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這靈力還是有些作用的。

Home 未分類 看來這靈力還是有些作用的。

只不過好像對老人並沒有什麼用一樣。

看來老人的病還不是尋常的病,他得用其他的辦法才行。

他收回了自己的手,開始從他的藥箱中翻找一些什麼。

很快就找到了一味丹藥。

然後把它塞入了老人的嘴裡。

這才開始拿起銀針,在老人的身上施展了起來。

老人現在的情況應該是變成了植物人。

只不過又與植物人有一些不同。

因為老人似乎已經失去了自己的意識,或許是年紀大了吧!

可是她的身體卻又吊著一口氣在。

也就是靠著這口氣,老人才活到了現在。

以前韓風只是在別人的口中聽說了老人的情況。

卻沒有想到現在發現,竟然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

不過這對他來說,還是遊刃有餘的。

他靠著這顆丹藥要著老人的命,然後開始用銀針在老人的身上扎了起來。

畢竟銀針有活血化瘀的作用,所以韓風也想靠銀針,治好這個垂危的老人。

他小心翼翼地開始給老人身上扎針。

畢竟老人也是上了年紀的,所以韓風也不敢用太大的力氣。

怕到時候老人沒有治好,要是傷到哪裡了,那不就得不償失了嗎?

很快他把老人身上的穴位,全都扎滿了銀針。

這才讓他鬆了一口氣。

望向床上的老人,開始把自己的靈力輸送給老人。

現在老人的身體沒有任何的意識,所以韓風得蘇醒老人的意識才行。

門外的馬遠一臉著急的等待著。

在這裡走了幾圈,似乎一直放心不下。

「家主,你沒必要這麼著急。我看韓神醫的模樣,應該能治好老太太的病。」

陳晨倒是很佩服韓風。

畢竟看著他剛才的氣勢,在看著馬遠在他面前唯唯諾諾的樣子,陳晨心裡就十分的佩服。

可是無奈,自己說到底也只不過是一個下人。

馬遠聽到陳晨的話,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不過心裡依舊在思考這件事情。

「你說那個韓風靠譜嗎?該不會是什麼江湖騙子吧?」

馬遠顯然還放心不下。

雖然他也見識過韓風的厲害,可是畢竟只見過在別人身上的,所以自然也是有些質疑的。

陳晨無奈的嘆了口氣,這已經不是馬遠第一次詢問自己了。

「家主,正所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我們都已經相信他了,我們就在外面等著結果。況且韓神醫似乎有這個能力的樣子。」

馬遠當然是知道的,只不過裡面是自己的母親,他心裡還有一些擔憂罷了。

「那你先派人去準備一些好酒好菜,一會兒一定要好好宴請韓神醫才行。」

如果韓風真的治好了他的母親,他肯定也不會虧待韓風的。

畢竟母親才是他唯一的依靠,她自然是不想自己的母親出事的。

陳晨點了點頭,應聲便轉身離開了。

他早就不想在這個地方待下去了。

聽馬遠說那些話,他覺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起繭子了。

屋子裡的韓風已經取下了銀針,望著自己面前的老人,徹底鬆了一口氣。

現在應該是萬無一失了,所以他自然也是不用繼續擔憂了。

於是他把他的醫藥箱收拾了一下,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便走了出去。

本來就在門口等候著的馬遠看到韓風的事情,立馬迎了上去。

「韓神醫,我母親沒事了吧?」

韓風點了點頭。

他已經蘇醒了他母親的意識,所以應該是沒什麼大問題了。

「進去看看吧!應該沒有一會兒,她就會醒過來。」

馬遠臉上的表情立刻變得喜悅起來。

聽完這句話之後,急忙衝進了房間里。

而韓風並沒有跟過去,而是坐在了旁邊的凳子上,點燃了一根煙。

這時陳晨也走了過來,望向韓風的樣子,臉上滿是佩服的神情。

韓風也察覺到了自己旁邊的陳晨,不過卻也沒有多在意的樣子。

畢竟陳晨是馬遠的人,跟他也沒有任何關係。

「韓神醫是把老太太的病治好了嗎?」

韓風點了點頭,嘴裡吐出了一口白煙,並沒有多說其他的話。

這讓陳晨覺得韓風更加神秘起來。

傳聞中的韓風可都是很厲害的。

如果今日韓風真的能把老太太的病治好,那倒也證明了韓風的厲害。

「飯菜已經準備好了,韓神醫一會兒中午就留在這裡吃飯吧!」

韓風把自己的煙掐滅,扔在了旁邊的垃圾桶里。

然後望向自己旁邊的陳晨。

。 雌性四瞳饕餮獸撅著流血的腚子緩步朝着雄性四瞳饕餮獸走去,很快它將這裏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訴了它的配偶。

雄性四瞳饕餮獸狠狠的將老怪物丟到了地上,而後對一旁的獓狠巨獸說了幾句話。

其他人沒有聽懂,但是有翻譯精靈的林天成卻聽懂了。

雄性四瞳饕餮獸知道虞豐羽那小子欺負了自己的女人,而且還是下三濫的招數,心中自然氣憤。

它命令獓狠巨獸將虞豐羽活活折磨死。

而那隻獓狠巨獸偏偏就是之前在沼澤林的時候被虞豐羽一腳踹向林天成的那一隻。

此時的虞豐羽已經是動彈不得了,只能眼睜睜看着獓狠巨獸緩步向自己走來。

獓狠巨獸伸出了它那猩紅的舌頭就往虞豐羽的後背這麼一舔。

要知道獓狠巨獸的舌頭就像老虎的舌頭一樣,長著鋒利無比的倒刺,這一舔,無異於一整排刀子從後背滑過。

但是,這力度偏偏又不重,它這是想要慢慢將虞豐羽折磨致死。

描述的直白一點就是古時候典型的刑罰「凌遲」!

不得不說,這隻獓狠巨獸是真的狡猾。

虞豐羽痛的在地上呼天搶地,感受到了這輩子從沒有過的酸爽。

看到眼前這兩隻龐然大物,大家都感到手足無措。

就連第六劍使都被四瞳饕餮獸打成了這般模樣,他們又有什麼辦法。

雄性四瞳饕餮獸對他配偶說道,「你看看這些人,有沒有毀你丹元那傢伙?」

雌性四瞳饕餮獸掃視了一眼眾人,搖了搖頭,「不在這裏,那是兩男一女,都是中年人。實力恐怕僅次於那老頭。」

「好,你先吸食了這些人的本源真氣吧!若是還不能完全修復丹元,我再想辦法。要是讓我抓到了那些傢伙,我一定將他們碎屍萬段。」

從他們的交流中,林天成基本猜出罪魁禍首應該就是暗河大當家。

在這個古荒境內,除了他們就只有暗河大當家來過這裏。

其他人不懂四瞳饕餮獸的言語,但是也知道四瞳饕餮獸估計是要對他們的本源真氣動手了。

可是,到了這步田地,他們還有什麼辦法制止嗎?

老怪物想過用自爆的方式與這隻雄性四瞳饕餮獸同歸於盡。

但是,若是只有一隻四瞳饕餮獸還好辦,可多了另外一隻。

光是它們的四瞳就非常有難以應對,這一次,當真是到了山窮水盡的一步了。

突然低吼一聲,猶如山脈一般巨大的長尾向他們席捲而去。

就在此時林天成站了出來,藉助翻譯精靈與兩隻四瞳饕餮獸交流道,「慢著,我知道是誰毀了你的丹元,我還有辦法幫你修復丹元。」

雌性四瞳饕餮獸果然停了下來。

若是林天成一開始也跟着隊伍對付了四瞳饕餮獸,那它現在肯定是不會相信林天成的。

四瞳饕餮獸驚訝的發這裏竟然有人類知道他們的語言,還是有些驚訝的。

「快說,是誰毀了我妻子的丹元,還有我憑什麼相信你能夠修復我妻子的丹元。」

六大劍使和那些受傷不輕的弟子看到林天成和四瞳饕餮獸好像在交流着什麼,心裏甚是好奇。

第一劍使不解的對老怪物嘟囔道,「怎麼回事?老六,好像石虎那小子懂四瞳饕餮獸的語言?」

老怪物也感到十分不解,「這,不太可能吧!」

四瞳饕餮獸是一種非常古老的凶獸,這個世上恐怕也沒有修真強者知道它們的語言,更別說是吳石虎這麼年輕的子弟

站在林天成身後的江流兒和若荷甚是驚訝的看着林天成的背影。

他們的心裏泛起了低估,「難怪大哥說有辦法,原來他懂四瞳饕餮獸的語言,可即便如此,四瞳饕餮獸就會放了他們嗎?」

林天成根本無暇估計其他人的驚訝,內心有些忐忑,但是表面上卻依舊裝的堅定。

林天成這個時候要是把害怕掛在臉上那可就麻煩了。

「毀你妻子丹元的一定是兩個男的,一個女的……」林天成分別說出了暗河大當家和秋風落葉的相貌特徵。

雌性四瞳饕餮獸激動地吼叫道,「對,就是他們。就是這幾個混蛋,趁着我剛剛分娩,身體虛弱重傷了我。」

雄性四瞳饕餮獸慢慢開始相信林天成了,繼續詢問道,「你說你能幫我妻子恢復丹元,該不會是想刷什麼花樣吧!」

林天成鄭重其事的回答道,「我和我朋友的性命都捏在你的手上,你覺得我敢耍花樣嗎?只要你能放過我們,我不僅可以幫你妻子修復丹元,我還可以幫它將實力恢復到完好如初。」

雄性四瞳饕餮獸冷笑道,「少在這裏糊弄人,修復丹元只有通過神獸的丹元或者你們人類的本源真氣,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林天成索性壯著膽子說道,「那是你見識淺薄,可別說別無他法。你要是不願意嘗試一下,那就隨你吧!估計要修復你妻子的丹元至少還要獵殺上千隻神獸。到時候它們要是聯合起來對付你,恐怕你想收集丹元就沒那麼容易了。而且,沒有我,你們也找不到凶獸報仇。」

林天成這一句話算是戳到了雄性四瞳饕餮獸的痛處。

確實,四瞳饕餮獸還並不是這古荒境最強的,因為它這段時間的濫殺,已經有很多神獸聯合到了一起反抗它。

若是有一天驚動了這古荒境實力更為強大的神獸,那四瞳饕餮獸可就有麻煩了。

除此之外,要想找到擊毀妻子丹元的真兇似乎真的只能依靠這小子。

「好,那我就給你個機會,你要是敢騙我,我分分鐘把你撕碎。你的這些朋友一個也別想活。」

林天成試探性的靠近雌性四瞳饕餮獸,可這個舉動卻驚呆了其他人。

「石虎,你這是……快回來。」

老怪物若有所思,「難道他是想要幫四瞳饕餮獸修復丹元,可是似乎沒有其他辦法能夠辦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