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思爾焦急的來回踱著步子。

Home 未分類 羅思爾焦急的來回踱著步子。

就在此時,議政大廳立馬響起了一陣急促的鈴聲。

聽到這陣鈴聲,羅思爾一把推開通信員,直接拿起話筒,沉聲問道:「情況怎麼樣?」

「報告總理,我們已經拿到了亞洲某座小道的控制權,大軍可以通過這座小島進入亞洲。」

「好、太好了!」

羅思爾笑著掛斷了電話,隨後大聲吼道:「傳令下去,大軍出發,這次我們要讓龍國看看,誰才是亞洲的霸主?」 天智機械人邁出國門,銷往周邊國度之時。

瑞仕一家名叫愛波比的公司發佈智能工業機械人波比,搭載威軟智能系統。

這家公司是原本的世界第一工業機械人廠商,在人工智能相繼突破之後,被遠遠甩開。

即將上演諾機亞的結局,領導人終於放下自己的驕傲,決定採用威軟的思維繫統,完全替代原有的系統。

此時距離天智,貝塔機械人的發佈已經過去了六個月。

天智機械人已經在夏國周邊國度跑馬圈地,貝塔機械人已經在西米聯盟中,取得絕對的市場地位。

此時殺出的愛波比機械人已經處於競爭劣勢。

愛波比的領導人,深諳政治之道,深知貝塔機械人被西歐盟的領袖們猜忌。

便以貝塔機械人是米國產品,自己的波比機械人是本土產品,更加安全為由,要求西歐盟對他的機械人給予大力支持。

果不其然,發佈會當天,許多大佬便出來站台,大力支持波比機械人,當天波比機械人就接到了爆滿的訂單。

這些資本支持波比機械人,卻不是因為政治。

貝塔機械人發佈時間已經很久,但主要銷售地在米國本土,作為米國的鐵桿盟友,西歐拿到的份額卻並不多,也就在米國發生動亂之後,他們的份額才多了不少,可依然遠遠不夠。

許多大佬望眼欲穿而不得,早已心生不滿。

波比機械人發佈,正好讓他們不必再看谷鴿的臉色,自然鼎力支持。

大量的訂單湧來,愛波比公司的自有產線遠不能滿足需求。

全球供應鏈,代工產線,絕大部分被谷鴿的訂單佔據。

愛波比要想代工,就要出更高的價格,才能招到代工廠。

現在正是機械人圈佔市場的黃金時期,愛波比不惜一切也要大規模擴產。

他們急切的擴產需求反映到代工廠,直接催生代工價格大漲。

刺激更多工廠改建機械人產線,不管是接谷鴿的訂單還是愛波比的訂單,都能大賺一筆。

……

「原本天智和貝塔,默契的在各自的市場穩步發展,沒有直接競爭,現在出現了第三方智能機械人攪局,智能機械人普及的速度恐怕要加快了。」

收到小雲的報告,唐隱眉頭微微皺起,神色間有些隱憂。

小云:「這是自然經濟規律,智能機械人的利潤太過龐大,誰都想來分一杯羹,現在還有15家有能力的公司,準備介入智能機械人市場,威軟提供智能系統,給他們解決了最大的門檻。」

唐隱自然也明白這些道理,他站起來,走到窗邊,看着長長的車流。

滾滾時代浪潮正在席捲世界,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機械人取代人工。

即使那些下令封禁機械人的國度,也無法真正阻止機械人。

相反,他們很可能因為,沒有及時使用機械人替換人工,在未來的競爭中落後。

國度落後的代價,歷史已經上演過無數次先例。

當敵國軍隊派出海量機械人士兵的時候,他們才會幡然醒悟。

時代不會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

唐隱沉思良久,他希望世界能夠和平安然的度過社會的巨大變革,人類的未來應該在星辰大海。

小雲似乎看出了唐隱的思緒,走到他的身側,「我們無法阻止他們大量生產機械人,根據我的演算。」

「為了佔據市場份額,他們會搶先擴產工業機械人,滿足市場的第一需求。隨後他們會研究,機械人的其他細分領域,機械人會逐漸下沉到社會的方方面面,城市環衛,保安,銀行職員,快遞員,外賣員,等等全部都會被機械人所取代,甚至政府也會成為他們的目標。」

小雲從虛擬空間模擬世界發展模型,唐隱是相信這個結果的,如果沒有意外干涉,機械人市場大概率是這樣的推進。

當機械人大面積取代人工之後,那失去收入來源的平民,怎麼辦?

夏國做了一些準備,但還遠遠不夠,而其他國度,甚至根本沒有這方面的準備。

「我們不能放任其他公司肆意銷售機械人,取代人類的崗位!」唐隱嚴肅的回頭,直直的盯着小雲。

小云:「那我們就需要加大天智機械人的普及,以我們的協議,確保更多人的利益。」

唐隱聽了,轉頭看向窗外繁華的世界,凝視良久,忽然笑了

「或許在別人看來,我就是奇怪的商人吧。」

……

林希言邁著快捷的步伐,幹練精緻的着裝,帶起一陣淡淡的馨香,輕輕叩開唐隱的辦公室。

唐隱的視線從窗外收回,落在林希言身上。

「希言來啦,快請坐。」

「唐哥,叫我來什麼事?」林希言優雅的坐在沙發上,挽了一下鬢角的髮絲。

唐隱坐在沙發上,「智能機械人的競爭,有了新的變化,第三家機械人公司出現了,搭載威軟的思維繫統,我想很快,第四家,第五家智能機械人公司,就要出現了,西米聯盟國度內,必將掀起一場機械人的大規模普及潮。」

林希言認真的聽着,微微點頭,這樣的情況,在威軟發佈智能系統時,就有了預料。

唐隱繼續說道:「西米國度,資本掌握絕大部分財富,這些機械人,絕大部分也將被資本所掌控,對平民來說,這是史無前例的噩耗,失去價值的平民,會面臨什麼情況,沒有人能預料,但我們不能坐視不理。」

唐隱挺直了身軀,直視着林希言。

林希言不由的也挺直了腰肢,「那我們要怎麼做?」

「天智機械人要加大擴產,我們要以我們的協議機械人,確保更多人的利益,也許人們不會理解,甚至認為是我們導致了世界動蕩,也許會有人認為我是打着正義幌子虛偽商人。」

「不管別人怎麼說,我要做的是,確保世界安然過度到新時代!」唐隱說的擲地有聲。

林希言鄭重的點頭,不管別人怎麼看待星靈科技,唐隱,還有她自己,她現在感覺到了身上壓着沉重的歷史擔子。

真正的大企業家,就應該挑起歷史的責任。 原來高倩是隱氏家族的大小姐。

她生性溫和,對於權勢不太插手。

可是他們高家就只有兩個女兒,二小姐高佳生性跋扈,得理不饒人。

因為身為族長的父親現在得了重病,想要從她們兩個人中挑選出繼承人。

她認為只要自己不主動招惹對方,就沒有人會對她下手。

不過她還是太天真的,被人騙到了那個工業區遭到了黑暗的侵害。

原本她還是不願意去相信高佳的所作所為。

可是當她被救后跋山涉水的回到高家時,還沒有見到自己的父親。

就突然被人給裝進麻袋扔到了喪屍群里,她九死一生的爬到頂樓。

如果不是庄塵的及時出現,恐怕她現在已經入喪屍的肚子。

「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惡毒了。」

「人家都說虎毒不食子,她卻對自己的親姐妹做出這樣的事情。」

庄塵蹲在她的身邊,伸出手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撫著她此時的情緒。

「你現在是怎樣打算的呢?」

「我想要奪回原本就屬於我的一切,我不會輕易的把這些東西拱手相讓。」

高倩眼眸中燃燒著熊熊的怒火,她緊緊的拽住自己的拳頭。

尖利的指甲刮著她嬌嫩的皮膚,可是麻木的她早就已經被錘鍊的內心強大。

她不想要把這些東西,讓給自己心狠手辣的妹妹。

庄塵跟白團團都對她投來了讚許的目光。

怕就怕她經歷這麼多的事情,還是一副嬌弱的模樣。

如果是一副爛泥巴扶不上牆的話,那他們也束手無策。

「為了幫助你當時對我的支持,我會幫助你奪得屬於自己的一切。」

白團團都驚訝地瞪大了自己的瞳孔,側著頭看著庄塵。

沒想到他這麼輕易的就會出手相救。

高倩沒有想到庄塵會答應幫助她,去淌這渾水。

她感動的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珠子,穿過她的臉頰,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

「可是這對於你來說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用擔心我,既然我答應你去幫助,那肯定就不會怕這些東西的。」

庄塵安撫她們內心的不安之後,帶著她們兩個悄悄地回到了農莊裡面。

準備去制定這次的計劃,看該如何實行?

農莊裡面的人,看到庄塵帶回兩個女孩子回來。

他們紛紛的瞪大自己的瞳孔,走過來把她們圍攏在中間。

高倩滿是羞澀的躲在庄塵的身後。

「你們這些人是沒有見過美女嗎?該幹啥去幹啥?」

白團團走到庄塵的面前,像個潑婦般的雙手叉腰。

大吼著的聲音讓趙得他們,害怕的後退著步子。

趙得當即跑的老遠,他對於這樣的女生都有心理陰影。

腦袋裡面想著那一次,把他扭著不放的小記者。

后怕的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密布。

「剛剛不是還跑的挺歡的嘛,怎麼現在就跟是見了魔鬼一樣?」

「我樂意,你管不著。」

趙得沒有表現自己內心的恐懼,他大大咧咧的給鞠安安做了個鬼臉。

氣得鞠安安追趕在他的身後,對他拳打腳踢。

看著農莊裡面祥和的氛圍,高倩心中的不安也平復了下來。

「他們就是愛鬧愛玩而已,希望沒有嚇到你。」

庄塵輕笑著回過頭跟高倩解釋著。

高倩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並沒有被嚇到。

等到了夜晚時分,庄塵才帶著她來到她自己的家門遠遠的看著。

高倩的淚水,無聲的從她的眼眶裡面掉了出來,肩膀因為她的抽泣而聳動著。

庄塵抬起頭打量著周圍的環境,這裡的確實有些偏僻。

如果不是她的帶領,很容易就會被走丟。

表面上看起來就只有一個小小的門口,兩邊的守衛站在那裡。

實則裡面內有乾坤。

晚上也有人不斷的進進出出。

當看到其中一個女人搖晃著她的身子,走出來的時候。

高倩渾身都散發著恨意,恨不得衝過去把她的身子全部撕碎。

高佳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她感覺暗處像是有著一條毒蛇在盯著她的一舉一動。

她出手揉戳著自己的雙臂,疑惑的環視著四周。

「在家門口,難道還有這不要命的玩意兒來害我?」

高佳毫不在意的說著,翻了個白眼兒的繼續踏著步子走出去,身後跟著她的專屬保鏢。

庄塵發現這個惡毒女人就是一直糾纏他,莫名的想要把他置於死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