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防不勝防。

Home 未分類 真是防不勝防。

江湖險惡,一不小心就挨刀!

鞏夢書即使見多識廣,也絕對沒有聽到過這種陰謀。

深層次的陰謀啊。

不禁感嘆道:「卜興田對你耿耿於懷,大仇不報他看樣絕不會罷休啊。」

「呵呵,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乃是男人最不能忘的。他豈能忘卻?不過,他害了我的好友孟三,還有多次組織殺手要我的命,若不是我警惕性高,早就死在他手裏好幾回了。因此,我對他也是必欲除之而後快,在這個世界裏簡直就是有我無他,有他無我。」

「現在怎麼辦?我們現在還是趕緊把這個唐三彩好好清洗一遍吧,以防萬一。」

「我倒是不想馬上把它清洗掉,而是要今天晚上弄一一個小雞兒來試一試,到底能不能把小雞毒死。」張凡笑道。

「玩火者必自焚!這麼危險的東西我看還是遠離它,趕緊清洗掉,不能心存僥倖。」鞏夢書嚴肅的說道。

在這種事情上,張凡知道鞏夢書比自己更有經驗,要是萬一留這個唐三彩過夜,真的玩出了危險,後悔可來不及了。

「好,就聽鞏叔的。」

於是,張凡把唐三彩搬到浴室,打開水龍頭,放了許多洗液,嘩嘩地沖洗起來。

然後又用酒精里裏外外仔細的清洗了一遍。

直到沒有一點味道,才放心地用干手巾把它揩乾。

「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鞏夢書問。

「他們既然想害死我,我就設個圈套在這裏蹲坑,等他們過來。」

「你的意思就是說要裝病,讓他們以為你中毒了?」

「鞏老師,你真厲害。」張凡呵呵地笑了起來。

鞏夢書想了一想,說道:「久在河邊站,沒有不濕鞋的,卜興田一次一次的派人來刺殺你,早晚會被他得手。我建議你,利用這次機會,把卜興田吸引出來,徹底解決問題,消除隱患。」

他說這話的時候,眼睛裏發出亮光,說話的聲音不是像平時那樣溫柔有加,而是鏗鏘有力,在這一瞬間,張凡在他身上看到了古老將軍的影子,真是將門出虎子,鞏夢書平時溫文爾雅,偶爾也是露崢嶸的。

「你跟我的想法一樣,我也是準備這樣做,不過這個『局』要做的真實,做的像才能引卜興田上當。」張凡堅定地說道。

「你一個人當演員最好,演員多了,肯定會有人演砸!」鞏夢書道。

「你的意思,是瞞着所有人?」

「對。」鞏夢書點點頭,曖昧地笑道,「不過,這也許讓你的女人心疼幾天了。你捨得嗎?」

「就這麼定了。」

「事後,你千萬別說是我出的主意啊,周總會恨我的。」鞏夢書笑道。

「肯定不能。」

兩人無聲地笑了。

此時此刻,在京城一個秘密地點,卜興田正在秘密接見一刀紅。

最近遭受一連串挫敗的卜興田,臉色十分兇狠,像一條餓狼一樣,說出來的話低聲而可怕:「天健和天際,這一場決鬥不可避免。現在天健步步緊逼,天際已經沒有退路了。前幾次對張凡下手,全都以失敗告終,這一次我們周密計劃,一定要保障成功。」

一刀紅和幾個助手高參圍坐在卜興田的身邊,連連點頭,他們的臉色跟卜興田一樣緊張。

「我問你,」卜興田皺眉對一刀紅道,「你的人可以確信張凡肯定把唐三綵帶到家裏去了嗎?沒有帶到鞏夢書家?」

一刀紅用力的點了點頭,「我們的車一直跟在他的車輛後邊,到了名苑別墅,親眼看見張凡把箱子搬到了樓里,絕對不會有錯。」

卜興田舒了一口氣,「很好。通知你的手下,叫他們嚴密監視張凡的住宅,只要發現張凡有中毒癥狀,馬上報告。」

「是!」

一刀紅大聲回答。

卜興田扭頭對保安部長強番道:「你跟張凡打交道已經很久了,經驗不多,教訓不少,這次絕對不準再錯過機會,如果再像前幾次那樣馬失前蹄,你就馬上給我滾出天際集團!」

強番嚇得臉色蒼白,連聲說道,「董事長,這次絕對萬無一失,只要你一聲令下,立刻叫張凡變成骨頭渣子!」

卜興田搖了搖頭,「我們以往的失敗就在於衝動,對付張凡必須萬分小心,如履薄冰,稍有一點瑕疵,滿盤皆輸,」

「是!」

「警察局現在對我們窮追不捨,我知道吳局長他們已經掌握了很多證據,這次我們即使是把張凡搞死,也逃不過警察局這一關。所以這次我們行動的重點並不是讓張凡死於非命,而是要叫他屈服,叫他拱手把天健讓給我們,並且要挾他,要請求吳局長對我們放手!明白嗎?」

「是,明白了,董事長。」

幾個高參齊聲回答。

。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強壓下緊張激動的情緒,緊跟着珠拉沃祖,大約十幾分鐘后,山洞裏面猛然變的寬闊起來。

珠拉沃祖點燃壁龕上的幾座火盆,一瞬間整個山洞變的明亮起來。

至此,我才清楚觀察到整個山洞的內部構造,空間不大,有一百多平的樣子,可高度,卻足足有七八米高。

凹凸不平的牆壁,看起來並不像是人為開鑿,讓我驚嘆的是,在火光照耀下,四周牆壁岩石,竟然發出了淡淡的五顏六色光芒,一瞬間,好像置身在了夢幻之中!

正當我感嘆,這麼平常普通的山體中,竟然有如此美景時,顧宛如輕輕拉了一下我。隨即,我便順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

可就這麼一望,我整個人便直接愣在了原地!

「返魂香?」

我無比驚愕的望着那顆青色豆子般大小的東西,整顆心臟都差點跳了出來!

難道,這就是哈古巴部族世世代代守護的東西?要真是這樣,那的確值得哈古巴部族的先祖們費這麼大手筆保護!

可眼前令我疑惑的是,返魂香為什麼會放在一塊猶如祭台般的東西上供奉起來?

而且這個祭台,好像還不是一般的祭台,光看模樣的話,倒像是一個圓形水池。

池子的中心位置凸起,形成一個柱形枱面,至於枱面上,則擺放着一隻通體圓潤潔白的圓形小盤,看其材質,像是羊脂白玉,卻又不像!

當然,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小盤子上面的那顆返魂香!

「這裏怎麼會有返魂香?」顧宛如驚訝的望着我道,隨即抬步就要上前,被我一把趕緊攔下!

「等等!」

我出聲道,目光緊緊觀察起了周圍狀況,總感覺,好像哪裏有些不對勁。返魂香的出現,也太有些蹊蹺了!

或許是返魂香的每一次出現,都伴隨着危險,讓我養成了謹慎小心的習慣,可這次,返魂香卻莫名其妙的就出現,所以我心中,隱隱有些不安,順便也立即阻止了正要上前的顧宛如!

眼前的一切,雖然看似正常,但給人感覺,卻像是隱藏着什麼巨大危險。只要你一有動作,那危險就會猛地蹦出,將你一口吞掉!

想着這些,我深吸口氣,準備問問珠拉沃祖,看他們部族世世代代守護的東西,是不是就是眼前這顆返魂香?

可就在這時,我的神經猛然一緊!

「珠拉沃祖呢?」

神經瞬間繃緊的同時,我目光頓時朝四周望去,可將眼前這個空間,仔細搜索了個遍,卻還是沒有發現珠拉沃祖絲毫身影!

「叔?」我輕聲喊道,音量不大,但足以使這個空間任何角落都能聽到!

可喊完之後,除了回聲,就是回聲。

「會不會是誤闖進了這裏的陣法?」

顧宛如望着我,出聲提醒道。

「不會!」

我搖搖頭,心逐漸沉了下來,珠拉沃祖是這裏的常客,按理說是不可能誤觸陣法的!

如果不是誤闖陣法,那他人為什麼會突然消失不見?

更何況,今晚這裏是陣法的生門,如果不是故意亂闖,那就不會出現什麼危險,可現在,就這麼大點空間,卻連他的一點影子都沒有!

「出去看看!」

我想了下,決定先出去找找,現在珠拉沃祖消失,那這裏絕對就不能久待!

「那返魂香?」顧宛如出聲道。

我搖搖頭,「現在還不清楚狀況,等找見珠拉沃祖再說!」

雖然我們這次出來的最終目的就是返魂香,而東西也就在眼前,可現在情況未明,總不能為了這東西,丟掉性命!

別的不說,就光那看似普通平常的祭台,都透露著一絲詭異氣息,別說還有這看似是龍脈,卻又不像是龍脈的神奇山洞!

如果真虎頭虎腦的上去拿返魂香,萬一出現什麼危險,那還真是得不償失了!

不管怎麼說,命最重要!

只是,正當我準備抬腳撤離這不祥之地時,顧宛如忽然一把將我拉住,輕聲道。

「你聽。」

我微微一愣,摒住了呼吸,整個山洞瞬間安靜下來,隨即便聽到一陣「滴答滴答」的聲音!

「水聲?」我剛想要說,這麼乾燥的山洞,哪裏會有水時,忽然一聲痛苦的呻吟傳進了耳朵!

這聲呻吟,讓我頭皮猛地一跳,呻吟聲雖然很是微弱,卻像是直擊中了我的心臟,就連我都感到不由自主的一痛!

這還是其次,最讓我頭皮發麻的是,這聲呻吟好像不是來自人的聲音!

緊繃着神經的我,不由自主望向顧宛如,顧宛如也同樣神情肅穆的望向我。

看她表情,應該也是感覺到了,呻吟聲不是人聲!

我腳下微微挪動,將顧宛如護在身後,再次屏氣凝神聽了起來!

可足足聽了一分多鐘后,這次卻是再沒聽到任何聲音。就連剛才「滴答滴答」的水滴聲,也悄然消失不見!

一瞬間,山洞安靜的可怕,只有我和顧宛如的呼吸聲在山洞裏面輕輕迴旋!

我回頭望向顧宛如,彼此會意,現在只有等待,等待下一次聲音的出現!

我相信,自己絕對不會聽錯,如果是我一個人的話,那還有可能是幻聽,可現在,顧宛如就在身邊,兩個人總不可能全都聽錯!

再者,顧宛如又不是那種什麼都沒經過的柔弱女子,要知道,當初她進入魂門,可是能被魂門選為聖女的人!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我和顧宛如原地不動,耐心等待,可足足過去了十分鐘,卻還是沒再出現剛才那種聲音!

我不由望向顧宛如,開始有些懷疑,是不是我們兩人都聽錯了,那聲呻吟聽起來極為痛苦,怎麼可能就只傳出一聲?

可惜那一瞬間,自己沒有注意,不然就算聲音微弱,也早就找到聲音到底是哪兒傳出來的了!

再次等待了幾分鐘,還是沒有聽到剛才傳出的那聲呻吟后,我拉起顧宛如的手,轉身就走!

因為,這瞬間,我猛然感覺到一股極其強烈的危險襲來! 除了積分兌換之外,今天還有一個重要任務。

迪迦奧特曼劇場版《遠古復甦的巨人》劇本研討會!

之前拍完TV劇之後,沈城沒有拍這部劇,而是選擇先讓戴拿TV接檔,原因就是為了避免劇透。

畢竟主角源翼是大古的兒子,一身超級勝利隊的隊服,開着一架誰也不認識的飛機。

再說,在戴拿大結局的時候,迪迦客串了一把,熱度嗖的一聲就上去了,這部劇場版也算是蹭蹭熱度。

「能變成迪迦的不止有大古?」

葉博作為演員代表,也參加了這場研討會,聽到沈城這句話的時候,表情都垮了。

幽怨的看着沈城,沈導,所以說愛會消失的嗎?

「嗯,不僅能變,而且比你變得能打。」沈城態度非常惡劣,小可愛葉博哭喪著臉。

張利安慰葉博:「別傷心了,主角是你祖宗,這樣想想是不是就舒服多了?」

葉博:「···」

我舒服極了。

沈導那一代的奧特曼,在人家那裏客串的時候次次都是老前輩,打遍宇宙無敵手,新主角一口一個前輩的捧著。

到了自己這裏,竟然當了新主角的五千年後的乖孫!

心裏彆扭,這是人之常情,葉博的心情可以理解,他的態度還算是好的了。

前世,某不方便透露名字的六某齡童老師,自認為孫悟空正統,翻拍一個罵一個,說人家毀了經典之類的。

這一通作啊,非但沒讓別人同情他這個正統猴王,反而把他的名聲敗壞的一乾二淨,現在人一提起他的名字就是「演的不錯,品德不咋樣」。

要沈城說,這都是慣得,要是在他年輕不出名的時候就翻拍這些作品,他就不會有那麼多事了。

······

遠古復甦的巨人,故事其實挺簡單的,大古的兒子源翼,穿越到五千年前,找到當年的光之繼承人,把神似數碼寶貝古神獸的黑暗魔神打敗,回到了現代。

在這個劇場版中,有幾個新奇的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