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聽雨道:「我,我讓七樓去跟蹤你們,發現你們正處於不測,於是我便、、、」

Home 未分類 穆聽雨道:「我,我讓七樓去跟蹤你們,發現你們正處於不測,於是我便、、、」

陳夢妍道:「既如此,多謝穆姑娘。」「舉手之勞,何足言謝,只不過。」穆聽雨如是說到。

「只不過什麼?」陳夢妍道。

「只不過昨夜爹爹親自叮囑七樓,若是你們一行想要情報就得、、就得、、」

「就得要錢是吧。」蓮傾城道:「早就聽聞穆樓主認錢不認人,今日一見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不如聞名啊。」

柳初陽摸了摸鼓鼓囊囊的儲物袋道:「錢不是問題,七樓的情報準確么?還有效率如何?」

穆聽蓮道:「局勢瞬息萬變,但也能搜集個十之八九,至於效率,還請柳寨主放心。」

柳初陽一怔:「沒想到,這都被你查出來了。」「因柳寨主此前經常進城與萬寶閣購置治療疤痕的藥材,所以七樓也就、、、」

陳夢妍道:「那你便知道我想要些什麼了?」穆聽雨道:「七樓已查到了從茶香來大雄的所有姓李之人,只不過、、」

陳夢妍道:「只不過穆煙雨前輩說好的要錢是吧。」

穆聽蓮一抱拳道:「七樓之人只受命於爹爹,連我都是聽調不聽宣,所以、、、」

「無妨,既然來到了人家的地盤,就得按人家的規矩。」陳夢妍如是說到。

就在此時,一聲大笑傳入廳內。

陳夢妍勾唇一笑道:「什麼風把穆前輩給吹來了。」雙指一點,屏風自動打開。

穆煙雨呵呵一笑道:「小的昨夜夢見落入糞坑,想來是今日必要進財,思財之下一不留神,沒想到卻是走到了幾位客官廳前,看來小的與幾位客官定是有緣啊。」

陳夢妍笑吟吟的看著穆煙雨:「你要多少?」

「客官爽快!小的亦不含糊,五千!」

陳夢妍歪頭看著穆煙雨,心中已經打起了小九九。 第1649章

但邱冰壓根兒不聽他的,直接讓人把他押了出去。

他則是守在床邊,緊盯著秦舒給宮弘煦治療,似乎生怕秦舒從中搞小動作似的。

秦舒也不著急把他「趕走」,反正有褚臨沉在暗中幫襯自己。

剛才她沒有跟邱冰解釋,宮弘煦雖然中毒,看似兇險,卻並不是致命的毒。

只是拖延太久,會對他造成一些損傷,尤其是腦部的。

她決定先幫他把毒給解了。

解毒需要的一些藥物,秦舒寫了個單子給邱冰。

邱冰拿到手看了一眼,便轉手把單子交給一個比較信任的下屬,讓他立即去準備。

而他繼續盯著秦舒,生怕她有什麼逾越的舉動。

下一秒,就見秦舒動手開始脫宮弘煦的衣服。

邱冰一驚:「你幹什麼?!」

秦舒反手抖出隨身帶來的銀針,瞥了他一眼,「我要給他施針治療。」

邱冰的話在喉嚨里繞了兩圈,最後憋出一句:「……讓我來脫。」

秦舒無所謂地收回手,退到了一邊。

等邱冰脫完宮弘煦的衣服,這才重新回到床邊,拿起銀針。

房間里,宮弘煦粗重的呼吸漸漸平穩下來,只有秦舒施針的聲音。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不等秦舒將最後一根針落下,門外突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房門打開,剛才去拿葯的下屬回來了,一手拎著葯,氣喘吁吁地沖向邱冰,嘴裡喊道:「邱先生,不好了——」

邱冰快步迎了上去,將對方攔在房門處,壓低嗓音喝道:「怎麼回事?」

下屬朝屋子裡看了眼,立即把聲音壓到最低,喘息地說道:「國主……出事了。」

邱冰臉色大變,眼中滿是驚疑。

然後幾乎毫不猶豫地把對方拽到了房門外,「說清楚!消息是從哪裡來的,具體情況如何?!」

屋子裡,秦舒耳朵微動,房門外的對話一字不差地傳進了她的耳朵里。

國主在登曦恆山的中途,遇到受傷的大型野獸攻擊,身受重傷?

這事兒聽著怎麼有點玄幻?

不會是褚臨沉為了製造混亂,故意放出的假消息吧?

但她隨即又拋掉了這個想法。

造這種謠言被查出來那是重罪,褚臨沉可不會這麼不靠譜。

一張妖異蒼白的臉,躍然浮現在腦海里。

是他?

秦舒眯了眯眸子,想到了什麼。

與此同時。

酒店外的農家茶亭里,褚臨沉和賀斐在這裡匯合。

一道黑色的身影無聲無息出現在兩人身旁。

賀斐開口詢問:「老九,宮守澤遇襲的消息已經傳到邱冰那裡了?」

黑衣人點點頭。

聞言,賀斐起身,對褚臨沉說道:「好了,秦舒這邊已經安排好,你不用再擔心了。咱們得趕緊去宮守澤那邊,遲一步可就要被燕家得逞了。」

「嗯。」褚臨沉隨即起身。

正準備離開,幾道身影從茶亭前經過,往溫泉酒店走去。

走在最前面的女孩轉過頭,催促身後的幾人:「爸、媽,你們快點兒呀,不然就趕不上揭穿那個冒牌元落黎了!」 後來,原子潤和吱吱因為一些分歧爆發了爭執。吱吱選擇離開了原家。

他們一個是捉妖的,一個是妖。

永遠都在對立。

就算現在他稍稍改變了對於妖的一些看法,沒有再像以前那樣大面具不問青紅皂白屠殺妖,可是仍舊無法消除心中的芥蒂。

直到此時此刻他的內心仍舊沉浸在一片掙扎之中。

不過天秤的方向終歸是開始朝着一面歪過去了。

原家用餐時間,幾人落座。

看着桌上莫名多出的一副碗筷,嚇得原子潤還以為原爵發現吱吱這裏。

原子潤和聞卿不方便問,郁時盛倒是在給聞卿盛菜的時候順嘴問了一句。

「還有客人?」

原爵看了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起身走到門前時還不忘回答郁時盛的問題。

「我女朋友,差不多也快到了。你們先吃着,她在路上堵車了。」

既然如此,那郁時盛可沒這麼隨便,放下手中的碗筷轉而對着身邊的聞卿說到:「有沒有餓,在等一等。原爵的女朋友也要來。」

聞卿默默的看了一眼原子潤,那表情彷彿再說,你哥的感情真燦爛這麼快就要把嫂子帶回來了。

原子潤倒是無所謂,原爵能結婚是好事。畢竟也到了年紀,他要是一直不找原子潤才覺得奇怪,會覺得他哥壓根沒有失憶,還在對上一個念念不忘。

「你見過你哥的女朋友嗎?」

原子潤搖頭,才談沒多久,他也沒見過。「我哥也真是的,嫂子上門。竟然不提前說一聲,害的我都沒有什麼準備。」

幾人說着話,外面傳來了停車的聲音。原子潤好奇的探出腦袋去看哥哥的女朋友。結果哐當一下直接從椅子上摔了下去。

卧槽,竟然是她。

什麼啊,這麼激動。聞卿好奇的扭頭看去,在看清楚跟在原爵身邊人的長相時眉心突突一跳。

怎麼會是她啊!

給聞卿整的沒話可說了。「你哥可真是,不談則已,一談一個比一個嚇人。」

郁時盛沒有見過許盼不知道他們幾人之間的糾葛,更不知道那日在大廈上要跳樓的人竟然是原爵的女朋友。

還客客氣氣的跟人打招呼。

只見許盼一身打扮素樸,不似先前那樣張揚小鳥依人的依偎在原爵身邊。「這幾位是?」

好傢夥,影后都沒她這麼會演戲。

現在就裝不認識了,聞卿捏著筷子戳著桌子,要不是因為這個女人她才不會受傷,郁言不會消失,秦蒼利用她來吸收人類生氣,最後卻放過了她。

難道……

手背突然被拍了一下,原來是郁時盛。提醒她在別人家吃飯的時候不能隨便這樣用筷子戳桌,會讓主人家覺得不禮貌。

噢!放下筷子對面的原子潤生硬的同未來嫂子打招呼。

許盼那一臉看陌生的眼神看着他們。

「原爵跟我提過,郁總是他的好朋友,這位是……」輪到聞卿的時候,卡了一下殼。原爵替她說了。

「聞卿是時盛的女朋友。」

「今天來的匆忙,沒有帶禮物,希望你們不要介意。聞小姐長得這麼漂亮可愛,從小我就想要一個妹妹,可惜家裏只有我一個獨生子女。聞小姐,我想我們之間一定可以相處的非常愉快。你說對吧!」

。 唐夢琳感覺自己經焦了的時候,看到陳晚霞朝這跑了過來,喊了聲:「夢琳?」

陳晚霞沖了過來,捧起土朝她的頭上扣去,唐夢琳被她糊了一臉的泥土,頭上的火被弄熄了。

嘴巴的東西被拔掉,她失聲痛哭的說:「媽,救我。」

「怎麼回事?到底是誰幹的?」陳晚霞痛心的問道。

不斷打着她的電話,卻發現她根本沒接,原本不想理她,沒料到突然收到條神秘的信息,說唐夢琳在這。

她趕來看到這一幕,差點暈了過去。

唐宗財也趕了過來,把她挖了出來后,火被消防隊的人路過,碰巧把火滅了后,卻發現她腳下全都是血腥味。

「這裏面是屍體,原來她是來和屍體約會的?太重口味了,快走。」那些人見狀,都立刻逃離。

「這人是不是看小說腦子抽了?好端端一個女人,居然好這口?」

唐夢琳被這些人侮辱著,她哭不出聲,哽咽的趴在陳晚霞的懷裏,空氣中到處都是瀰漫着臭味。

她感覺自己的腳癢得厲害,想要撓卻下不去手。

唐宗財站在那,看着那兩具屍體,似乎猜到了什麼,他看了她一眼,扭頭就走。

「宗財,你去哪?她好歹是你的女兒,你不要她了?」陳晚霞驚慌的喊道。

畢竟她再怎麼膽大,也只是一個女人,這裏氣氛詭異得很,她現在感覺四周陰森無比,像有人在背後盯着她一樣。

「這兩具屍體是怎麼回事,你問她!」唐宗財說道。

陳晚霞低頭,看着唐夢琳,發現她的眼神閃爍。

「聽說最近唐南綰的東西被人下藥,有個孩子連夜送去醫院,前晚她家裏也出事了,那兩個人卻意外死了,現在埋在她腳下的剛好是兩具屍體。」

「你問問你的好女兒,她和這兩人是什麼關係,誰敢光明正大埋她放火?普天之下,除了燕景霆,還能有誰?」唐宗財怒罵道。

陳晚霞沉默了,推開唐夢琳起身。

「媽,我肚子好痛,媽。」她連忙抱着陳晚霞的腳,想讓她帶自己走。

而陳晚霞卻低頭,什麼都沒說,拿着手機遞了過去,說:「你自己看。」

她接過手機,看到裏面有個視頻,正是她和那個保鏢約會激情的畫面,那尺度不堪入目。

「不,一定是有人陷害我,是唐南綰,一定是她。」唐夢琳低聲說道。

剛才的恐懼,好象已經被她拋到腦後了,只想把所有的事都推給別人,現在的她像瘋了似的,不斷低聲呢喃。

唐宗財看到她趴在那,抱着陳晚霞的腳,衣服卻被血水染紅。

「疼,真的疼。」唐夢琳慘叫着,捂著肚子。

陳晚霞臉都綠了,盯着唐夢琳的腹部,想到去診所引產,沒料手術失敗,孩子沒打掉,而現在她身下出血。

她站在那,看着唐夢琳痛苦的模樣,直到唐夢琳痛得暈過去,才打電話叫人把她扛走,一邊說道:「這回應該是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