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

Home 未分類 是的。

見識過莫仙的靈識后,羅青山已經明白,莫仙所走的不朽之路或許與其他修鍊者不同。

他修鍊的極有可能是輪迴之道。

百世輪迴,經過百次輪迴的磨滅,他的靈識依然能完好無缺,不受到任何的損害,並能尋找回以往的底蘊。

可見,這莫仙老怪,在輪迴中琢磨出一絲玄妙,他的靈識之中,已經蘊含著一股不朽的味道。

儘管只是一絲玄妙。

但,卻讓羅青山很是震驚。

百世布局,果然是有點東西。

以羅青山如今的修為,他很快就能推演出莫仙老怪的道路。

「藉助輪迴之力淬鍊靈魂最核心的靈識,若靈識不朽,誕生的不朽之光足可以讓靈魂晉陞不朽。」

「難怪老一輩的煉道師,都相信莫仙的話。」

很快莫仙的靈識,也陷入了自我保護狀態,混元一體,外力根本接觸不到他靈識最核心的印記。

「百世輪迴的人,我如今磨滅不了。」

羅青山搖了搖頭,一股莫名的力量降臨,接引之力越來越強大,以他現在的力量抵抗不了這股接引之力,很快莫仙的靈識被吸納進入輪迴,前往某處他預留的後手處投胎轉世。

羅青山也沒有阻止,他在靈識之中依附了一絲功德之力,這股功德之力已經侵染了他某種秘法,隨著莫仙靈識深入某世界的地府,他感受到的信息越來越多。

但很快就受到了干擾,陷入了暗黑中,信號中斷。

「陰天子神職,終究是我建立摸索出來的,只能在玄黃這一畝三分地上,有所建樹,真正影響不到其他時空位面。」

「所以,我在輪迴中的權柄很微弱,接觸不到更深層次的輪迴奧妙。」

思索中,羅青山一路回到了地球。

此時的【盛天】集團大廈,很熱鬧,大量的特殊戰鬥人員被已經堆積在這棟大廈,正在調查剛才發生的事兒。

「這幾個老怪物的遺產倒是豐富,閑來無事,倒是可以製造幾尊傀儡靈身於地球,鎮守此地,等待不朽光芒的出現。」

吸納了這些老怪物的記憶片段,羅青山製造出七位傀儡靈身,取代莫仙他們七位在永生會的地位,成為永生會的首腦。

「天地靈氣誕生,並不是好事。」

「靈氣誕生,伴隨著一系列的詭異事件。單純詭異事件危害不高,可是製造的恐慌,引發的社會混亂,已經超越了力量本身。」

「所以,好好經營這個宇宙,那天找點科技側技術投放在地球,也能解決你們的焦磊,至少能讓你們活數百萬年。」

羅青山說完,虛空寫了兩個字。

絕法!

隨著他的字落下,首先消失的是詭異,以及某些詭異的物品。

很快,某些擁有異常能力的人,他的力量正在漸漸流失。

很快,這天地再也不能擁有異常能量。

這造成了很多人的不適應,甚至,一些異常能力的非法強者,正在囂張跋扈,進行破壞行動,殺戮世俗的武裝力量,結果悲催了。

喪失了能力的他,當場被人砌生豬肉,被人打得他母親都不認識的豬頭,驚恐萬分之餘,內心充滿著失落感。

不止是他,有一些擁有飛翔能力的異常強者,差點摔成肉醬,幸好他覺察不妙,在能力徹底消失前,安全降落地面。

這也是羅青山考慮周到,讓他們撿回了一條命。

能力漸漸地消失,強者消失得慢,但是在三天之後,地球恢復最初的模樣。

剛剛誕生的靈氣復甦流,就被人按下停止鍵。

反應最激烈的就是永生會。

很多人加入永生會,就是為了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才為之貢獻。

現在力量消失了,老子還倒給你錢?發夢吧!

很多富豪立即反叛,暗殺、雇傭兵襲擊,就是想要將傳說中永生會七位長老給滅了。

結果悲催了。

先不說,這絕法是羅青山寫的道令,就算不是,作為半生物態,半智械態的傀儡,強大的肉身就足夠讓他們喝一壺。

羅青山可不管他們,直接用詛咒將他們控制,敢出頭的就要做好被殺雞儆猴的準備。

「不朽光芒,今年之內,必定出現。」

羅青山通過傀儡製造大量的儀器,將整個地球都監視起來。

莫仙也有不擅長的一面,而羅青山獲取了時雨巫師的記憶,將這偉大的鍊金術師的記憶得到,結合煉器之道,他對於器道的掌控能力,在玄黃可謂數一數二。

「當星光落入地球之時,就是我捕抓到你之時。」

羅青山再次回到了玄黃大世界。

天機閣,弔掛在天機島上的天機鐘敲響。

鐘聲響起玄黃時空,這屬於大賢者莫仙的榮耀。

無數真宗弟子默哀。

鎮守在域外的弟子,在九聲天機鍾落寞后,不少弟子露出笑容。

「這老傢伙,終於離開了玄黃。」

「再次輪迴,不知是敵是友?」

「執掌玄黃的舵手已經換人,仙道大世界的最終徹底消滅了。」

「這一次,再次向不朽之路發起衝鋒,吾等不會再畏縮不全。」

「道體的出現,彌補了六煉凡胎最後一塊缺憾,作為曾經的武者,武道之心依舊在我內心沸騰。」

「對,無論鍊氣,還是武道,道心向武,吾等就是武者。」

諸多弟子氣息浮沉,終於露出他們的真面容。

「玄妙,太不小心了,竟然被莫仙這老怪物發現。」

「放心,我已經感覺到她的氣息,這一世,她投胎轉世了一戶好人家,也解決了宿慧的問題。」

「闊別千年,再世為人,玄黃還是玄黃。就是不知道,玄黃還是吾等認識中的玄黃否?」

一道道的氣機出現,從玄黃各大宗門統治的界域暴露。

「不管他們認不認識,老祖的意志還在,吾等就是玄黃中人。」

「老祖的意志提前覺醒,比吾等預設的快很多。」

「這一次,吾等歸來,目標是…深淵…詛咒…還是洪荒……」

「為何要分目標?吾等鍊氣士,煉天,煉地,煉道,煉神,煉仙,煉妖,又有何不能煉?」

「混元宗的掌教,口氣很大,還是想著如何恢復你們混元宗元氣再說。」

「無妨,只是防備著莫仙,這老陰比搞事罷了,如今,莫仙已去,玄黃必將再次回歸吾等統治的時代。」

「莫要說大話,莫仙走了,羅青山鎮壓玄黃氣運,爾等莫要惹了這尊神才是。」

「哼,黃毛小兒……」

「黃毛小兒?莫仙三十世道行,依舊被他剁了,看你道行,如今的道玄掌教是否讓你回歸太玄道宗都是問題。」

「諸位,既然睡醒了,各自取回自身的道行才是。一月後,吾等真宗聯盟會見。」

「真宗聯盟會見。」

天發殺機,斗轉星移,地發殺機,龍蛇起陸,人發殺機,地覆天翻。

亂象!!!

羅青山穩坐玄黃帝國皇宮,眺望天機,感受道韻交織。

就在莫仙死亡消息傳來,這玄黃的天機出現亂象。

「真是可笑。」

「回來了,就乖乖按照新規矩來。」

「不然,我送你走輪迴路,陪莫仙上路。」

「諸位前輩,時代變了。」

羅青山輕聲說道。

話音很小,很小,卻在冷清的皇宮回蕩,也在這玄黃時空回蕩。

盤踞玄黃帝國皇宮的氣運金龍,緩緩睜開一線眼,金光璀璨,斗射天道深處,彷彿在交流般。

很快,達成了一致。

此時,正值萬象初開,天地革新之際,對付亂象的最好辦法,就是快刀斬亂麻。

天下,大勢,氣運,以及主宰,是打出來的,不是讓出來的。

羅青山定下來的線路,未來五百年,一玄黃晉陞不朽位面,二他羅青山晉陞永恆不朽者。

任何偏離路線者,殺無赦。

他不是莫仙這老陰比,但羅青山的劍刃之下,還沒有斬不斷的腦袋。

「歡迎回家,也歡迎入座。」

羅青山笑了,笑得很開心,終歸是一件好事,人多了,大家庭才熱鬧。

7017k 鬼子想打而又不打。

這個態勢,在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前,會形成一種常態。

八路軍所有的根據地,都要做好戰爭時刻來臨的準備。

周小山也是通過大衛的情報。

才明白為什麼第14師團覆滅,鬼子沒有急於報復,而召集在一起開會。

因為近衛文麿內閣,集體辭職了。

近衛內閣是在一九三七年六月上台的,僅僅一個多月,盧溝橋事變爆發。

最初的近為文麿,是反對戰爭擴大化的。

在佔領南京之前,跟國民政府的談判,條件都是非常優渥的,只是擴大化了華北和上海的非軍事區,要求老蔣反共。

差點一點就簽字了。

隨著戰事擴大,近文發現日本國內民眾對擴大戰爭的呼聲很高,天皇也渴望將士建功立業。

他也摒棄了當初不大擴的戰事的聲明,開始在國內「精神總動員」,向國民灌輸「盡忠報國」,「征服世界」的想法。

在徐州會戰以後,日本方面即決定於當年秋季進行「漢口作戰」:所有在中國大陸作戰的部隊停止回國調動,國內繼續動員增兵40萬人,並拿出32.5億日元的作戰費用預算。

漢口,廣州,雖然拿下了,可日本國內差點把最後一個師團,近衛師團都派到中國去了。

近衛文麿個人覺得,戰爭進入新形態了,或者說他自己花光了國內的錢,還有一種說法,是他個人能力控制不住局面了。於是提出了總辭職。

其實日軍華北方面軍司令官寺內壽一作為制統派大佬,跟近衛首相關係並不好。

在內閣和國民政府談判的時候。

寺內壽一在北平成立「中華民國臨時政府!」

簡直就是對著干。

當然,對著乾的不止寺內壽一一個人,日本如果跟國民政府談判成功,意味著日軍大幅度退兵,傷害的是整個皇軍將領的利益。

可是真正近衛下台的時候。寺內壽一還是挺懷念整個內閣的,至少他覺得近衛很識時務,也做了很多支持軍方的工作。

好在日本國內是鐵打的天皇,流水的內閣。

近衛內閣總辭職,沒有亂多少時間。

新上來平沼騏一郎,蕭規曹隨,同樣支持軍部對支那戰事的擴大。

針對戰事,在國內做了新一輪的戰爭動員計劃。

上海的土肥原賢二,張家口的酒井隆,都在叫囂著14師團不能在蠢貨手裡終結。

皇軍應該給山東八路足夠的教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