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這麼玩的嗎? 左震決定帶錦繡回寧園,放任她留下報仇等於看着她去送死。他說先前發生的事不會再追究,承諾一定幫錦繡報仇,作為唯一的交換條件,錦繡此生不得離開左震身旁半步。

Home 未分類 還能這麼玩的嗎? 左震決定帶錦繡回寧園,放任她留下報仇等於看着她去送死。他說先前發生的事不會再追究,承諾一定幫錦繡報仇,作為唯一的交換條件,錦繡此生不得離開左震身旁半步。

「這話怎麼聽着有點趁人之危,左震,三年不見你怎麼會變成這種人?」

向英東留過洋,愛情觀和國人是不同的,在他看來錦繡這個女孩十分可憐,一家子被人殺了現在被一個有權有勢的男人相中用代為報仇的手段脅迫人家女孩子依從他。這種令人不齒的行徑根本就是惡霸無疑,真正喜歡一個人不應該用強取豪奪的手段,而是用真心去換取真心。

「英少您誤會我們二爺的意思…」唐海欲解釋,左震這麼做是為了保護錦繡。

向英東用力一拍桌子截斷道:「我沒有誤會,左震剛才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要人家姑娘跟了他,他就替人家姑娘報仇。這不是趁人之危又是什麼?」

「我不明白您怎麼就理解成趁人之危了?錦繡姑娘在鎮江孤身一人沒背景沒親戚照應,不依靠外來力量獨自去報仇怎麼可能成功。還有那個仇家這麼厲害,一夜之間滅人滿門不留絲毫線索,錦繡姑娘憑一己之力怎麼查得到仇家是誰,她冒冒失失的蠻幹很容易讓自己陷入危險境地。我們二爺是為心愛的姑娘幫幫手想盡上一份心意,怎麼到英少您嘴裏這番好意就徹底變了味兒?!」

唐海不懂向英東究竟是什麼腦迴路,好好一樁天賜良緣眼看被他攪的一團亂,但向英東不苟同這種說法仍然堅持自己的觀點。

「真心喜歡人家姑娘請拿出誠意來,不要在別人危難時刻用這種骯髒下流手段逼人就範!」

「我家二爺行事曆來光明磊落坦坦蕩蕩的,怎麼他媽的就骯髒下流了?!您別忘了上次您惹事被法租界督查長暗中抓了去施加酷刑打的奄奄一息是多虧了我家二爺才把您從黑牢裏撈出來的!」

「那件事能和現在錦繡的事混為一談嗎?!」

兩個看法不同的人為了事不關己的事吵的面紅耳赤,左震滿臉冷漠的掃一眼快掐起來倆小子做了個手勢請錦繡到一旁說話。

眺望遠處翠綠兩人憑欄而立起先靜默了一會兒,左震等眼睛習慣了錦繡假小子的裝束順着剛才的話問,「你想我怎麼做你才肯和我回上海?」

只要錦繡說得出來,左震就一定辦得到。

「謝謝你的好意,但這仇我會自己報,不需要勞煩別人出手。」

「別人?」兩道吃人的目光簡直要在錦繡臉上扎出兩個窟窿來。

「我現在和你說實話吧,當初我是打算騙你點路費才假意和你相好,後來發現你在上海勢力不小仇敵也多,我不想被卷進去於是選擇離開,而且跟你回去對我而言沒有任何好處的。你左二爺在上海身名顯赫,號稱跺一跺腳整個上海灘都要震三震,但是你身邊危機四伏不少人要除掉你。黃浦商會會長的位子至今懸而未決,馮先生病的那麼重卻始終沒有意思把位子傳給你,同時他又縱容龍四明裏暗裏找你的麻煩,可見這老爺子對你的態度是不滿意卻懼怕你日漸強大的勢力不得不重用穩住你,再用龍四制衡住你左震不要輕舉妄動。身處這種危險環境之下你應該提早下手,免得將來被老狐狸卸磨殺驢。」

「這些事你怎麼會知道?」

左震十分訝異,黃浦商會內的暗涌外人是無從得知的,只有身邊少數幾個心腹和向寒川清楚一些,但這幾個都不會錦繡說這些。

「小唐海在我初到寧園時和我提過幾句,你放心他沒有說別的,純粹把我當成嫂子提點了哪些人要接觸哪些人該遠離。那天在百樂門我已經看到了,你制住了龍四,向寒川讓你放人,在外人眼裏是你賣向寒川一個面子,其實是向寒川給雙方一個台階下。因為向寒川清楚你還沒有準備好,不能和馮先生立即攤牌,龍四這根攪屎棍背後還有日本人做靠山暫時也不宜動他。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向寒川這等名門商賈最忌諱公開站隊,即使和你背地裏結了盟也不會公然表態,他這種不支持任何一方實際是哪一方都支持,這樣不管將來是誰坐上會長的位子都不會給向家帶來任何經濟上的麻煩。說白了向寒川終究是個徹頭徹尾的生意人絕不肯做虧本買賣,他這左右逢源的圓滑手段恰恰是你左震學不來也不屑去做的,你的脖子和膝蓋那麼硬只能靠自己的雙手砍出一條血路,不過逼宮之前你得再精心部署。這期間咱們就各忙各的,等大家把手頭上的事擺平以後有空再約出來喝茶談談其他的你說好嗎?」

良久左震一直靜靜的看着錦繡,深邃的目光中逐漸湧現出欣賞與笑意,之後抓過白嫩的手捏在掌心中。

「我還是不放心讓你一個人留在鎮江,太危險了,我留下來。」

錦繡仰頭嘆了一口氣,「有你左二爺在這裏那個仇家就不肯露面了,請不要干擾我的計劃做個懂事的男人,OK?」

「讓唐海留在鎮江保護你。」左震退了一步,這是底限。「你不肯答應就和我回上海去。」

「我剛才那些話都是白說了嗎?我不想去上海那個龍潭虎穴,你也沒有權利替我做決定。」

「你是我的女人我怎麼不能替你做決定!」

「我操!你是步驚雲轉世嗎?!」自說自話又蠻不講理。

左震用力一扯把人帶到懷中緊緊抱住,「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許你嘴裏喊其他男人的名字。」

錦繡暗叫糟糕,這裏難道是某瑪麗蘇言情世界,還是說目前使用的軀殼不幸是個招蜂引蝶的瑪麗蘇體質者,那麻煩了。

「好吧,你既然這麼喜歡我就應該給我正式的名分,我不能稀里糊塗的跟着你過日子。這樣吧你讓唐海留下來保護我,然後你把上海那邊的事擺平,婚禮什麼的籌辦起來,一切準備好了再來接我。」

錦繡敷衍著哄騙着送走左震,分別時得到定情信物項鏈一條以及打死不肯回上海的人形提款機英少一個。

「嫂子,咱鎮江周圍有什麼好玩的地方嗎?」錦繡撥開越靠越近太過興奮的唐海。

「嫂子,你家牆上的符字怎麼會動裏面有什麼玄機?」錦繡睨一眼好奇寶寶狀的向英東也毫不留情把人推離身旁。

「既然叫我一聲嫂子從現在起你們兩個就聽我指揮,向英東,你去聯繫報社的編輯,告訴他們榮家遺孤要跨省緝兇,讓他們連着刊登兩周,怎麼抓人眼球怎麼寫,胡編亂造也可以,有什麼關節要打通你自己看着處理。唐海,你找些人駐守在碼頭和火車站不分白晝的盯着,只要發現可疑的外鄉人查明住處后立即向我彙報。」

接到任務向英東和唐海倆人面面相覷一眼,后在錦繡的瞪視下開始行動。

報紙刊登出來第三天,榮府滅門慘案再度成為鎮江人民茶餘飯後的話題。唐海的人在火車站發現一些外鄉人,經過排查發現都是普通的客商。唐海把調查所得和近來的情況都長途電話回寧園,左震聽后沒說什麼,隔天上海的報紙頭版頭條也刊登了榮家的新聞,一時間輿論紛紛。

「左震他這是什麼意思?」

殷明珠不敢直接質問左震,拐著彎讓向寒川出面,向寒川哪裏會管左震的私事,安撫了殷明珠幾句又出差去了。

「金鈴你去寧園打聽一下。」

殷明珠把自己的心腹派到了寧園,可惜金鈴去了半天非但見不到左震,連唐海和石浩幾個也見不到,白白在寧園大門口站崗小半日,氣得她一回來就開罵。

「唐海他們都不在?左震到底在幹什麼?」殷明珠更納悶了。

與此同時,櫻花會館內走出一隊人馬,魚貫坐上汽車,幾輛車浩浩蕩蕩的朝火車站進發。 塗抹完培養液的當晚,迪恩也沒去享受自己新床的第一次,而是抱着被子,在孵化室打了個地鋪。

破殼的時刻越來越近,他不太放心就這麼把兩枚蛋留在房間里。

很有可能會錯過幼崽破殼睜眼的那一瞬間。

雖然目前還不肯定魔寵具不具有雛鳥情節,但迪恩覺得,看了總比沒看好。

於是他狠狠心,就準備在地上湊合一夜了。

好在裝修的時候鋪了層地板,不用直接接觸冰涼的建築材料,孵化室內又有溫度調節相關的魔法道具,他裹着被子,倒是也不冷。

迪恩就頂着不太刺眼的燈光,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因為心裏想着事,他這一覺很淺。

大概午夜的時候,兩枚蛋剛有點動靜,迪恩就醒了過來。

他睡眼惺忪的從被窩裏爬起來,強打起精神,來到了兩枚蛋前。

已經開始出現抖動和細微的裂縫了。

知道破殼快要開始了,迪恩把房間里的大燈打開,自己跑到門口沖了把臉,又接了兩桶水回來。

工具、水還有一個精神的人,迪恩坐在努力破殼的兩枚蛋旁邊,自娛自樂的想着,基本要素都集齊了,接下來就準備迎接新生命的誕生了。

然後他就睜著兩隻眼睛,看了半個小時的破殼表演。

整體時間比起牙牙略長一些。

這倒不是因為新生的兩個比先天不足的牙牙還要弱,主要是蛋殼的發育程度不同。

它們兩個都是滿了時間才出來的,蛋殼沒有牙牙那個那麼薄,想要出來,破殼的難度自然也就大一些。

當然,其中某隻蛋的蛋殼之所以能夠厚到那個地步,絕對跟迪恩的偏心眼逃不開關係。

伸手抓起兩片碎殼捏了捏,迪恩滿意的露出了一個微笑。

這種厚薄程度才是健康的,也意味着兩隻幼崽吸收到了足夠的營養,是發育完全的。

就是不知道個體資質是怎麼樣的。

心頭火熱的迪恩迫不及待的把兩隻比牙牙大了一圈的詭影娃娃抱了出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掂了掂手裏的重量,總感覺左邊那隻,也就是自己開小灶的未來保鏢,似乎要重上些許。

懷着滿心的期待,迪恩把幼崽放在鋪了毛巾的軟墊上,一邊用水給它們清理著身體,一邊打開系統,使用了技能。

兩個十分詳盡的數據框,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種族:詭影娃娃】

【性別:雄】

【種族資質:A】

【個體資質:A】

……

【種族:詭影娃娃】

【性別:雌】

【種族資質:A】

【個體資質:S(出類拔萃)】

……

嘶!

先跳過第一隻的詳細數據,迪恩快速看完了自己那得到系統稱讚的小保鏢的數據以後,忍不住倒吸了口涼氣。

這也太亮眼了!

正在覺醒中的種族天賦就不說了,竟然還附帶有特殊的個體天賦和天賦技能,且天賦技能完全是依附於特殊天賦開發來的,相當於這孩子一出生,就擁有了一個不在種族技能樹上的專屬技能。

並且其他的數據,也超出了另一隻擁有A級資質的幼崽一截,整個面板,堪稱華麗。

其潛力之強、資質之高,絕對無愧於系統給出的「出類拔萃」之評!細小的冰粒無風而動,盤繞在棄雪劍上,極致的寒氣蘊斂其中。

在某一時刻,以白亦非為中心,驚人的戰意和寒意在蒼茫的極北之地驟然蔓延,即使是冰凍三尺的極北之地,此刻也要匍匐在白亦非的溫度之下。

在場的人暗自咽了咽口水,紛紛被白亦非的氣勢所攝服,而武魂殿的人更是下意識地望向了站在最

《斗羅之皚皚血衣侯》第二百四十七章虐小白 馬車裡面的人似乎對有人偷窺這個事情完全不知道一般,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裡面。

顧知鳶懶洋洋的靠在宗政景曜的懷中,手指輕輕捏著宗政景曜衣服的帶子,眼中滿是笑容。

「昭王也淪落到了要用這一招了?真叫人覺得,覺得心疼。」

「那你就回去好好補償本王。」

「王爺以前不是喜歡在外面么?」顧知鳶一直都在強忍著自己的笑意。

「本王還沒有變態到有人圍觀的情況下也進行的下去。」

說完之後,宗政景曜突然靠近了顧知鳶,略帶調侃的聲音響了起來:「王妃難道想要在這裡,那本王沒有意見。」

他說話的時候,微微的酒香噴洒在了顧知鳶的耳根子上,帶著一陣如同電流一般的感覺,讓她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宗政景曜的臉上全然是憋著的笑容。

許久他才說道:「我以為王妃當真膽大妄為,原來也是紙老虎罷了。」

顧知鳶扯住了宗政景曜的衣襟,將他拉到了自己的眼前,半眯起了眼睛說道:「昭王你在挑釁我么?」

宗政景曜眯起了眼睛:「是又如何?」

「不如何。」顧知鳶一副認慫了的模樣鬆開了宗政景曜的衣襟。

此刻外面傳來了冷風的聲音:「王爺,好了。」

「走吧。」宗政景曜的聲音清冷,讓人捉摸不透。

銀塵三人架著馬車飛快的進城去了。

一進入昭王府,宗政景曜便摟著顧知鳶下來馬車往院子裡面走。

冷風下意識地喊道:「王爺……」

宗政景曜回頭冷著臉掃了他一眼,不帶絲毫感情地說道:「明日一早再說。」

冷風一怔,有種後背發涼的感覺。

他不解,自己怎麼得罪了宗政景曜了,又要被這樣對待。

銀塵和寒宵對視了一眼,有點心疼冷風。

蠢得讓人心疼……

「銀塵,上官將軍要來么?」

銀塵一聽,一張臉刷的一聲就紅了,她支支吾吾的點了點頭。

「誒?」寒宵有些詫異地看著銀塵:「我只不過是問一下他來不來,你為什麼一副無比害羞的模樣?」

銀塵有一種心事被人戳穿了的感覺,冷著臉瞪了一眼寒宵:「跟你有什麼關係么?」

「咳咳。」寒宵咳嗽了一聲,笑道:「你是我師姐啊,我關心你一下總是沒有問題的嘛……你這麼凶做什麼嘛……難道我說錯了什麼么?」

「滾吧,你!」銀塵咆哮了一聲,直接轉身離開了。

這一次輪到冷風一臉心疼的看著懵逼的寒宵。

「冷風,去喝酒?」

「不去。」冷風冷眼拒絕,宗政景曜和顧知鳶不需要伺候了,他要去找自己心愛的秋水過除夕。

寒宵:……

「你這是見色忘友!」

「我樂意!」

「你說銀塵現在出了王府,去什麼地方了?」

「你蠢得可憐……這種事情還需要猜?」