不是嗎?就算余知娶到了淤旁氏,不也得和我一樣……不不不,拿我做對比可太瞧得起我了……我是說,這麼聰明的女人,余知肯定會被玩弄於股掌之間的……當然余知願意的話,就難說咯……

「余公子,就這樣吧……」淤旁氏躲開了那道拉扯,她來到門邊,看着有些錯愕的余知道:「就這樣吧……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余知回身看她,她好看的裙子在他的眼裏晃了一下。

「你要是拿到了一樣東西,我就同意看看,做你的未婚妻……」淤旁氏很端莊的笑了一下。

「你知道嗎……在華國的西面,山宗族的神明帝瑤掉了一枚戒指,那枚戒指的名字叫做【群山之心】,如果你找到了,我就兌現,今天的承諾,怎麼樣?」

在我的眼裏……這個女人,突然變得很……讓我害怕……

可能是我太單純了……見到這麼個有手段的女人……我就心裏發慌。

「【群山之心……】」張小虎也跟着念了這個詞。

他平日裏對神明們的事迹都頗有興趣……當然也包括【王族】的興趣……說白了,他幹活偷懶……但是聽這些小道上的消息,那是從不落下。

但是大家都蠻喜歡聽他講神明們的故事……我們華族的神明不興祭祀,所以我們村裏沒有人族他們那樣的先知存在,這些事情,就更加的有趣了……

比如,王族的三位孿生神王和七位能力各的首領的故事,我每每聽到那個最溫柔的王的故事——他希望所有的王族成員都一視同仁,糧食也是一起勞作一起分發,首領們也要一起下地幹活的時候……我就心裏來勁,做的比平時都多……

和神明們生活在一個世界裏,能夠有一位這樣為子明們着想的神明……不高高在上,我覺得王族人,真是好……起碼比我們這裏一出生是窮鬼就一輩子是窮鬼牆,跟首領們一起下地幹活,我怕是想都不敢想……

張小虎當然知道這個群山之心的來歷,他說道:「這個老妖婆……他是想要余知死……」

「啊?」我和牛二都驚呼萬分……

但是我們又馬上各自捂住雙方的嘴巴。

好傢夥……牛二的手上有剛吃完雞肉的油漬味……我趕緊拿開他的手……

「那是什麼?怎麼會讓余知去死?」

我哈著氣說話,聲音小的只有張小虎聽道,而張小虎則是點點頭,又搖頭嘆氣道:「我們不管這件事情也罷……」

「嘖,你說啊……」牛二推了一下張小虎,張小虎被推,但是依然搖頭。

「難說……」

「墨跡什麼……」我也跟着牛二嘖了一下。

這關係到一條命啊……

你說是吧……怎麼說余知我們三也從小認得,看着他被淤旁氏「害死」,怎麼說都說不過去……

而張小虎則是對着我們看了又看,用很疑惑的眼神看着我們:「你們真的想知道?」

「嘖,你這……談大事呢……跟我們說呀!快點!」牛二的聲音說大了,好在我們又不出聲,扶著牆,小走着趴在草里了。

沒聽到他們後面說了啥……就關顧著自己說話了……

「那我可就說了……」張小虎不賣關子了,他雖然和我們一樣下田幹活,但是他比較瘦,看起來就賊精。他明亮的眼睛盯着我們,在黑暗裏,還真像兩隻老鼠眼睛,一點也不像名字裏的老虎……

「你說!淦你丫的!」牛二拍了一下張小虎的腦袋,我則是聚精會神,我知道張小虎留不住秘密的……他鐵定會說給我們聽……只不過這賣關子的事情可能確實讓這件事情事關重大。

比如,後來的余知發瘋……

我告訴你了,余知發瘋了……他發瘋的原因對外說是情傷,實際上,我們三個最清楚,他的瘋,是因為尋找【群山之心】

「群山之心,是山宗族神明帝瑤的戒指,因為不知名的情況掉在了華族的境內……我們的神明華尹與帝瑤是好友……所以這件事情,當時驚動了我們的神明華尹……那枚群山之心,就掉在了一個叫做【幽冥澗】的地方,也就是華國的西面。」

「幽冥澗……好傢夥……我都不知道這兩個字怎麼寫……」牛二驚訝的說着這個名字。

我白了他一眼,因為我們這些窮鬼里,認字還是認的幾個的,但是牛二不喜認字,他說這句話純屬找抽……誰叫他認字的時候跑去偷吃東西……

「淤旁氏讓他去幽冥澗……你想啊……連我們的神明華尹都沒有在幽冥澗找到那枚群山之心,余知去了,不就是送死嗎?」

「沒找到,不至於送死吧……」我提問:「那裏,有很多野獸嗎?」

「應該蠻多的……但是幽冥澗主要是深……深不見底……要不然我們的神明肯定會找到啊……興許是神明們也怕那麼深的地方,下到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洞裏,神明也受不了,更別說我們普通人了……」

張小虎皺着眉頭,他看着獨自一個人坐在屋子裏的余知,還怪可憐他的。

「淤旁氏這個毒心腸的女人鐵了心的要余知去死啊這是!」

「不對吧……讓余知死心我倒是認同,余知知道這件事情根本不可能之後,肯定會放棄的呀……對吧……」我說這話,都有些心虛,被張小虎察覺到了。

「你覺得余知會知難而退嗎?」

我……啊……這……

我猛的搖頭……

張小虎也聳了聳肩,一臉無奈的閉上了眼睛:「那不就得了……如果余知真去了,那肯定是有去無回……」

「是吧……我也覺得……」牛二附和著張小虎的話。

我……我還真不好說啥……

因為我已經告訴你了……

余知回來了……

但是……

他瘋了……。 應哲先的事情解決,夏天也算是鬆了口氣,與她而言,對方的位置和夏家人是一樣的。

曾經,夏家遭難后,應哲先明明已經身體垮到不行,命全靠錢吊著,卻仍是散盡家財想要為夏家討個公道。

而他所做的那一切,全都是背着夏天的,就是不想讓夏天有心理負擔。

他對夏家的感情,比大家想像的都要深,有幸重來一次,夏天希望對方能健康的活着,能找到屬於自己的真正幸福。

回程的路上,夏琳接了個電話,因為應哲先誤診正開心着的她,臉一點點兒的垮了下去,掛斷電話后,滿是愧疚的看向夏老爺子夏老太太:「爸,媽,夏氏可能真的保不住了。」

「嗯?」夏老爺子和夏老太太就疑惑的看着她。

「我們給A省的供貨全被取消了。」

一句話,夏老爺子夏老太太就明白過來,A省的出貨量佔了夏氏的百分之八十,A省的供貨沒了,那夏氏也相當於要崩了。

長長嘆口氣,夏老爺子苦笑:「行了,已經到這一步了,想開點兒,只要咱們一家子團團圓圓,健健康康,旁的,慢慢來吧。」

夏琳就懊惱的咬了咬唇,她一個人的蠢,害得一家子人都跟着過苦日子了,她這輩子就是拼盡全力,也無法彌補這些過錯了。

「我手裏還有點兒錢,可以應一下急。」應哲先說着,直接從口袋裏掏出一張卡遞給夏琳,「不多,救個急應該還行。」

「這我不能要。」夏琳嚇的趕緊把手藏身後,她欠應哲先的已經夠多了,怎麼可能再拿他的錢,說的不好聽點兒,這可是他的養老錢了。

「義父義母養大了我,這個時候,一家人,當然要齊心協力。」應哲先說着卡塞到夏天手裏,「天兒,你不是要接手夏氏嘛,應叔就把錢交給你了。」

「好,就算應叔的入股錢。」夏天倒沒推辭,徑直把卡裝到了口袋裏,夏琳唇翕動了翕動,終是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就她和小女兒的關係,她覺得自己真沒資格說話。

「媽,願意把手裏的權利交出來嗎?」夏琳不說話,夏天說話了。

愣了愣,夏琳才明白過來女兒這是在跟自己說話,連連點着頭:「當然願意,天兒願意接手,媽真的……真的是太高興了。」

說着,她忍不住抹了抹眼角,「你大姐對這個沒興趣,墨兒還小,先前又不願意回到夏家,我也是沒辦法,只能趕鴨子上架。

但媽在這方面真的沒什麼天賦,要不然,也不會把夏氏拖到今天這樣的地步。」說着,又擔心的看着自家小女兒,「可是天兒,夏氏現在是真的沒錢了,你也別給自己太大壓力,萬一不行,我給你們留的錢,只要不過渡揮霍,一輩子衣食無憂是沒問題的。」

夏天一頭黑線的看着自家母親,說實話,雖然是親生的,但她對自己的幾個孩子是真的不了解,無論是她,還是大姐小弟,都不是那種不思進取坐吃山空的,她這打算,侮辱性還真的是挺大的。

夏老太太也忍不住白自家女兒一眼:「你這句話像是親媽說的嗎?自己的孩子都是啥性格自己不清楚?我告訴你,他們哪個都比你強!」

夏琳就縮著脖子不說話,她承認,她家老娘說的對。

猶豫一下,應哲先開了口:「嬸兒,夏琳這也是關心則亂。」

「你呀……」夏老太太就無奈的指指對方,「就慣着她吧,打小,什麼事兒都讓着她,結果呢,她真當自己是碟菜了。」

猶豫一下,應哲先忍不住繼續幫夏琳找補:「嬸兒,琳琳就是心眼兒太好,又太直了,才會犯那些錯,她這會兒,心裏應該比誰都難受。」

「應哥…….」愧疚的看着應哲先,夏琳嘴巴先於腦袋發出了邀請,「回家裏住吧,你這會兒休養,需要人照顧。」

夏琳的邀請,明顯的讓應哲先臉上的笑容多了幾分,卻是沒有順桿應下,而是搖搖頭:「不用了,我請了個鐘點工做飯,沒問題的。」

「應叔,錢都給我了,您怎麼請鐘點工?」夏天掏出卡來晃晃,「聽我媽的,省點兒是點兒,等夏氏翻了身,您想住哪兒都滿足您,成不?」

話,好像沒毛病。

被夏天這麼一說,應哲先還真的不好意思再拒絕了,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一行人,乾脆去他住的地方,收拾了點兒必須品,直接回了夏家。

這是二十年來,第一次在夏琳在家的時候來夏家,應哲先的心情說不出的複雜,這兒,有他最珍貴最美好的回憶,每次來,想到雙方的關係,他都難受又心酸,原以為會是一輩子的遺憾,沒想到,竟又峰迴路轉了。

把一眾人等安頓好,夏天去了夏氏,手裏還握著夏琳給她的蓋着公章的任命書。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陪她一起出門的宋陌城問道。

「不用。」夏天拒絕道,「有需要大師兄的地方,我一定會開口。」

「記得你說過的話。」伸手戳戳她的鼻尖,宋陌城湊近,附在她耳邊小聲道,「除了大師兄,我還是男朋友,男朋友為女朋友做任何事兒,都是應該的。」

他呼出的熱氣噴在她的耳朵上,那種痒痒麻麻的感覺,讓她的心不自覺的跟着輕顫,遂裝作不經意的捋捋頭髮,腦袋一偏,和對方拉開了距離。

「害羞了?」宋陌城卻是再往前靠靠,聲音中滿是魅惑的撩着她,「我們這是男女朋友間的正常距離。」

夏天索性轉過頭,帶着一絲媚意的眸子直視着對方:「男朋友,你是想要我和你說話的時候,一直保持這樣的距離?」

「那是再好不過了。」宋陌城的聲音中染上了一絲啞意,「好好保持。」

「切…….」夏天就舒服的往後一靠,打開微信頁面,威脅對方,「信不信我現在和師父告狀?」

宋陌城並不怕:「好啊。」

斜睨他一眼,夏天還真的就@了韓山,「師父,快出來呀,大師兄欺負我呢!」 交換了戒指后,還沒等顧瑾言來一個深情一點的告白,何雨瞳就猴急猴急地抱住顧瑾言的脖子吻上了他性感的薄唇,一旁的顧蘭馨讚許地點了點頭,不愧是她兒媳婦兒,就是霸氣啊,跟她當年真是有的一拼了。

一個吻結束,顧瑾言的一張軍臉紅的都快滴出血了。

何雨瞳挑了挑眉,還不忘湊到顧瑾言耳邊調-戲一番,「老公,你臉紅的樣子真是讓我很想現在就把你壓在床上啊!」

顧瑾言的眼皮微微抽了抽,隨後摟着何雨瞳的腰身將她拉向了自己,「婚禮上的接吻,還是交給男人比較好!」

說完,顧瑾言低頭封住了何雨瞳柔軟的紅唇,霸道,火熱,纏綿悱惻……

兩人忘情地擁吻著,一旁的顧蘭馨都泛起了桃花眼,「老戰,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咱們家瑾言這麼男人的一面,好MAN啊!」

戰立新蹙眉將顧蘭馨摟進了懷裏,「有我MAN?」

顧蘭馨見自家老公吃醋,無語地乾笑了一聲,還真是連自己兒子的醋都吃啊,「當然沒有我家老戰MAN啦,我家老戰士全世界最帥最有型最MAN的男人了。」

「你不覺得還少了一句嗎?」

「……我最愛的男人!」

「嗯,說的不錯!」

顧蘭馨:「……」

一旁的Sweety和靳天琪聽着兩人的對話,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直到婚禮結束,顧擎天和喬席兒都沒有出現,喬思語很擔心喬席兒,就撥通了她的手機,可換來的是關機。

親朋好友和賓客都被帶到了酒店用餐,喬思語因為懷孕再加上擔心喬席兒,所有隻在宴會上露了個臉之後就離開了。

到下午的時候,喬思語才在厲默川的口中得知了喬席兒「失蹤」的消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