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鑒定之後,沒有問題的才能發,有問題的直接馬賽克。

Home 未分類 他鑒定之後,沒有問題的才能發,有問題的直接馬賽克。

坐在另一側的張超陽忍不住插了一句嘴:「雷子,你這個遊戲的難度太踏馬大了點,我熬了三天都沒有通關。

再打下去,恐怕我都要去修仙了。」

雷君有點尷尬地說道:「張總,我們這個遊戲,還是要靠技術的。」

言下之意,菜雞就不要說話了。

一點都不委婉。

張超陽不服氣了:「玩個遊戲而已,你弄得跟考研似的,一點都不快樂了。要我說,遊戲就應該越簡單越好。」

現在的電腦遊戲,主流還是很考究技術的,畢竟都是有經濟能力的成年男性在玩,這些人很喜歡挑戰難度。

目前做遊戲的廠家,都是在考慮如何把遊戲做得更複雜,更精細。

一直都在做加法,而不是像未來那樣做減法。

張超陽這番話,要是讓小馬哥聽見了,可能會大呼內行:張總你懂我。

一款不能夠讓學齡前兒童玩明白的遊戲,不是好遊戲。

雷君和張超陽兩個牛逼的高人,居然就此問題爭論不下。

張超陽甚至說了一句負氣的話:「把我惹毛了,我就讓手下的程序猿把遊戲數據改了,你隨意我無敵,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雷君反問道:「你這還是玩遊戲嗎?」

張超陽理直氣壯地說道:「我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玩遊戲,而不是讓遊戲來玩我。」

「你們兩別吵了,各有各的玩法,互不干涉就行了。」

陳飛揚被張超陽的話提醒了,腦海里有了靈感。

他對雷君問道:「現在WPS95也開發完了,劍俠情緣也發布了,接下來做什麼項目,你們想好了沒有?」

雷君攤攤手:「大家的想法很多,但似乎沒有什麼特別亮眼的主意。

求總的意思,是想繼續深挖WPS,爭取一年一個新版本,我覺得這種速度太瘋狂了,完全沒必要,三五年推出一個新的就差不多了。

把精力全都放在這方面,太不划算了。」

陳飛揚說道:「我這裡倒是有一個方向,你開一家網站,專門圍繞單機遊戲做文章。

提供業界動態,遊戲補丁下載,遊戲攻略秘籍,甚至還可以搞國外遊戲的漢化工作。」

雷君感到眼前一亮,這個想法很好啊。

現在的遊戲市場,引領潮流的是幾大雜誌媒體,大眾軟體,大眾遊戲,電腦報等等。

說到底,還是因為現在的計算機價格昂貴,操作對小白來說也不夠友好,導致主要的玩家群體都是經濟比較穩定的成年男人。

這些雜誌就是針對這個目標群體,做得很專業。

目前還沒有一家網站,能夠達到這樣的水平。

陳飛揚繼續說道:「你可以成立一個工作室,把各大雜誌比較大牌的的特約作者都簽下來當撰稿人。」

這些特約作者大多數都是兼職,跟寫小說的作者類似,寫好稿子再去投。

現在給他們提供一份額外的收入,沒有人會拒絕的。

。 此時此刻,獨孤雁整個人被八條蜘蛛腿帶着懸浮在空中,之前盤膝狀的雙腿已經舒展開來,四肢自然下垂,看上去整個人都充滿了一種邪異的感覺。

忽然間,一道呻吟聲傳出。

獨孤雁緊閉的雙眼正在緩緩睜開,美眸內儘是一片迷茫之色。她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是覺得自己一直在極度的痛苦中忍耐著、承受着。

當極度劇烈的痛苦突然消失時,一種難以名狀的舒爽瞬間傳遍全身。痛苦可以承受,但當極度痛苦之後的舒爽來臨時,她整個人終於陷入了沉沉的昏睡之中。

獨孤雁再次恢復意識時,眼前一片朦朧,像是籠罩着一層白紗,各種感覺漸漸回到身上,伴隨着神志的逐漸清醒,她眼前的景物也逐漸變得清晰起來。身體說不出的舒服,似乎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只有背後有些癢,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自己背後延伸出去似的?

她能感受到泥土的濕潤,也能感受到周圍空氣的吹拂,可獨孤雁卻隱約發覺,似乎有什麼變得不一樣了。

兩黃兩紫,四個魂環圍繞着獨孤雁的身體上下律動,那第四道紫色魂環看上去極為明顯,紫中透亮,遠比起第三個魂環還要醒目。襯托著獨孤雁赤裸的嬌軀看上去極為明顯,她背後那八條三米長的巨大蛛腿依舊存在着,讓其看起來就像一隻美人蛛!

「雁姐。」白沉香與葉泠泠忍不住叫道。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剛剛蘇醒,意識還有些模糊的獨孤雁一驚,下意識的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到正抬頭仰望自己的幾女,「你們…怎麼看上去矮了那麼多?」

此時獨孤雁的身體是在四根蛛腿的支撐下懸浮在空中的,足有兩米多高,看起來自然是居高臨下了。

「那個,雁姐,你看看你的背後……」白沉香伸手指了指她的後方,提醒道。

「我的背後?」獨孤雁下意識的扭頭一看,入眼的是蜘蛛腿一樣的東西,頓時嚇了一大跳!

「這是什麼呀?!」

獨孤雁驚慌失措,而此時那蛛腿本身也能算作是她身體的一部份,所以隨着意念一動,那蛛腿自然收起,獨孤雁整個人立刻失去了平衡,一下就從空中摔了下來。

「雁姐,別緊張,我想那應該就是老師所說的外附魂骨了。」葉泠泠提醒道。

「外附魂骨?!」

果然一聽這話,獨孤雁暫且冷靜了下來。

「雁姐,我覺得你現在還是先穿上衣服吧。」白沉香在一旁提醒道:「老師和龍公前輩暫時離開,興許一會兒就回來了。」

獨孤雁這時候才發現自己渾身清潔溜溜,頓時小臉一紅,嗔道:「…我怎麼會變成了這樣?你們誰把我的衣服脫了?」一邊說着,一邊趕緊從手鐲狀的魂導器中取出衣服,開始穿上。只是穿褲子的時候還好,但是,當她穿上衣的時候卻出現了問題,那背後長出的八條蛛腿尖刺,讓她根本沒辦法穿上上衣,頓時傻眼了。

「這個該怎麼辦?」獨孤雁手拿着上衣愣在了原地。

好在這時候,還是見多識廣的蛇婆開口說道:「別急,魂骨都是能夠收放自如的,你嘗試着用心感應,用意念控制它收斂起來!」

「我試試看。」

獨孤雁站在原地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她開始嘗試着與自己後背上的八條蛛腿溝通,漸漸的,原本還在無意識擺動的八條蛛腿,逐漸停止了下來,然後開始靜止不動!

現場眾人都好奇的看着,寧榮榮眼見獨孤雁許久沒動靜,八條蛛腿沒有再亂動,知道沒危險后,走上前去近距離觀察,末了還好奇地摸了一把。

只是,這一摸就出事了。

「啊!」

寧榮榮只覺得右手瞬間失去了知覺,緊隨而至的是劇烈的疼痛!頓時讓嬌生慣養的她,發出了一聲慘叫。

眾人被慘叫聲嚇了一跳,轉頭望去,只見寧榮榮右手上已經變成了一片紫色,而且表皮似乎已經破了,正有黑水流淌而下,一股黑氣順着她的手臂飛速向上延伸著。

「不好,她中毒了。」

經驗老道的蛇婆臉色一變,趕忙上前來到寧榮榮身邊,一掌直接拍在她肩頭,用自己渾厚的魂力幫她壓制着侵入體內的毒素。

「中毒了?!泠泠,快!」白沉香趕忙道。

其實不用她說,葉泠泠也是早已經召喚出了自己的武魂九心海棠,只見一朵白色的美麗小花浮現,隨後分出一片葉子,緩緩地落在寧榮榮身上!

頓時令寧榮榮痛苦的臉色一緩,那股順着手臂向上眼神的黑色氣流頓時停止蔓延,但是,也就只能這樣了。九心海棠只有治癒傷勢的能力,並沒有解除毒素的能力,或者說主要是治癒傷勢,對於毒素雖然有一點小作用,但是作用不大。

寧榮榮所中的毒素顯然非常恐怖,不是她的九心海棠能夠解除的。只能像現在這樣暫時控制毒素不擴散,先暫時吊著命。

「這可怎麼辦?」蛇婆有些束手無策了。她倆夫妻雖然也是用毒的,但卻並不意味着會解毒,這是兩個概念。就好比賣菜刀的不一定會打造菜刀。

這個時候,獨孤雁也被寧榮榮的聲音驚醒,當她看到她中毒的樣子后,也是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兒了。

「這可怎麼辦,我也不會解毒啊。」

獨孤雁雖然是玩毒的,更是祖傳碧磷蛇這種劇毒武魂!但是這並不意味着她會解毒,要不然也不會連自己中毒都不知道了。

如果這毒是她自己的毒還好一點,因為考慮到可能會誤傷隊友,所以肯定有解毒的辦法,但是這個八條蛛腿上面的毒,她就沒辦法了。

畢竟她自己也對這東西迷糊著呢,缺乏了解!

正當眾人束手無策的時候,在遠處暗中用見聞色圍觀許久的海明威終於忍不住了,用見聞色將自己的聲音傳入獨孤雁的腦海中道:「笨蛋!你這個魂骨出自人面魔蛛,那麼理當會有吞噬之能,用你的意念控制八條蛛腿,將她手臂上的毒素吸出來就好了!」

一聽這話,原本正焦急不知所措的獨孤雁頓時恍然大悟,也來不及思考為什麼他的聲音會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中,趕緊用意念去控制八條蛛腿,想按照他教的方法為寧榮榮解除毒素!

。李存勖最初是用「詔書」的形式下達給南吳,通告後唐取代後梁的消息,而南吳拒絕接受,逼着李存勖換用平等地位的國書,抬頭是「大唐皇帝致書於吳國主」,南吳才接受,並以同等措辭和禮儀回復,回信稱「大吳國主上書大唐皇帝」。

沒有認慫,沒有裝孫子。只承認平等的外交關係,堅決不向李存勖稱臣。

《五代十國往事》第402章權力的遊戲2 七尋也是無語,人家明顯要的是小呦呦嘛,關她什麼事了?

不過既然二哥叫了,她還是利索的跳下馬車,跑到前頭,一臉笑容的問:「嗨,幾位,找我的嗎?啥事?」

那幾位武士原本不想廢話,直接搶了呦呦,再殺人滅口,然後走人的,結果猴哥說完話,他們便發現,自己動不了了,一時心中也是驚駭。

等到七尋跑到前面來,為首的那人倒是能動了,但此時,雖能動,卻半點不敢動。更不敢輕易答話。

就聽猴哥直接指著為首的武士,對七尋道:「揍他!」

七尋:…….

不是,二哥,咱兩的位置是不是搞錯了?

不應該是我遇上壞人,然後回頭一聲招呼:「二哥,干他!」然後二哥你就衝上去就是幹嘛?

七尋一臉懵逼,整個人都不好了。

猴哥才不管:「你練了那麼久的刀,總得實戰一下吧?好不容易遇上個實戰的機會,而且這人的修為剛好合適,這麼好的機會,到哪找去?趕緊的,揍完我們還得趕路呢。」

七尋趕緊擺手:「二哥,分工錯了啊。」

這就不是我的事!

想我晏小慫,不,晏從心,向來都是退居幕後運籌帷幄的人,挽袖子自己干,那不是我的人設啊親哥。

再說了,我才鍊氣三層,頂多就是個一品武士巔峰的境界,你讓我直接去干二品武士,是不是不太適合?

越級挑戰,是我這種靠腦子吃飯人應該乾的事?

結果她不沒來得及強烈抗議呢,就被猴哥以靈力一把抓起,向那武士砸了過去。

七尋:!!!

陸沉詞目瞪口呆中,就聽到一聲慘叫:「二哥,你從此失去你的親親小尋了啊!」

本來還被猴哥嚇的心跳都停了的陸沉詞,被這一聲慘叫頓時弄的哭笑不得。

都這會兒了,這兩小祖宗還鬧呢。

讓陸沉詞意外的是,那七尋雖然嘴上叫的特別慘烈,但她人還在半空中,手上已經出現了一把刀,慘叫聲未落,人已的穩穩落在那武士面前,雙手橫刀,擺出攻擊的姿態。

猴哥對那武士道:「贏了她,你能活命,否則,你們都得死!」

那武士此時也鎮定下來,知道眼前那紅衣少年說的話,絕不是開玩笑。

再打量了一眼面前盯着他的女童,雖然看不出她的修為,卻也知道,這女童絕不是沒有修為的凡人,更知道,那少年是把他當成了這女童的磨刀石,如此,這女童的修為,應該不會比他高。否則沒必要讓這女童來拿他祭刀!

所以,他有活命的機會。

倘若是那看不出深淺,但卻能禁固住他們所有人的少年出手,他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武士也是果決之人,想通后的第一時間,便向七尋攻來。

七尋也做出了防備,在武士攻來的那一瞬,便揮刀迎了上去。

後面的馬車上,靈舟和扶蘇聽到七尋慘叫后,趕緊跑了過來。而靈素和靈玉,也抱着變成貓的小白虎,拉着李初,趕過來看情況。

見七尋和人交手,當即提起了心。

正坐在扶蘇肩上的五行靈驚喜道:「咦,可以看打架啦。」

一邊說,一邊摸出了瓜子。

扶蘇無語,好在自從陸家夫妻出現后,五行靈便不再顯身,因此別人也看不到她,哪怕這會兒嗑著瓜子呢,她也知道不能叫人看見,早給她自己周身設了禁制。

不過扶蘇還是知道的她在幹什麼的。

「靈靈,小尋會輸嗎?」

「不知道呀。應該不會吧,要不然,二哥哥也不會讓她打架呀。」

說的也是。

扶蘇聽了,這才放心。

有二弟壓陣,總歸不會讓小尋吃虧的。

便便專心看起七尋和那武士交手。

七尋此時心中苦的很。

她是為練手,可人家武士卻是在拚命啊。兩人之間,又有着品階的差距,那武士招招都是殺招,七尋只能苦苦支撐。

好在三品的武士,其實更多的是肉身相搏,還沒到宗師境的武士,和鍊氣士最大的區別是,他們沒有法術,這倒是給了七尋喘息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