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冉冉自然是知曉襄王的身份,即刻換上了滿臉的笑容迎上前去,「臣女見過襄王殿下。」

Home 未分類 秦冉冉自然是知曉襄王的身份,即刻換上了滿臉的笑容迎上前去,「臣女見過襄王殿下。」

她特意向襄王示好,也盼著能夠飛上枝頭變鳳凰。

江南疫情越發嚴峻。

這種事情甚至是傳入了顧言月的耳朵里。

回想起綠翹偶然之中提起的事情,顧言月不由得面色沉沉,再三的斟酌考慮以後,她還是特意同秦若若說起這一切。

「若若,江南一帶疫情嚴峻,如今之際的情況也越發複雜,你可願意同我一起去解決危機?」

面對顧言月提出的這種問話,秦若若想也不想的點了點頭應允:「這是自然。」

身為醫者,秦若若不願意看到百姓受苦受難。

身為顧言月的閨中密友,秦若若也不願意看到顧言月為此事犯難。

更何況秦若若極少能夠替顧言月做什麼,從而報答她對自己的恩情。

故此,聽到顧言月說出這種話,秦若若便毫不猶豫的答應。

好在宇文染早些時候便已經決定下江南,所有的事情都已經被安排妥當。

趁著夜色,三人便啟程前去江南一帶。

沿途中,宇文染也不曾見過有任何流民的跡象,他難免是覺得這一切疑雲叢生。

顧言月亦是覺得疑點重重,「按理來說,這前去江南的途中,理應是能夠看到逃難的流民,可現下這官道上竟是空無一人的。」

為了能夠進一步的了解這些情況,宇文染索性是安排暗衛白澤前去查探情況。

天色漸漸的暗下來,宇文染擔心顧言月的身體撐不住,又安排在客棧住了一夜。

夜半三更之時,宇文染隱隱約約的聽到了窗外傳來布谷鳥的聲音。

他小心翼翼的掀開被褥,起身前去查探情況。

見此番前來的人是白澤,宇文染便示意他將情況盡數道來。

「皇上,江南一帶的貪官橫行霸道,為了能夠蒙蔽朝廷,他們甚至是將感染了疫情的百姓們全部都抓起來。」

想起百姓們深陷困境的情形,白澤緊皺著眉頭,又道:「那些貪官,甚至是連大夫也不曾給百姓們請過,這分明就是想要讓那些百姓活活等死。」

經過白澤的一番通稟,宇文染這才是後知後覺的了解所有的緣故。

他顯然是沒有意料到江南一帶會發生這些事情。

更何況宇文染從來都是盼著百姓們能夠安居樂業,這也是他身為一國之君,唯一的期盼。

回想起白澤說出的話,宇文染大怒,下定決心要將江南一帶徹底整治妥當,他也斷然不會容忍任何人在江南為非作歹的。

好在白澤已經查探到疫情百姓被安置的地方,宇文染也打算趁著夜色前去探望。

可不料,宇文染剛剛回去房間,便看到了顧言月起身。

她的眉眼之中儘是關切,「皇上,您可是要去查探情況的?」

聽到顧言月說出這番話,宇文染本想否定,「阿月,我也並非是……」

沒等宇文染將她說完,顧言月便想也不想的開口說道:「皇上,你帶我一起去吧。」

歸根結底的來說,顧言月是皇後娘娘。

她也需要處處體恤民情。

見顧言月這般執意堅持的,宇文染不由得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倒也是沒有拒絕。

趁著夜半三更之時,宇文染同顧言月一併前去疫民營地。

可剛剛抵達這處,顧言月便聽到了一陣又一陣的哭喊聲。

「阿娘,你快醒醒啊……」

不遠處的小姑娘連續不斷的伸出手去推著跟前已經昏死過去的婦人,兩行清淚又是止不住的落下來,整個人看起來都是可憐巴巴的。

情況也不止如此。

營地中更是慘象環生。

瞧著這一幕,顧言月的心便緊緊的揪在一起。

察覺到了顧言月的異常之處,宇文染轉過身來,將顧言月擁入懷裡,特意溫聲細語的開口同她說道:「阿月,你別擔心,我會儘快的解決江南的貪官污吏,也定是會讓百姓們安然無恙的度過此次危機的。」

聽到這話,顧言月只得輕輕的點了點頭。

後來,宇文染和顧言月一番商榷以後,決定在正月十五祈福之日,製造出一些混亂的跡象,從而將流民全部都從水深火熱之中解救出來,進一步抓捕貪官污吏。 枯榮玄尊等人都不由凝眉,紛紛動怒,循聲望來,正是越空聖者。

望見越空聖者,許如松神色不由一動,就欲張口說些什麼。

卻聽越空聖者再次說道:「人家小女娃子都已跟人拜了堂了,你們還來搶什勞子親?快點散了,別打擾老夫吃肉喝酒!」

他的話語之中充滿了不耐煩之意,卻是看都不看枯榮玄尊等人一眼。

「哪裡來的瘋老頭,竟敢如此與本尊說話?!」森榔面色難堪無比,不由怒喝,隨即一揮衣袖,卻是有著一股可怕的能量涌盪而來。

那股能量極為磅礴,足以碾壓靈尊之下者,彷彿捏螞蟻一般。

可當那股能量涌到越空聖者周邊時,一絲詭異的波光閃爍,那股能量竟是頓時消散。

這一幕,令得森榔一怔,枯榮玄尊也不由眯起了眸子。

許如松則是顯得興奮不已,再次張口,可還不待他說出話來,越空聖者再次發話了,不過,這一次卻是沖著秦楓說的。

「小娃娃,這群人忒煩人,替老夫清理一下。」

聞言,秦楓不由搖頭一笑,隨即站起身來,並指如劍,陡然衝天一指,凌厲劍氣頓時飛射而出,劃破天際。

「三息之內,與此地婚禮無關者,滾!」秦楓喝道,劍仙之威勃然而發。

那可怕的仙威浩蕩而出,震撼天地,更震撼四周眾人。

「這……這是靈仙!?」

「天吶!我剛竟與靈仙離得那麼近?坐在一起喝喜宴?」

「羅家竟然能請到靈仙?這太不可思議了吧?」

「那人到底是誰啊?看去很年輕啊?竟然是高高在上的靈仙?」

四周頓時響起陣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隨即驚嘆不已,議論紛紛。

羅家、許家、森家以及枯榮玄尊也都陷入震驚之中,而前面兩家馬上變成喜意,而後兩者則是面色難堪不已。

羅家、許家、森家以及枯榮玄尊也都陷入震驚之中,但很快前面兩家變成喜色,而後兩者則是面色發白。

枯榮玄尊面色有些難堪,他為巔峰靈尊,實力極強,可面對靈仙,他卻什麼也不是,這之間的差距,宛如天塹。

「都是你這該天殺的混沌!」枯榮玄尊憤恨地瞪了眼一旁的森榔,旋即沖著秦楓抱拳道,「前輩,在下被這森榔騙到此處,實非本意,多有打擾,還望恕罪,在下這就離去。」

他說完,便立馬飛躍而走,頭也不回,轉眼消失不見。

森榔眼皮直顫,面對一位靈仙,他實在硬氣不起來,不得不帶著森家的人灰溜溜地離去。

而許如松早已按耐不住興奮之情,飛奔而下,來到越空聖者面前,恭敬地躬身拜道:「弟子許如松,拜見師尊。」

「嘿,別!老夫可沒你這麼蠢的徒弟,一千多年了還沒成仙,滾一邊去,別礙著老夫吃肉喝酒。」越空聖者側了側身子,沒有受那一拜,一臉嫌棄地說道。

許如松不由老臉羞紅,說不出話來,只得往旁邊站,卻又對秦楓拜道:「見過前輩。」 直到看到眾人出現,其中一個趕緊說道:「老爺,辛二少醉得不輕,怎麼都喊不醒啊!」

辛裕腳邊倒放着的一個空酒瓶,似乎印證了下屬說的話。

「弘煦王子不見蹤跡,辛二少卻在這裏醉的不省人事?這未免太巧了吧!」看熱鬧的人群里,有人猜測。

燕家父子倆沒急着表態,默契地朝宮雅月看去。

宮雅月高貴淡雅的面容上難得地泄露出一絲沉凝之色。

只見她秀眉微蹙,眉心擠出一條淡痕,又很快被冷靜撫平。

她目光落在滿臉醉意,已經沒有意識的辛裕臉上,吩咐身旁的警衛兵,「先讓辛二少儘快清醒過來,我要話要單獨問他。」

話落,一身戎裝的警衛兵立即上前,將辛裕架起來。

宮雅月轉而對今天宴會的主辦人燕長明說道:「燕老爺,請給我安排一個空房間。」

依舊是客氣有禮,卻不容拒絕的語氣。

燕長明點頭,「好,雅月公主請。」

一秒記住https://m.net

一行人就準備帶着辛裕下樓。

依舊是宮雅月走在前面。

跟上來看熱鬧的賓客自覺把路讓開。

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卻紋絲不動,不偏不倚地擋在了中間。

嗯?

宮雅月腳步微頓,順手撫平了裙擺飄動的褶皺。

「雅月公主這是篤定了辛裕知道弘煦王子的下落,打算親自盤問?」

低沉磁性的嗓音,看似是在發問,卻意有所指。

宮雅月平靜的眸光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眸光微閃,頃刻間恢復如常。

她淡淡地吐出一句:「這位先生有些面生。」

「褚臨沉。」

他自報身份,「我來自海城褚家,來京都發展的時間不長,雅月公主不認得我也是正常的。我二叔倒是在京都待過幾年,或許公主對他會有印象,對了,他的名字叫褚洲。」

褚洲……

宮雅月眸底劃過一抹異色,在外人還未察覺之前,便掩了起來。

她微微搖頭,「我不記得這麼個人。」

說完,轉開話題,「褚先生,我弟弟在宴會上出事,不知所蹤,我必須找到他,你現在這是?」

褚臨沉若有所思地頷首,表示理解她的心情,語氣卻顯得十分淡漠,「弘煦王子的失蹤疑點重重,雅月公主若是真想儘快找到人,不應該僅憑辛裕和他有感情糾葛,就以此為依據,把焦點放在醉酒的辛裕身上。據我所知,兩人身手相當,辛裕今天又是獨自一人前來,真想對弘煦王子不利,也沒這個本事。」

「若是他還有同夥呢?」燕老爺子突然幽幽地說了一句,意有所指問道:「褚少,你這個時候突然站出來阻攔雅月公主審問辛二少,是在擔心什麼嗎?」

褚臨沉冷冷瞥了這個不懷好意的老東西一眼,不理會他。

依舊是對宮雅月說道:「有兩個原因,一是辛裕作為我多年的好友,我相信他做事情的分寸,不會亂來。二是,不希望有心之人借辛裕為幌子,趁機轉移視線。」

「雅月公主。」褚臨沉嗓音更加低沉下來,眸中幽光隱現,「今天的宴會由燕家主辦,在審問辛裕之前,燕家是否應該先給出一個交代?同時,也應加大搜查力度,儘快找到弘煦王子,拖得越久,越危險。」

剛說完,不等宮雅月開口。

一旁的燕景便譏笑地嗤了一聲,「呵,褚少,你這話說的……在場都知道今天的活動是我父親策劃的,難道我們會任由弘煦王子在自己的地盤上出事?」 不過在煉製二階丹藥時葉昭明也遇到了麻煩,不再如煉製一階丹藥時那般輕鬆寫意。經過十幾天的嘗試,不斷的總結經驗,翻看煉丹手札,葉昭明也終於成功煉製出真元丹,晉陞成為了二階下品煉丹師。

看着赤陽爐內散發着陣陣葯香的兩枚真元丹,葉昭明也不由得露出了喜悅的笑容。就在他一鼓作氣想要再次開爐煉丹時,卻發現玉盒裏的二階丹藥已經消耗一空。

他只好招出一團水球將赤陽爐清洗乾淨,收回儲物袋中,結束了此次煉丹。

走出洞府,葉昭明朝着家族煉丹堂走去,準備將這段時間他煉製的這些丹藥兌換成二階靈藥繼續精進煉丹術。不過卻被告知家族寶庫內的二階靈藥已經用光了,靈藥園內最近一批二階靈藥還要四五年的時間才能成熟,供他煉製二階丹藥。

就在他想要離開煉丹堂時,葉聖何得知了他成為二階下品煉丹師的消息,匆匆從洞府中趕來。

望着眼前不到一個月便晉陞成為二階煉丹師的葉昭明,葉聖何也不由得打心底里羨慕他。雖說這是由於他修為更高,耗費了大量靈藥不斷煉製的緣故,但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從一個不懂煉丹的新手到成為一名二級煉丹師,葉昭明在煉丹上面的天賦也是遠超葉聖何的。

搖了搖頭,收起自己的心思,葉聖何對着葉昭明道,「昭明啊,你如今成為了二階煉丹師,想必正在為二階靈藥而苦惱吧?」

「嗯,我正想去家族任務峰發佈收集二階靈藥的任務。」葉昭明將自己的想法告知了葉聖何。

聽了葉昭明的話,葉聖何搖了搖頭苦笑道,「昭明啊,之前你用來煉製的那些靈藥就是家族在這幾年中收集的,若是你想依靠家族收集靈藥快速突破煉丹師品階的話,恐怕需要耗費更多的時間。」

「紅楓海域內的靈藥資源都被無極門和各個紫府家族壟斷,想要收集更多的二階靈藥除非花費更多靈石購買或者從散修手中收購。」

「那不知大長老有何指點。」

「昭明啊,你何必只將眼光放在家族和紅楓海域之內啊?」葉聖何提點道。

「大長老的意思?」葉昭明遲疑道。

隨着大長老的講解,葉昭明也漸漸的了解到更多的南海修行仙界的知識和秘聞。

紅楓海域和金刀海域還有周圍的十幾個海域與南華州相隔不過數百萬里,嚴格意義上歸屬於南華州。不過因為上古大戰太過慘烈,南海修行界與南華洲相連的這數百萬裏海域的法則紊亂,恐怖的天風肆虐其中,形成了一片風之絕域。

除了元嬰境以上的修士能夠仗着強橫的修為通過風之絕域外,元嬰以下的修士要想前往南華洲除了通過上古傳送陣,也只能搭乘元嬰勢力的靈舟才能抵達南華洲。

而紅楓海域周圍的十多個海域被風之絕域阻隔,因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又被稱為內海域。內海域的資源貧瘠,遠遠不如外海域,但比外海域安全多了,極少有四階妖獸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