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一個人就這麼厲害,那其他沒有動彈出手,一直冷眼旁觀看戲的其他人呢?

Home 未分類 白虎一個人就這麼厲害,那其他沒有動彈出手,一直冷眼旁觀看戲的其他人呢?

威尼斯餐廳的經理不傻。

他低估了這夥人的實力。

從白虎魔鬼一般的手段來看,恐怕這些人壓根就不是什麼普通的流氓地痞。

想到這裡,威尼斯餐廳的經理只能後悔。

沒事放什麼狂言妄語?

沒事為什麼對這些魔鬼冷嘲熱諷?

但後悔也無濟於事。

此刻,只能先安撫,等上邊叫人來處理……

威尼斯餐廳的經理低下頭,只是給了不遠處一個服務員使了個眼色。

服務員微微頜首,小心翼翼地向二樓貴賓室走去。

白虎等人看到了,不過直接無視。

無所謂。

反正誰來都一樣。

招惹了尊上的小姨子,那就必須道歉求饒!

狠狠的那種!

這邊。

虛與委蛇的威尼斯餐廳的經理,並不知道自己那點小心思,完全就是昭然若揭。

白虎只是配合他的演出罷了。

就在威尼斯餐廳的經理煎熬等待中都快遭不住的時候,準備打電話給李瀟瀟道歉的時候。

忽然。

二樓傳來一陣騷動。

呼啦一下。

一群人從二樓下來。

這些人面容嚴肅,西裝革履,看著氣派得不行。

為首的中年男人大腹便便,臉上全是橫肉,看著就不好惹。

他是威尼斯餐廳的分店長。

分店長風風火火地帶著一群部下走過來,氣勢洶洶地盯著白虎,「你們是什麼人?」

「膽敢來我們威尼斯餐廳惹是生非?」

「你知不知道,我隨便一個電話,讓京城總部發話,你們這些人一個也別想好過?」

話音剛落。

威尼斯餐廳的經理,彷彿就看到了救星一般。

他直接是爬起來,一溜煙鑽到了分店長背後,眼神陰鳩地開始告狀,「店長,就是這群不知死活的王八蛋!」

「他們故意搞事情!」

「還要我給一個底層主播道歉!」

「而且那個主播,還是和騰飛娛樂對著乾的!」

登時。

分店長的臉色一變。

威尼斯餐廳之所以能在這裡開的紅紅火火,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騰飛娛樂的支持。

一個小主播,和騰飛娛樂對著干?

那經理幫誰不言而喻。

「嗯,你做的很對,沒有錯。」

分店長讚譽地看了眼經理,隨後挺起胸膛,盛氣凌人地說道,「你們這些垃圾,就是為了給那個小主播出頭?」

「所以招惹我們威尼斯餐廳這個龐然大物?」

「店長,這群人很能打!」威尼斯餐廳的經理忍不住低聲提醒道。

能打?

頓時,分店長就笑了。

他和經理的那點不值一提的許可權不一樣。

他的許可權很大。

所以直接一個電話撥通,說了兩句后,就直接掛斷。

然後憐憫地看著白虎,「你們現在束手就擒,我還能給你們留個全屍。」

「如果執迷不悟,死無葬身之地。」

「我說的!」

白虎聽了,還沒有什麼反應。

但後邊的一眾天神殿精銳,卻是忍不住笑出聲來,「哇哦,這就是傳說中的打了小的,來了老的?」

「小說誠不欺我。」

「嘖嘖,真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啊。」

「不對,這叫蛇鼠一窩。」

聽到這些垃圾的冷嘲熱諷,分店長瞬間臉色就冷了。

他冷漠地說道,「既然你們執迷不悟,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威尼斯餐廳的經理,此刻有了依仗,頓時囂張起來,「喲,你們這群廢物,不是挺牛逼嗎?」

「繼續狂啊!」十多歲的時候,嬌嬌在秦州住了有一個月左右。

樂陽郡主很是喜歡這兩個小丫頭,加上嬌嬌好武,又頗像年輕時候的樂陽郡主,這祖孫兩便很是合得來。

祖孫兩見面后,樂陽郡主慈愛的摸著嬌嬌的臉問道:「你怎麼來得?弟弟妹妹有沒有來?你爹娘呢?」

……

《鳳臨朝》番外:盛景(二十六) 接下來的一天是周日,但陳爭一直都在宿舍碼字,沒有聯繫朱亞男。

他其實是不敢聯繫她,怕被她一頓劈頭蓋臉的罵,自討沒趣。

碼字休息的時候,他鬼使神差地,開始在網上搜索複試英語攻略,試著練習自己的口語發音。

他試過之後才發現,原來朱亞男提醒得很對,他現在說一些簡單的常用的英文問題不大,可是稍微陌生一點的單詞就說不順暢了,彷彿喉嚨里卡了一根刺,一說就渾身難受,彆扭無比。

如果以他這個水平去參加面試,恐怕連打過招呼的面試官都不好意思給他打高分。

他本來口語水平就爛,又丟了將近十年時間,現在能說得好才怪呢。

而且,他對說英文有一種莫名的恐懼,讓他在陌生人面前說英語,他總感覺特別緊張、彆扭,本來也就三四成水平而已,一緊張,能發揮出一兩成水平就不錯了。

另外,面試官還有可能讓他用英語聊一聊金融專業的知識,如果真這樣,那他就更懵逼了。

其他人可以在筆試成績出來之後再準備,而他還真不行。離筆試成績出來還有一個多月時間,這段時間他如果不利用上,英語口語很難有很大改善。

專業課也是如此。

複試題目一般更加有深度,而金融專業的學生聽了老師四年的專業課,自然也聽到了老師講過一些超越書本上寫的金融知識,這些知識是老師獨到的理解,從書本上是很難悟來的。

作為一個跨專業考研的人,陳爭從未聽過老師授課,所有知識都是從書本上,或者習題冊上死記硬背得來的,如果不經人點撥一下,專業複試可能會很吃虧。

想要提高複試專業成績,眼下只有兩個選擇,一是找專業導師點撥一下,二是繼續深入學習專業知識,將複試的題型研究透。

不管專業課筆試還是英語口語面試,他的複試複習之路都不簡單。

想到這裡,陳爭一時間竟有些迷茫了,不知道從沒什麼地方開始。

「算了,老老實實從練習發音為主吧。」

陳爭在網上找來最基本的英語國際音標,然後又找來一個幼兒英語教學視頻認真學了起來。

下午時分,門口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陳爭不知來者是誰,忙起身跑去開門,打開門之後發現居然是朱亞男。

「我是來監督你複習的,看你一臉緊張,不會是在搞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吧?」

她看上去很正常,似乎一點也沒有被昨天自己的過分行為所影響。

她很自然地走了進來,徑直來到電腦前。

「這是什麼?」她彎著身子看向電腦屏幕。

當看清楚屏幕里的內容之後,很不厚道地「咯咯」笑出聲來。

陳爭趕緊拿著滑鼠關掉正在播放的幼兒英語學習頁面,結果另外一個頁面頓時又出現在屏幕前。

居然是國際音標!

朱亞男笑著驚呼道:「你不會真從最基礎的學起吧?」

「就是好奇點開看了一下~」陳爭紅著臉支支吾吾說道。

一個合格的大學生,應該有正確讀出陌生單詞的能力。陳爭作為一個楚漢大學生,連最基礎的發音都不會,可真是夠丟臉的。

可陳爭確實連國際音標不懂,從初中到大學都是啞巴英語,英文單詞算是靠硬死記硬背,有些複雜一點的念都念不出來。

幾年後,校友雷布斯似乎比他更丟臉,一首「areyouOK!」火遍大江南北,幾乎讓華夏所以人都知道,原來楚漢大學畢業學生的英文水平可以這麼爛!

每次想到「areyouOK!」這一梗,陳爭心裡都會覺得好受一點,大佬校友的英文口語都這麼爛,自己也就情有可原了。

朱亞男忍住笑意說道:「行啦,我來教你吧,我教的應該比你看兒童教材視頻效果會好一點。」

她在桌上找到一個草稿紙,開始幫陳爭梳理基礎知識。

陳爭忙扶著她坐在椅子上,恭敬說道道:「朱老師,您請坐,我在一旁站著聽就行了。」

朱亞男也不客氣,一屁股坐下來,開始提筆在紙上寫著,認真幫陳爭講解英文的發音基礎知識。

陳爭一邊聽課一邊偷偷看著她的臉,觀察她的表情。

從進門到現在,朱亞男的表情一直都非常自然,彷彿昨天的事情就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

見她沒有找茬,陳爭心裡那顆懸著的石頭也就放了下來,誠心向她學習起來。

還別說,朱亞男講的思路清晰,輕重有度,讓陳爭很快搞清楚了很多多年未解之謎。

陳爭來自農村,初中所在的學生非常垃圾,教學質量非常差,他們的英語老師不認真教音標,只是在開學的時候隨便講了一遍,他當時就沒有學會。

雖然不會音標,但陳爭的英語成績一直很好,初中高中英語考試主要偏向於考語法,只要學會了基本的語法和單詞,考試照樣能得高分。

因此這個問題一直伴隨陳爭到大學畢業。

他一直沒太注意這個問題,但是現在要練習好口語,那這個問題就繞不開了。

他也不想將來有人用英文跟他交流,結果自己張著嘴一句詞說不出來,只能尷尬無比地憋出一句:「Areyouok?」

「你試一試根據音標拼讀這個單詞!」

朱亞男在紙上寫了一個比較複雜的單詞,讓陳爭試著念出來。

陳爭磕磕巴巴拼出來之後,朱亞男皺眉將他的錯誤糾正過來:「這個地方的發音應該是ê,不是,還有如果後面……」

陳爭虛心聽著,不斷修正記憶中的問題。

朱亞男隨後又出了幾個單詞讓陳爭念,無一例外都錯了。

他不僅發音不準,拼寫規則也一塌糊塗。

朱亞男很無奈地看著他:「我覺得你的英語基礎知識是體育老師教的吧?我都懷疑你英語考試是不是全靠蒙?」

「初中時代每次考試沒有下過90分,高考一百三十二,只要不讓我用英文對話,其他一切都OK!」

陳爭苦笑著說道,「你可能沒有見過英語老師上課用中文講課的,我的初中老師就是這樣。」

朱亞男以前只知道陳爭來自貧寒家庭,但不知道他求學過程到底有多不容易,吃驚問道:「你就是在這種學校考上楚漢大學的?」

「我應該是我們初中前後五年來,第一個考上重點高中並考上一本的,當時我在初中每次考試都年級是第一,可以甩第二名兩百分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