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嫣然看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見,眼裡瞬間一片死寂。

Home 未分類 羽嫣然看到他的背影消失不見,眼裡瞬間一片死寂。

而此時的鳳弦墨,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他抬頭看著頭頂的天空,白雲緩緩浮動,清風微揚,一切都那麼的美好。

但是,和他突然有些格格不入!

他不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和做法是不是正確,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內心不會後悔!

鳳弦墨收回了眼神,一步一步的走回房間。

每一步,都比前一步要更加堅定。

……

話分兩頭,另一邊,奚淺那裡,她沒有被戮仙門的人追殺,但是卻遇到了誅邪聯盟和戮仙門的人交戰。

奚淺沒有直接下去幫忙,她看了一下,不是陷阱,也沒有其他人埋伏的時候,才突然動手。

不過,動手的時候,她的眉頭是皺著的。

轟——

歲月如歌——

蒼穹之下——

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同出,再加上「鳳凰」虛影,九天神雷和雷之法則緊隨其後!

突如其來的毀滅之力,讓大家震驚,紛紛防禦後退。

但是奚淺的速度非常的快,她又是出其不意之下出手的。

戮仙門的人防禦就慢了一步。

所以,直接被帶走了一半的生命!

「誰?!」剩下的人或多或少的受了一點傷,他們面色陰沉的看著周圍!

下一刻,有人大驚失色,「明奚淺!!」

「肯定是她!剛才的力量,是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還有九天神雷,靈界除了她,還有誰罵你同時掌控?!」

「出來!哪怕你是明奚淺。我們也不怕你。」

說是不怕,但是微微顫抖的聲音,卻出賣了他們。

奚淺面無表情,眼神從容淡然,她從暗處走出去。

這是一個大家都沒有注意的角落。

看到她突然出現,戮仙門的人臉色大變,瞬間靠在一起,警惕的看著走出來,眉宇間有一簇紅蓮印記,身穿淺紫色法袍的女子!

這個女子名字,在戮仙門,是人人忌憚的。

。 「哼!我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你連我的攻擊都抵擋不住,還拿什麼跟我打!」

寧次的不屑讓浦式氣急敗壞,毫不客氣地再度用來到寧次面前,釣竿再度落下,這一次瞄準的是寧次的脖子,一旦得手,那麼寧次的脖子將會與身體分離。

「鏘!」

然而,就在浦式覺得自己下一刻就能看到寧次身首異處的場景的時候,變故出現了,寧次並沒有動,只有一張卡片飛到了釣竿運動的前方,伴隨着一聲碰撞聲,釣竿被擋下。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浦式當場傻眼,現在出現的情況已經完全超出了浦式的認知,那看上去隨便就能撕毀的卡片竟然擋下了自己含怒一擊。

不僅僅是浦式,其他人也全都傻了眼,完全不能理解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為,為什麼會這樣?你這個傢伙究竟做了什麼?」

「我做了什麼?這還用問嗎?正如你所看到的,你的釣竿並不能破壞我的卡片,就這麼簡單,還需要我做什麼解釋?」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我知道了!這支不是障眼法而已,一張卡怎麼可能擋住我的攻擊?想用這種東西來讓我產生動搖?你太天真了!」

浦式如同發瘋了一般開始瘋狂揮舞釣竿,速度快到就連寧次都已經看不清了的地步,這種速度的攻擊如果是來攻擊寧次,寧次在正常狀態下是完全沒辦法閃躲的,但浦式似乎是想要證明自己,瘋狂攻擊的並不是寧次,只是卡片。

浦式的攻擊持續了數秒,攻擊了卡片數千下,然而別說將卡片擊毀了,甚至就連讓卡片彎曲起褶皺都做不到。

「荒唐!簡直荒唐至極!既然如此,那就給我去死!」

浦式氣得破防,身體後退,同時對着寧次伸出手指,寧次只覺得自己周圍的顏色產生了變化,當察覺到時,寧次已經身處於一個深紅色的球體當中,這顆球體是完全由高濃度的查克拉構成的,濃度超過尾獸玉的數十倍,也就是說,威力也超過尾獸玉的數十倍,而且寧次就身處其中,這意味着寧次無法閃避,並且深處爆炸中心,將會遭受最強大的衝擊。

「轟!」

隨着一聲巨響,包裹着寧次的球體爆炸開來,爆炸產生的光芒甚至蓋過了正午的陽光,刺眼得讓人睜不開眼睛。

被爆炸捲入的花草樹木瞬間汽化消失,即使是沒有被捲入爆炸中的樹木也因為巨大的衝擊波而支離破碎。

這一擊遠超以往任何忍術的威力,即使在空中爆炸也在地面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深坑,深坑內壁岩漿流動,提醒著剛剛爆炸產生了多高的溫度。

爆炸的光芒來勢洶洶,去得也快,很快光芒便盡數熄。

浦式的想法很簡單,寧次能變成卡片躲避攻擊,那麼自己就把卡片也一起毀掉,這樣一來寧次也就死了,然而光芒熄滅之後,依舊還有一張卡漂浮在空中。

這張卡一片空白,什麼忍術都沒有記載,即使經歷了這種程度的爆炸也沒有在卡面上留下絲毫痕迹。

「還有……卡片?難道還沒死?不對不對!只有一張了,日向寧次一定已經死了!哼!我看你……」

不等浦式把話說完,漂浮在空中的卡片突然崩散成為光點,光點立馬重新聚集,不過這一次聚成的不再是卡片,而是寧次。

即使是這種程度的爆炸也沒能在寧次身上留下哪怕一絲痕迹,浦式瞪大了雙眼,就好像被掐住了脖子的鴨子一樣,喉嚨有響聲,但是卻說不出話。

「好險啊,差點就遭殃了呢。」

為了再多刺激一下浦式,寧次煞有其事地用手拍了拍自己並沒有沾染上灰塵的衣服,披上終於破防,霎時間,一道巨大的金色查克拉光柱從浦式體內噴涌而出將浦式的身影完全掩蓋,很快,浦式從光柱中緩緩走出,此時的平時已經變了模樣。

一雙長長的犄角,額頭一顆金色的輪迴眼,以及佈滿了全身的紋路,本就龐大無比的氣息變得更加龐大。

「日向寧次,沒想到這都殺不死你,不過接下來我就要認真了!」

「呵呵,那我倒是要見識見識你這個撲棱蛾子的姿態又有多少實力,到底有沒有本事殺死我。」

這倒不是寧次在故意罵浦式,而是浦式的那雙角實在是太像飛蛾的觸角了,所以寧次才會說浦式是撲棱蛾子形態,不過浦式並沒有生氣,倒不是浦式心胸寬廣,僅僅是因為浦式壓根就不知道撲棱蛾子是個什麼玩意,光是飛蛾浦式就沒見過,更何況寧次口中說的還是所謂的「撲棱蛾子」。

「希望待會兒你還能如此從容!」

話音未落,寧次突然感覺肚子上傳來一陣劇痛,寧次甚至都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身體就因為一股巨力而倒飛了出去。

下一刻寧次的後背又傳來巨大的力道,在兩個力道的夾擊下,寧次都覺得自己的身體快要被腰斬了。

「十倍!」

寧次趕緊開啟十倍加速這才終於看到了一點浦式的一個影子。

「五十倍!」

寧次絲毫不敢怠慢,趕緊將加速提升至五十倍,在五十倍的加速下,寧次終於看清了浦式的動作。

「好快!」

即使已經加速了五十倍,寧次在看清楚浦式動作的第一瞬間腦海中閃過的還是這種念頭。

「噗啦!」

為了防止自己被繼續攻擊,寧次立刻崩散成為卡片,這樣一來浦式就沒辦法攻擊自己了,寧次是這麼想的,然而浦式卻在寧次崩散成卡片的瞬間笑了。

這個笑容就像是陰謀得逞的笑容,寧次立刻意識到其中有詐,但是卻又想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在等待着自己,不過很快寧次就知道了。

一張張卡片開始迅速縮小,原本有大半個巴掌大小的卡片瞬間被縮小到只有米粒大小,隨後一顆拳頭大小的金屬球被浦式扔出,金屬球上有一個小縫隙,表面上還有一條皮帶狀的圖案。。 至於滿級的不死不滅之體,只要徐凌還剩下一滴血,還剩下一根毛乃至一粒殘渣都能快速重生。

「跟你們人類學的。」

骨龍笑了笑,作為至高無上的龍族,它連不戰而退都能做到,搞偷襲有什麼好意外的?

「很好,非常好,我要讓你這條龍感受一下,什麼是最痛苦的死法。」

徐凌咧嘴獰笑一聲,見到骨龍時他就斷定這是系統所說的業龍,本來殺骨龍只是想著提升好感度以及完成任務,現在已經牽扯到一些私人恩怨了。

剛才若不是徐凌躲閃及時,恐怕直接就被骨龍撕成碎片,即便有熟練級的不死不滅之體都無法自愈。

前不久遇到黑鎧屍骸時,徐凌雖然無法反抗黑鎧屍骸,但沒有感受到死亡的威脅,如今骨龍卻讓他真真切切的差點身死。

徐凌以極高的起點降臨第二位面,這種死亡威脅還是第一次感受到。

見到徐凌面目猙獰的模樣,骨龍心頭微顫,竟感知到一股莫名的恐懼,以及一種難以反抗的壓迫感。

此時此刻,骨龍突然反應過來,徐凌絕不是為了什麼拯救弱者而對它出手。

之前掙脫業火灼燒也只是意外,徐凌不是什麼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而是跟骨龍類似的存在。

剛才的偷襲成功沒有讓骨龍得意忘形,它正要躍動身形拉開距離,忽然注意到了躲在古戰場邊緣的蘇莫愁一行人。

其他人都在嘗試著用特殊方法提前離開封閉一周時間的古戰場,這群人竟然在不慌不忙的觀戰,要不就是覺得徐凌能打贏骨龍,要不就是徐凌的朋友在替徐凌擔心。

骨龍掃視一圈后,很快找到之前站在徐凌身邊的蘇莫愁,它沒有絲毫遲疑,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朝蘇莫愁極速衝去。

於家一行人神色劇變,骨龍的移動極快,一次閃爍就能躍動數十里,他們根本沒時間反應。

徐凌不由笑了,他要是全力趕過去還能攔住骨龍,卻故意裝作慢了一步沒能跟上骨龍。

骨龍巨爪立於蘇莫愁眾人頭頂,極其得意的大笑道:「人類,你們不是自詡為最重情感的一族嗎?你要是再敢向前一步,我就殺光你這些同胞!」

「你敢!」

徐凌神色緊張,停在半空中不敢再靠近骨龍。

蘇莫愁神色憤恨,不戰而退,趁機偷襲,挾持人質,這條骨龍真是什麼缺德事都干遍了。

「敢?我現在就殺一人,讓你看看我敢不敢!」

骨龍絲毫不覺得自己的舉動有所不妥,朝著一臉不服氣的蘇莫愁按下手指。

猶如小山般的按向蘇莫愁,光是帶來的壓迫感就讓她難以站直,如果被龍指實打實的按住,絕對會當場化作肉泥。

蘇莫愁內心驚恐,進入古戰場之前她一直認為自己是站在第一梯隊的天驕,如今面對骨龍,卻像螻蟻般要被指頭按死。

徐凌早就準備,施展青蓮歌行瞬間擋在蘇莫愁面前,一拳轟在骨龍的手指上。

「我的龍指!」

骨龍的龍指當場被轟碎,痛的它連聲咆哮。

這一擊也讓骨龍徹底憤怒了,它漆黑眼眶裡的猩紅瞳孔亮起令人膽寒的殺意,憤聲怒吼道:「人類,你真以為我好欺負嗎?」

骨龍說著吐出了一道比以往洶湧數倍的血焰,以徐凌施展青蓮歌行的速度,躲過去不成問題,可他要是躲開,身後的蘇莫愁眾人會在瞬間被燒成虛無。

徐凌抬手放出一道巨型靈力屏障,獨自擋住了骨龍的血焰,零星火焰掉落在他身後,難以言喻的業火焚身之痛頓時席捲全身。

施展罡拳激發浩然正氣的話,徐凌能瞬間蕩平業火,可他一旦撤掉靈力屏障施展武技,骨龍必然會抓住空隙燒死蘇莫愁眾人。

骨龍一邊猖獗大笑一邊源源不斷的釋放業火,想要就這麼燒死徐凌。

徐凌單膝跪地,痛到表情都有些扭曲,卻還是強忍著業火焚身之痛保護蘇莫愁眾人。

「徐凌,撐不住就不要硬撐了!」

蘇莫愁急切大喊,她很想幫助徐凌,可她知道自己衝過去只會拖徐凌後退。

「蘇兄,放心,有、有我在,沒人會死…」

徐凌沒有面向蘇莫愁,似乎是不想讓蘇莫愁看到他現在難堪的模樣。

蘇莫愁神色愈發焦急,徐凌生命氣息很旺盛,卻痛到話都說不利索,之前身處圓珠小世界抵擋猩紅霧氣時都沒這麼誇張。

「徐公子,你天賦卓絕,前程似錦,更是貴為徐家大公子,沒必要為了我們喪命啊!」

見到徐凌不肯放棄,于晴雪都忍不住出言勸阻。

正在伺機逃命的於家眾人陷入了沉默,似乎也贊同兩女的說法。

事實上,有些人已經在心裡把蘇莫愁與于晴雪罵的狗血淋頭,你們兩個跟徐凌關係好,能不能不要扯上他們?

偏偏於家眾人還不敢出言反對,否則徐凌要是心灰意冷放棄救人,他們這些弱雞頃刻就要被骨龍燒死。

過了不到三息,還是有人承受不住隨時可能被骨龍燒死的死亡陰影,拼盡全力朝骨龍的攻擊範圍外逃去。

骨龍眼裡閃過一抹輕蔑,它嘴中業火不斷,抬爪就將逃跑的人踩成肉泥。

雖然骨龍用業火限制徐凌行動的同時自己也不能行動,但它身軀龐大猶如連綿不斷的山脈,龍爪伸出的距離足以讓道極後期強者全速奔跑十息時間,而且它又不是只能近戰,怎可能讓底下這群弱雞逃走?

於家一行人頓時如墜冰窟,逃也逃不掉,幫也幫不上忙,難道只能將希望寄托在徐凌一人身上?

沒了人試圖逃跑,徐凌與骨龍也不可能放棄,局面便陷入了耐力對拼的僵持中。

「人類!放棄掙扎吧,你必死無疑!」

骨龍以腹發音,猖獗的聲音傳到了所有人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