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兩關的青銅寶箱主要掉落精良級紋章,裝備圖紙、藥劑圖紙、還有一些普通級別的技能書。

Home 未分類 前兩關的青銅寶箱主要掉落精良級紋章,裝備圖紙、藥劑圖紙、還有一些普通級別的技能書。

最後的白銀寶箱則要豐富許多。

兩套火焰征服者。

兩套神火首飾。

物理一套。

法系一套。

倒是沒有明確的職業區分。

但李維在之後的過程中就很少有像第一次那樣直接爆出兩件稀有部位,基本都只有一件,而且重複居多,火焰征服者他現在只爆到三件不同部位。

至於神火首飾。

爆率更低。

眼下兩套加起來也只爆出來三件。

白銀寶箱中掉落更多的還是各種高級別材料和道具,紋章、技能書、寶石、甚至是符文之語。

運氣好,還能摸到稀有級寶石。

一顆就上萬。

李維更是從寶箱中獲得了一本稀有級技能書。

【隕石術】

【技能書】

【類型:主動】

【級別:稀有】

【消耗:500點法力值】

【冷卻:三分鐘】

【說明:吟唱咒語后,召喚出一顆火屬性隕石從高空砸向敵人,對10×10範圍內的敵人造成魔攻950%的元素傷害,隕石會在區域內留下一片持續燃燒的火海,對敵人造成每秒魔攻110%的持續元素傷害,持續30秒,技能釋放時無法移動】

……

技能分品質。

同裝備一樣。

普通、精良、稀有、完美,乃至傳奇。

技能的等級則是隨玩家自動成長。

李維目前擁有的六個技能,都只是普通級別的技能,雖然升到三階,但效果還是一般。

而跟他手中這本隕石術比起來更是天差地別。

高達950%的魔攻加成。

簡直可怕。

說是當前版本的最強輸出技能也不為過。

而且還是群攻!

李維完全能想象出這技能一旦在群戰中釋放出來的結果,足以扭轉一場小規模團戰的局勢!

先留著。

李維沒有自己學習。

玩家三階后就無法再獲得新的職業技能,只能依靠技能書。

但是有上限。

玩家一共就只有三十個技能欄位,主動技能和被動技能統一計算。

因此,技能也不是亂學的。

特別是李維擁有了魔戒之後解鎖了全職業的學習限制,更要仔細挑選技能搭配。隕石術的輸出能力固然爆炸,然而李維卻從未想過要走法師路線。

這本技能書給他學習估計也用不了多久。

遲早要吃灰。

不如等招募到法系變異單位之後,專門培養一個輸出,也是將收益最大化。

話說回來,李維忽然想到魔戒的升級需求。

他當即看了一眼。

吞噬:1896。

剛好是通關24次秘境的怪物總數量,解鎖的進度已經達到了五分之一。

還是很快的。

……

休息一番。

李維就要再次進入秘境刷他個昏天黑地。

這時。

北方礦區傳來了一些不同尋常的動靜。

李維建造了四座採石場在那邊,每座工廠有五名工人,不分黑天白晝的工作,平均每天的效率能產出近三百單位的石料,和一百單位的金屬原礦。

勉強能維持領地的需求。

主要是因為工人單位還是一階低等白骨,等它們成長為二階的職業礦工后,效率還能提升。

而就在剛剛。

一座採石場忽然失去了跟領地的聯繫。

怪物襲擊?

李維眉頭微皺,心生猜測,那邊他是已經摸查好了的,方圓十里內都沒發現過怪物蹤跡。可眼下採石場突然失聯,明顯是遭受了外部力量的襲擊。

李維當即清點隊伍。

前往礦場。

趕到那座失聯的採石場的位置后,李維只見一地狼藉。工廠被破壞,已經開採好的礦石原料都散落一地,五名工人全都遭遇不測,只剩幽幽魂火。

「這是什麼?」

李維看到地上有大片的濕潤痕迹,像是某種生物爬行過後留下的黏液,散發著惡臭,在一處有過打鬥痕迹的角落,他還發現了一些像魚鱗的東西。

【滑溜溜的鱗片】

【材料】

【級別:普通】

【說明:風暴海妖的鱗片,可以用於製作】

……

「海妖……?」

李維疑惑的看向遠方。

海妖不是海洋生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還莫名襲擊了他的採石場。

幸好。

李維將四座採石場都分散建造在不同的礦區。

本意是增加效率。

卻是讓其他三座採石場躲過了這場無妄之災。

召喚骷髏!

他帶來的兩名亡靈法師開始施展技能,從零碎的骸骨中重新召喚出新的低等白骨,只是這樣一來成長值卻是清零了,它們的經歷要從頭開始累計。

李維注意到。

採石場中的工具和石料都沒有減少,包括開採出來的鐵、銅金屬原料也都還在。

似乎。

這群海妖生物就是為了單純的搞破壞。

查。

李維肯定不能善罷甘休。

地上有海妖留下的清晰痕迹,他當即率領著隊伍一路追查下去。

一直追出去將近二十里地。

周圍山勢愈發高聳,儼然來到了北方山脈的深處,海妖的痕迹沒入一條幽邃的山谷之中,李維繼續追蹤,但剛一進入山谷,他就感覺到了不對勁。

有風。

風中摻雜著一股濕鹹的氣息。

是海風。

耳邊已經能聽見隱約傳來的浪濤聲,李維起初還不確定,以為那是某種怪物的吼叫。然而隨著逐漸深入山谷之中,他愈發肯定自己的猜測。

山的那邊是海!

「哇啦哇啦……」

前方忽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李維命令隊伍止步,他熟練的翻身乘坐到石像鬼的背部,由它載著自己飛入空中。

前進不遠。

李維的視線中出現了一群正在移動的怪物。

那是一群走路搖搖晃晃的的不死者,就像剛從水裡撈上來的一樣,渾身濕漉漉的,細看又發現那並不是水,而正是使它們在路上留下痕迹的黏液。

在它們前方帶隊的正是一群魚人生物。 作為花之國五大將門之一,王家府邸的豪華不比萬國皇宮差多少。甚至那些傳承數百年的磚石、牌匾更具三分底蘊味道。

整個王府東側是一個碩大的兵營,裡面有著上千名士卒,而這些都是王家的私軍。

「紅,你的氣息越發可怕了!」

一揮手,在門前等待的王直驅散了青椒。而這位八寶水軍棟樑也沒有絲毫不情願,笑嘻嘻的離去。

「老師,青椒首領這是?」

紅王十分疑惑,不論怎麼說青椒也幫王直接待自己,就這樣把人趕走真的合適嗎?

「別多想,今天是青椒孫子的生日,接你只是順路。」,王直開口,而紅王臉色一紅。

「啊,這倒是沒有聽說。」,他瞬間恢復過來,一掃之前的尷尬。

今天竟然是老蔡的生日,這到時有意思多了。

「走吧,進去再說。」

揮手招呼紅王一行人,王直早已讓僕人準備好茶水點心。

……

走在王府的花園中,這裡有著蘇州園林的小資情態。

而上次紅王還沒看到這些風景,故而他眼神疑惑的看著自己的老師。

「是我那小女兒自己玩耍的,這丫頭也不小了,但依舊喜歡胡鬧。」

王直開口解釋,紅王心中疑惑一掃而空。

「哈哈,老師,王薔這丫頭的設計水準可算得上世界前列,有這樣的女兒,你還不滿足啊!」

作為將門,王直海軍元帥級別的實力在整個花之國都能算得上前十。而他也有二子三女五個孩子。

前次來到這裡祝賀時,王直的部分子女並不在家,這個小女兒王薔就是如此。

值得一說的是,這位小女兒並非是王直加入洛克斯海賊團之前所生,而是其在洛克斯海賊團覆滅后剩下的孩子。其年齡比起紅王還小上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