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周身繚繞光暈,宛如天使在世的生靈,如流星破空。

Home 未分類 一個周身繚繞光暈,宛如天使在世的生靈,如流星破空。

天際有一輪天輪投影威壓而來。

「王裔?」

顧川身軀昂起,細密的星輝在迸發。

三界六御之象顯化而出,綻放極盡的輝光與氣機。

三界六御之象籠罩周身數十丈地,自異象內顯化出九尊虛影。

這便是叩宮問神之境的玄妙,三界六御之道,蘊有九尊神祇。

九尊神祇虛影,皆有華蓋加身,恍若帝君出行,無比的壓迫與沉悶。

周遭虛空發出嘶鳴,被撕扯,崩碎,承受不住這股力量。

顧川步履從容,慢慢上前,望着天宇四方圍殺而來的,口含天憲道:「赦令—送葬!!」

「葬!葬!葬!」

黑風陰霧裹着著凄凄涼涼的葬音席捲四方,好似九幽地獄中的魔鬼爬出地獄。

在無形之中鎖魂奪命,收割生機。

「諸神庇佑!

光明王裔望着這一幕,冷笑道:「吾族可不懼葬曲。」

只見他周身猛然迸發出耀眼的光暈,一道龐大的光暈天使在他身後顯化。

聖潔的光手呈環繞狀,將他保護了起來。

顧川笑了笑,光華一閃,飄到了光明王裔的身前。

金色的大手如排山倒海般拍下,烽火星輝組成的磅礴神虹貫穿而下

「噗!」

雲捲煙霞,瀰漫蒼穹。

一道繚繞烽火星輝的神矛將光明王裔釘在了虛空之上,充滿聖潔宛如天堂神裔的金色血液灑落大地,衝天霞光瀰漫虛空,讓人望不真切。

「成功了,還是失敗了?」

「商?」

「結果如何?」

這是所有人都迫切想知道的答案。

一方是屠戮萬族王裔的人族怪物,震動古今。

另一方是光明古族的王裔,星空深處有其族大聖在場,已然是一眾王裔的代表。

他們的勝負牽動了所有生靈的心。

待到煙霞散去,天地為之一怔。

「光明王裔…..」一眾王裔頓時有些發毛,倒退了數步。

「商!」而另一邊的人族學子則振奮不已。

顧川沒再理會被釘在虛空的所謂光明王裔。

他的對手一直都是他那個時代的王,而不是這個時代的所謂王裔。

這些已是歲月中的夕陽,支撐他們輝煌的不過是他們身後的王而已。

一切偉大的歲月都終將逝去,十萬年的歲月,足以將所有偉大的王葬下。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責任,這些是歷史的殘留物,是屬於這個時代的人王的責任。

而他的使命,就是接替他們成為新的榮耀,新的王,締結一個新的歲月。

道阻且長,且看少年獨行! 俗話說:「閻王讓你三更死,誰敢留你到五更。」

但我就是例外。

我叫王溟淵,我六歲那年,是被爺爺在河邊漂流的一個棺材里撿到的,也就是在那一年,我成為了我爺爺的孫子。

當初我爺爺從棺材里把我抱回家提出要撫養我的時候,家裡沒有一個人同意,特別是我奶奶,看見我爺爺把我抱回家的時候,還直接打了我爺爺一巴掌,讓他趕快把我送走,最好是送到別人家裡去。

以為這是我奶奶不喜歡我嗎?不,並不是。相反,我奶奶這麼做恰恰是為了保護我。

我還有一個弟弟,那是爺爺的親孫子。我爺爺把我撿回來,也是為了這個孫子。

我爺爺是茅山道士,我爺爺那時候拜入茅山的時候,茅山道教就已經在走下坡路了,所以那時候的茅山道教已經沒有多少人了,加上我爺爺,再減去一些茅山掌門之類的人,真正算的上弟子的也就只有十人。

而在這十人之中,我爺爺是最有天賦的,但卻是道緣最淺的,淺到甚至都無法通靈以及和陰差說話的地步。

無法通靈,不能與鬼神交流,註定就吃不了風水這碗飯。

我爺爺也因此被逐出了門派,下山做了一個農夫,後來我爺爺在田裡做完事準備回家的時候,碰巧遇見一隻黃皮子在路上攔住了我爺爺,還一股勁的朝著我爺爺做磕頭狀。

我爺爺一看,黃皮子這麼有靈性的動物會突然出現攔住自己還給自己磕頭,那必然是這黃皮子有求於自己。

因為黃皮子這東西很記仇,若是那日我爺爺沒有去幫他,從而壞了它的好事,那將來可是不得安寧。我爺爺那時候也是忌憚於這一點,便就隨著這黃皮子去了。

只見我爺爺跟著這黃皮子上了山,七拐八拐的,那黃皮子竟待我爺爺來到一個水庫面前,而那個水庫里,一隻看上去大一圈的黃皮子正在水裡撲騰撲騰的,那架勢,似乎是在和什麼東西搏鬥。

這小黃皮子都這麼有靈性了,這大黃皮子豈不是至少有幾百年的道行了嗎?

不過能與幾百年道行的黃皮子打的難捨難分的,必然也是不好惹的主。這萬一自己胡亂幫了這黃皮子,那東西來找我報仇該怎麼辦?自己茅山道士的法術雖然也學了不少,但是基本上沒啥用,萬一來報仇,自己不還是死翹翹?

出於這些考慮,我爺爺遲疑了。

那小黃皮子見我爺爺遲疑,再加上在水面里那個大黃皮子水性確實不好,一直都是靠著自己身上幾百年的道行護體才堪堪支撐到現在,眼看著這水裡面的黃皮子快要不行了,又見我爺爺遲遲不下水,便急的直打轉,還不停的朝著我爺爺叫喚並且不停地磕頭。

我爺爺見這小黃皮子靈性至此,心一橫,抄著自己幹活的鋤頭就下了水。

水下,我爺爺認清了和黃皮子爭鬥的竟是一隻黑色大蟒蛇,不過好在,在我爺爺和黃皮子的共同努力之下,也是將那蟒蛇斬殺在水庫里。

上岸后,我爺爺本想趕快離去,深怕這也有著幾百年道行的蟒蛇有後代,然後發現從而給自己帶來災禍。

誰知那大黃皮子在我爺爺將要走的時候攔住了他,我爺爺本來以為他要恩將仇報,所以是緊緊的握住自己手裡的鋤頭,深怕這黃皮子對自己突然襲擊。

但是哪知這黃皮子竟然幻化成一個人的模樣出現在爺爺面前,然後當面感謝了他並且邀請他去自己的家中坐上一坐藉此表達我爺爺對他的恩情。

我爺爺畢竟學過幾年茅山道術,對這黃皮子化人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但是茅山道話「黃皮子報仇不報恩」,這主動要報恩的黃皮子我爺爺是頭一次見。擔心有詐,便就拒絕了那黃皮子的好意。

那黃皮子見我爺爺要走,也不惱,反而讓他等自己一下,然後就帶著他兒子那個小黃皮子往山上跑。

不一會兒,那小黃皮子便就叼了一本泛黃的古書到爺爺面前,那本書我記得很清楚,因為就是我和我弟弟從小就開始學的《天正陰陽》,而那本《天正陰陽》也因為我和王銘(我弟弟)道緣深,所以在我們兩十八歲之前都差不多學完了。 趙紅梅等人本就有意打入的確良女團,女團難得主動跟她們說話。

趙紅梅立刻笑著走了過去。

「我們剛才洗碗正好看到了科研專家從二樓下來,我的乖乖,那模樣真叫一個俊啊,比電影明星還要好看!」

「對對對,他們都穿著西裝,那風采那氣度可真是太瀟洒了。」

這年頭帥這個詞還沒成為男生英俊的標配,女孩子們誇男生用俊字已經是最高的讚譽。

這不,黃莉莉立刻反駁:「科研專家年紀那麼大,說俊不合適吧。」

趙紅梅和身邊幾個女孩立刻把頭搖成撥浪鼓。

「他們一點也不老,看模樣就比我們大一點,超年輕,超方正!」

用方正來形容帥哥?

趙青葵腦海立刻浮現國字臉,臘腸嘴,和一字眉。

呃,這形象跟她看到的那一群西裝背影倒挺貼合的。

這年頭美男子的標準是國字臉濃眉大眼寬嘴巴,美其名曰周正英氣。

當然前幾個都還能理解,只是寬嘴巴趙青葵實屬不能理解,不過聽葛奶奶嘀咕過這叫男兒嘴大吃四方,是上等帥哥的面相。

這不,電視里的男演員全都是這樣的長相。

葛奶奶不停誇這些後生俊的同時還不止一次地表示,趙青霆也俊,唯一缺點就是嘴太小。

趙青葵倒和葛奶奶持相反意見。

她認為趙青霆那模樣才是標準的帥哥臉,丹唇外朗稜角分明,濃眉如劍眸如霜,誰看見不得誇一句狂拽酷炫吊炸天?

而除了她哥之外,這時代還有一個人也帥的讓她有印象,那就是昨天的泥腿子帥哥。

雖然那小哥臉上身上全是泥,但即使裹著一層泥還能透露出帥氣,可見他的實力之強大。

以上就是趙青葵親自堅定過的兩大帥哥,至於其他人嘛,沒見過表示沒有發言權。

但這幾個姑娘似乎被那西裝天團給迷了心智,一直在誇如他們長得何如何驚為天人。

而黃莉莉她們正好是青春少艾的年紀,正是喜歡聽這些年輕才俊故事的年紀。

於是午休就在幾個姑娘討論帥小伙兒中度過。

到了下午,趙青葵干著活突然感覺不對勁,肚子嘰里咕嚕叫個不停,體內還有種不可言說的東西在拚命回應地心引力。

她臉色一變,捂著肚子向班長報告要去廁所。

……

當第三次從廁所出來,趙青葵已經快虛脫了。

萬萬沒想到,好不容易吃了一次好東西,結果全給拉了出來。

趙青葵哀嘆這還真是公主的靈魂丫鬟的命!

沒等她多吐槽肚子不爭氣,好幾個姑娘相繼沖了進來,一陣臭味伴隨嘩啦啦的聲音相繼傳出。

「???」趙青葵看懵了。

卧槽,這一瀉千里的架勢何等熟悉,她們該不會遇上集體中毒了吧?

她那個時代三五不時就會爆出某某學校食物中毒的消息,萬萬沒想到異世的八十年代也來這出?

這下,整個車間的人都慌了。

好幾個姑娘被這麼一嚇,頓時也覺得肚子痛了起來,紛紛跑去廁所。

生產區的廁所擠滿了,又跑到廠前區和存儲區去,總之哪兒的廁所都有學徒們的身影。

。 聽到關羽這宛若挑釁話語,黃忠勃然大怒,大喝叫道:「怎麼?汝這個黃口孺子,是瞧不起老夫嘛?走啊,咱們出去大戰上百回合,看看孰強孰弱如何?」

關羽很明顯是輕視黃忠的,聽到這話,當即提起青龍偃月刀就要跟著黃忠出去一決雌雄。

袁術臉色一下變得陰沉無比道;「夠了,雲長,漢升老將軍,汝二人這是在作甚?」

關羽和黃忠方才作罷。

黃忠乾脆道;「陛下,就由您來決定,到底誰領軍去征討江州吧!」

袁術默然道:「先來後到,就由漢升老將軍領軍前去征討江州,老將對決,還望漢升老將軍切莫讓朕失望才是。」

黃忠大為欣喜,便是抱拳道;「多謝陛下!」

旋即,黃忠便是轉身出門,帶著五萬獨立團士兵前去征討江州了。

待他走後,關羽和張飛二人明顯為袁術指派黃忠前往江州感到不服,覺得對方厚此薄彼,故而站在原地悶悶不樂。

見他們倆人如此,袁術哭笑不得道:「雲長、翼德,可是對朕的旨意感到不滿?」

關羽沉默不語,倒是張飛大大咧咧道:「沒什麼的,陛下大概是覺得派自己人帶兵去征討江州比較合適,信不過俺和二哥吧!」

「呵呵,翼德這是哪裡話?」袁術苦笑著搖頭道,「自從汝與雲長投靠朕開始,朕便將汝二人視作是朕的左膀右臂,朕不派汝二人領軍前往江州,是因為留有大用也。」

「江州嚴顏即使不願意歸順朕,但他也是漢人大將,那是我們漢人之間的事,用柔和方式比較解決就可以。」

「但是,倘若那南蠻孟獲敢領軍入川的話,那便是異族想要對我漢人行不軌之事,朕豈容他們放肆,所以朕為何將汝二人留在朕的身邊,汝二人現在明白了吧……」

關羽和張飛恍然大悟,紛紛抱拳道:「遵命陛下,我等保證,只要那蠻王孟獲敢來進犯,我等定會將他給斬於馬下!」

袁術笑著點點頭;「好,甚好。」

……

巴西郡,治所江州城前。

神射將軍黃忠靠著投降謀士法正為想到,從成都一路南下,直達江州城前。

鎮守江州的老將嚴顏聽說仲氏大軍已然兵臨城下后,也是沒有任何畏懼,帶著大軍便是出城,兩軍形成對峙之勢。

黃忠和嚴顏,兩位頭髮皆白的老將,雙雙立於兩軍陣前。

黃忠手持大刀叫喊道:「嚴顏,聽說汝也是老當益壯,可敢前來與我一戰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